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入地眼 > 新卷 第五章 玄武贝墓

新卷 第五章 玄武贝墓

作品:入地眼 作者:君不贱 字数:308746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跟着叶九卿时间长了,我体会最深的就是,能和你在台面寸土不让谈钱的人绝对可以值得深交,谈钱或许很俗套,可比起那些藏着掖着暗地里算计的人来说,像田器这样把话说到明面上的人要简单的多。%D7%CF%D3%C4%B8%F3

    这类人心里对钱有一种无法?#31181;?#30340;欲望,可却毫不掩饰和隐瞒,所以和田器结交,只需要把钱谈好,其他的你根本不用去担心,这也是我?#19981;?#30000;器的原因,他会为了钱和你分毫不让,但是却能和你同舟共济,关键的是,在危急?#22675;?#22836;,你可以放心大胆的把后背交给他。

    宫爵开始还担心我向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人说出随侯珠的事,可我一点也不担心,叶九卿教过我,越是有原则的人越是精明,就如同叶九卿那样,他总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和这类人结交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相互信任。

    只不过田器对钱的欲望有些过了头,他甚至已经不介意我们叫他田鸡,毕竟在随侯珠的面前,你叫他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大家熟悉以后田鸡告诉我们他的经历,他是家中单传,田家尚武可他父亲却望他日后能金榜题名光耀门楣,所以取名田器,意思就是见龙在田,必成大器。

    可事与愿违田鸡从小?#36234;?#27036;题名没有丁点兴趣,反而是十八般武艺倒是样样精通,为了在家里人面前证明自己,居然偷偷参军入伍,因为一身过硬本事,进了侦察连,七九年对越反击战他随军参战,原本指望带着军功衣锦还乡,谁知一次侦查任务中负伤被转移到后方。

    再接着就复员转业回到地方,田鸡感觉没脸就这么回去,总想着折腾点啥证明自己,可阴差阳错居然入?#35828;?#22675;这行,没技术但一身用不完的力气,当挖墓的下苦绝对是一把好手。

    听田鸡说完,我和宫爵这才明白,被那么多人围着他还能临危不惧,田鸡解开纽扣露出左肩头的枪伤伤疤,距离心脏也就几寸的距离,田鸡一脸轻描淡写的说,早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辈子也没什么能让他害怕的事。

    不过我也终于明白田鸡为什么会这么?#19981;?#38065;,倒不是他贪财,像他这样简单的人,也总会把解决问题的办法想的简单,在田鸡心?#24656;校?#38065;是衡量一个人价值最直接的方式,他是想用钱在家人面前证明自己。

    叶九卿说过,盗墓就是玩命,身边一定得有信得过的人,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田鸡这样简单的人更合适。

    从田鸡口中我和宫爵得知,天哥叫刘天,是陈文的腿子,这半个月来田鸡也没见过陈文,也没见过金主,一直是由刘天带着在北邙?#25945;?#22675;,这帮人完全没有底线,北邙山都快被这帮来人挖成筛子。

    不过到现在田鸡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他只负责打探铲,提上?#35828;?#25506;铲有人专门分析土质结构,据田鸡说这次搭伙探墓的少说也有四十多人,这么大规模的探墓连我都有些惊?#21462;?br />
    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金主居然能在北邙山包坑寻一处墓地,这么大手笔实在是罕见,我也想知道这个金主在找到到底是什么墓。

    田鸡带我们去买了探墓?#22675;?#20855;,第二天晚上在指定的地点汇合,刘天再次看见田鸡表情很不自然,生怕田鸡旧事重提,尽量躲的?#23545;叮?#28982;后让前来的盗墓贼,各自在山头四处散开,天亮前不管有没有发现都必须赶回来汇合。

    一来到这里我心里就隐?#21152;?#20123;担心,我原以为是对整个北邙?#25945;?#22675;,实际上从刘天标示的位置看,探墓的区域仅限于北邙山的北边。

    而要探寻的西汉古墓是贝墓,这在北邙山相当罕见,因为厚葬之风?#21152;?#27721;代,而?#20197;?#21046;、规模和随葬品都超出历朝历代。

    西汉时期已经开始采用砖石结构的墓地修建,而贝墓也随之消亡,所谓贝墓,就是用海蛎、海螺等贝壳为主要材料建成的墓室,最开始出现在春秋时期。

    贝在古时候是财富宝物的意思,用贝建造墓地不是?#35805;?#20154;能享受?#22675;?#26684;,墓主的身份一定非同小可,文史记载中宋?#22675;?#20415;是用的贝葬,而且贝壳筑墓,因为贝壳坚硬不朽,又防御?#31508;?#33021;保护尸体不易腐?#25285;?#22240;此只有身份极其尊贵的人才能享用贝墓。

    而西汉贝墓?#36127;?#28040;失,即便有也只存在于辽南地区,在当时来说,在北邙要建一座贝墓是极其奢华的事,除非是?#36866;遙?#21542;则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财力。

    但是北邙山风水最佳的地方都在南面,有名的大墓也都分布在那边,北面根本没有什么大墓。

    “重明环中的线索提及随侯珠藏于北邙山玄武挂印之地,探墓你在行,玄武挂印是什么意思?”宫爵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问。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玄武主北,和北邙山北面不谋而合。”我看看周围忧心忡忡的回答。“不知道这个金主要找的和我们是不是同一样东西。”

    一路往北,根本不用田鸡打探洞,地上的探洞密集的快要连城一片,这地方想必已经被探过很多次。

    “你们说的玄武挂印到底是啥玩意?”田鸡在?#21592;?#22909;奇的问。

    “玄武是四象之一,在道家中是远古的北方神,玄武又叫玄冥,主生死,又因为玄武是龟蛇合体的灵物,龟长寿,因此玄武又是长生不老的象征。”宫爵一边走一边在?#21592;?#35299;释。

    “这不是扯淡嘛,这北邙山埋的全是死人,人都死了咋长生不老。”田鸡一脸单纯的望着我和宫爵。

    我不慌不忙的告诉他们两人,玄武挂印在风水堪舆中是墓葬风水格?#31181;?#19968;,风水讲究藏风聚气,青龙降服,白虎护佑,?#21487;?#22855;雄,明堂开阔便是上佳风水宝地。

    可若是明堂遇山所阻,连绵委蛇,而左右双峰势弱所连形如爬龟,那这样的地方便被称之为玄武格局,玄武主死,因此此格局为大?#23383;?#23616;。

    而在玄武最中心的地方,便是玄武挂印之地,玄武是主死的北方神,印是指权利,意思是玄武死神镇守之地,若是把人埋葬在此地,上面被玄武镇压着,死后也不得?#26448;?#27704;世沉沦无法转世。

    “不是都讲究入土为安,谁会埋在这种地方?”田鸡虽然不懂风水堪舆,听我这么一说,估计也能明白一二。

    “这么说起来,重明环中的线索怕是真有依据。”宫爵看我一眼冷静的说。“既然玄武挂印之地是大凶格局,绝对不会有人把墓葬修建在此。”

    “也是,前些天我跟着其他人探墓,这北邙山上的墓还真是多,好多都是墓下还有墓。”田鸡点点头。

    北邙山头无闲土,这里历来是墓葬的上好之地,所以很多墓地就建在原先?#22675;?#22675;之上也不知晓,这便是所谓?#22675;?#19978;加棺。

    ?#25226;?#22312;玄武挂印之地安葬,或许有不想被人发现的原因,但我看来未必全然如此。”我摇摇头回答。

    “还有什么原因?”宫爵问。

    关于风水堪舆的东西我大多是从那本叫入地眼的书中学得,但完全不?#39029;?#31934;通,顶多也就窥其一二,据书中所说,玄武挂印虽是大?#23383;?#22320;,但风水格局却必须借助天时地利方能发动。

    绝非是?#35805;?#30340;墓葬风水局,能看出这样风水局的绝对是造诣非凡的大师,后世之人怕是没几个会懂得这个风水局。

    如果真有人埋在玄武挂印之地,要么就是指点风水墓穴的人和墓主有深仇大恨,有意想让墓主永世不得?#26448;?#35201;么就是墓主刻意选在这个大?#23383;?#22320;,至于原因我实在是想不出来。

    我们一路往北到了北邙的北峰,当地人叫这里卧牛山,古人描述北邙山,但见冢垒垒,无地栽松树,因为北邙历来是风水极佳的丧葬之地,所以称之为北邙无卧牛之地。

    而北峰的卧牛山刚好与众不同,这里乱石嶙?#23601;林始?#30828;,加之北峰是一座独山,风水堪舆中最忌讳的便是葬在孤山,因此这里基本上看不见有墓葬的痕迹,那些密集的探洞到这里也完全消失。

    寻常人家都不会在这里建墓,更不用说是大墓,走上卧牛山我们站在一处?#25945;?#30340;岩石上,按照提示随侯珠藏匿的位置在玄武挂印之地,这里是北邙极北的地方,按照四象的方位差不多也应该是这里。

    卧牛山是独山,虽不及主峰翠?#21697;?#24013;峨挺?#21361;?#20294;地?#20132;?#30495;不小,田鸡拿出洛阳铲随便选了处地打下去,我们只听见当的一声,田鸡的手都从洛阳铲上震开,下面全是岩石,在这里根本修建不了陵墓。

    田鸡不甘心还想再试试,被我阻止,宫爵说既然重明环中有指引的线索,玄武挂印是风水局,藏匿随侯珠的地方应该在风水穴才对。

    他们两人都看向我,说到探墓,这里能指望上的也只有我,我站在山上仔细查看了一遍,玄武挂印虽是大凶格局,但却极其精妙罕见,我也仅仅是在那本入地眼中看见有所提及。

    “我们可能找错了地方,这里应该没有玄武挂印的风水局。”我回头很确定的摇头。

    “没有?”两人都失望的看着我。

    要成此局,必须龟蛇合一,风水是以山水地形自然形成,绝非人力可为,玄武挂印之所以罕见,就是前面明堂必须有断山连绵如同盘蛇,左右案山相连形如巨龟,这已经超出传统风水讲究藏风聚气的范畴。

    “从这里望前一马平川无山无峰,难成蛇?#21361;?#24038;右山势?#20132;?#21442;差不齐,全无厚重难成龟势,蛇不盘龟何来玄武。”我挠挠头,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才后悔?#32972;?#27809;好好研究那本入地眼中的东西。

    “那会不会玄武挂印是暗示其他的意思,并非是风水格局?”宫爵问。

    “玄武挂印是入地眼中记载的十大凶?#31181;?#19968;,?#39280;?#20154;知,书中提及此局必须和伏羲八卦相互印证,两者缺一不可,但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和风水格局有关。”我确定的说。

    “八卦……”?#21592;?#30340;田鸡走过来,像是想起什么。“我刚来洛阳的时候,听那帮盗墓的说,骑牛的老子?#24598;?#36807;这里,据说在北邙山用太极八?#26376;?#20197;八卦方位,调动天地五行灵性炼过丹,说是?#34915;?#30340;时候,轰的一声,只见万道金光四射,?#36125;?#20113;霄,老子自尝一粒,瞬间面露紫气,脱了凡骨。”

    “你一个挖墓的,连这些都相信,居然还能活到现在,我也是算是服……”我刚想奚落田鸡,话说到?#35805;?#31361;然灵光一闪。

    我站在原地慢慢转动一圈,八?#24895;?#22909;也能定方位,我很快就在脑海里用八?#21592;?#31034;出这里的方位,嘴里?#36214;?#37325;复田鸡之前那句,?#36125;?#20113;霄……

    我缓缓抬起头,今夜云淡风轻,夜空繁星点点,四象代表方位,而玄武在道家是北方七宿星君,星象中玄武是由北方七宿组成,我很快便在夜空中一一找到七宿。

    斗宿为头,壁宿为尾,七宿相连在一起远望犹如一条游弋在夜空的盘蛇。

    玄武是蛇盘龟,也被称为龟蛇台体,如果夜空中的北方七宿是蛇?#21361;?#37027;龟势就应该在其下面,听我说到这里,宫爵和田鸡两人连忙低下头。

    登阜远望,伊洛二川之胜,尽收眼底,山下万家灯火,如同繁星璀璨,邙山晚眺素来都?#26032;?#38451;八大景之一的美称,随着灯火勾画出整个洛阳城的轮廓,宫爵有些激动和兴奋的抬起手,指着山下说,洛阳城地势远眺正好是一只巨龟,一直向北邙山?#26377;?#22914;今我们站立的地方,不偏不倚正好是拱起?#22675;?#32972;。

    玄武挂印果然是极其精妙的风水局,根本不是局限于一山一水,而是夺天地造化,以天时地利为局,?#21387;?#34429;然是大?#23383;?#23616;,却在入地眼中被誉为天下奇局。

    玄武挂印?#22675;?#38190;就在挂印上面,找到玄武也无济于事,挂印就是这个风水局的穴位所在,风水堪舆中有,三年寻龙十年点穴之说,找风水宝地其实不是难事,风水堪舆的精华便在这点穴上。

    我这点风水本事大多都是从入地眼中学的,跟着封承,也没学得精髓,充其?#24656;?#31639;半吊子,能找到玄武完全是巧合,让我点穴简?#26412;?#26159;痴人说?#24013;?br />
    ?#20843;南?#29983;八卦,既然玄武挂印需要和伏羲八卦相互印证,点穴?#22675;?#38190;也应该在八卦之中,四象中玄武是太阴,分解为太阴之阳的艮和太阴之阴的坤。”田鸡在原地转了一圈后若有所思的说。“玄武主北,和八卦之中的坤卦所指示的方位一样,从这方面下手看看能不能有突破。”

    田鸡这话一出口,我直?#36530;?#30475;了他好半天,我压根没想过他居然会懂这些,田鸡多半是猜到我在想什么,摊着手一脸简单的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混在?#35805;?#30423;墓贼中间,这些多少都能听到一些。

    “田鸡这话还提醒了我,坤卦是周易六十四卦中的第二卦,坤为地,为阴,卦象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原意是说秉承天道诸事大吉。”宫爵点点头像是受到启发。“坤卦用在这里,刚好是指丧葬,是指此地承载万物,葬于此可谋事如愿。”

    “你对八卦比我熟,你不是学机关术的吗,怎么会懂八卦?”我好奇的问。

    “机关术包罗万象,开把锁破一个密钥那不算什么机关术,真正的机关术博大精深,最难的就是从八卦衍生出来的机关,变化无穷深不可测。”宫爵不以为然的回答。“诸葛武候当年用几个石头设下八阵图困了陆逊十万兵,这也属于机关术,其威力可想而知。”

    “别,别在显摆了,知道你厉害。”我听着头胀,之前封承教我这些,太繁琐而且枯燥无味,每一次都昏昏欲睡。“既然你懂,就把挂印的地方给?#39029;?#26469;。”

    “坤卦的原文是,?#35753;?#21518;得主,利西南得朋。”宫爵胸有成竹想了想说。“意思是说,君子远行?#26376;罚?#24448;西南方向能得到朋?#36873;!?br />
    “我们是来挖墓探宝的,怎么会和朋友扯上关系。”田鸡不解的问。

    “不对,这里不是指人,朋在古时候也有朋贝之说,最开始的钱币是用贝壳,贝十枚一串为朋。”我立马认真起来。

    利西南得朋,是暗示我们以此地往西南方向可以找到贝墓。

    我们连忙往西南方向探寻,宫爵一边走一边解读坤卦,前面虽然依旧?#36136;?#23961;峋,但却?#25945;?#24320;阔,和卦象不谋而合,没走多久看见一片树林,在?#20540;?#30340;灯光下,这片树?#21482;?#33394;的树叶在夜风中摇曳。

    宫爵停下来,我看见他慢慢上翘的嘴角,他抬?#31181;?#30528;树?#20013;?#39640;采烈的说,坤卦六五爻辞:黄裳,元吉。

    是说黄色的裙裤,大吉大利。

    而这片树林中随风飘舞的树叶像极了黄色的衣裳,我们三人欣喜的对视一眼,这里的地势居然和卦象不谋而合,走进树林里,我们借助?#20540;?#22235;处仔细探查。

    一不留神被地上的石头绊倒,宫爵和田鸡把我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宫爵表情有些激动的盯着我脚下的石头,他压根都?#36824;?#25105;有没有摔伤,蹲在地上拨开草丛露出一块蓝黄相间的石头。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宫爵一边动作快速的清理石头上的?#23433;藎?#19968;边兴奋的对我和田鸡说,这是坤卦上六的卦辞,意思是说龙在大地上争斗,血流遍野,卦象是暗指走到绝境。

    宫爵说完已经清理出?#35805;?#22320;上的石头,大?#21152;?#19977;米多宽,因为长时间被?#23433;?#25152;覆盖,加之这里乱石本来就多,根本不会被人留意,石头的颜色印证了玄黄,等我们完全清理干净,那是一块大致四四方方石头。

    在?#20540;?#30340;灯光下,我的嘴慢慢张开,声音有些颤抖的问?#21592;?#20004;人:“你们看着石头像什么?”

    田鸡偏着头看了半天一脸茫然:“你说像什么?”

    “印玺!”宫爵深吸一口气透着激动回答。

    玄武挂印,最重要的就是挂印,这石头四四方方,如果从上往下看,正好像一块印玺,这里就是重明环中提及的玄武挂印之地。

    “刚才宫爵不是说,这是暗指走到绝?#38472;鎩!?#30000;鸡看?#27492;?#21608;还是没想明白。

    我和宫爵同时白了他一眼,这里?#27604;?#26159;绝?#24120;?#21040;这里已经无路可循,因为随侯珠就藏在这挂印之地的下面。

    我围着石头走了一圈,这石头颜色奇异,虽然久经风雨但上面蓝黄相间的色?#26102;?#20855;一格,我跟着叶九卿学探墓,什么地方该有什么样的土质和山石早已烂熟于心,可以肯定这绝不会是在北邙山自然形成。

    像叶九卿那样眼睛毒的人,若是让他瞅一眼立马能看出?#22235;擼?#25105;看石头四周陷入土层契合完好,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这么长时间没被发现,全要?#26979;?#20110;这里的地势,谁也不会在一堆乱石里探墓,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不得不佩服藏东西在这里?#35828;?#24515;智。

    我确定好地方让田鸡打探铲,田鸡按照我交代,顺着石壁慢慢往下打,开始的时候还遇到土层里的碎石,清理干净后渐渐田鸡手里的探铲开始得心应手。

    我在?#21592;?#20511;助?#20540;緄墓?#20142;查看每一次带?#20384;?#30340;土样,打到三米左右的时候,我从探铲上取下土,刚搓揉几下突然停住,田鸡和宫爵看我这?#20174;Γ?#37117;围过来问怎么了,我把土样放在?#20013;模?#25320;去泥土后,在灯光下一块残破的米白色碎片出现在我?#20013;摹?br />
    “贝壳!”田鸡埋下头认出碎片上的纹路。

    “再打深点。”我面色凝重对田鸡说。

    探铲打的越深,带?#20384;?#30340;土样中贝壳残片越多,宫爵看我一眼:“原本想着随侯珠就藏在这石头下面,没想到……玄武挂印之地居然有贝墓!”

    这些贝壳是用来修建墓地的,贝壳防水而且坚硬,在春秋时期是修建陵墓极其奢华的材料,这说明随侯珠很可能随同墓主一起埋葬,但让我真正担心的是,在北邙支锅包坑的金主委托陈文?#24050;?#30340;也是一处贝墓。

    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个金主和我们?#24050;?#30340;极有可能是同一处地方,我们破解了重明环才得知这个线索,如果那个金主想要?#24050;?#30340;也是这里,我实在想不通金主是怎么知道的。

    当!

    我的思绪被探铲传来的?#19981;?#22768;打断,田鸡回头说土层下面有东西,问我还要不要继续挖,这里和之前叶九卿教我探的墓完全不一样,没有任?#25105;?#20010;地方符合常理,至少没人会把自己埋在被玄武镇压的地方。

    我接过田鸡手里的探铲,先看看带?#20384;?#30340;土样,应该是快探到墓?#20898;?#36319;着将军也挖过不少墓,但贝墓还是第一次见,而?#19968;?#26159;风水大?#23383;?#22320;的墓葬,难免有些好奇,重新打下探铲用力捅了几下,感觉下面阻挡的东西有些?#21861;?br />
    再一用力,手里的探铲直接穿透进去,突然感觉脚下的土层在塌陷,顿时一惊,心想这下坏了,我不了解贝墓的结构,估计直接?#36125;?#22675;壁导致上面土层陷落。

    还没等我?#20174;?#36807;来,脚下的土轰然掉落,我随同一起落了下去,结结实实摔在漆黑的地底,好在这里还不是很深,不然就算不要命,指不定?#19981;?#26029;条?#21462;?br />
    这下摔的着实不轻,好半天都没撑起来,抬头看见宫爵和田鸡一脸着急的看着我,估摸少说也有五六米深,我让田鸡把?#20540;?#25172;下来,灯光下我看见一条通往地底深处的通道。

    被我挖通的应该是墓道,而且这墓道还不短,单凭这墓道就不难看出这古墓规格不低,从墓道的结构来看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但墓道砖石的纹路和?#21450;?#21364;是西汉的。

    看了半天我都有些迷糊,墓主应该是西汉时期的人,死后却用了春秋战国时期的葬制,这让我想起成都城东,最开?#24613;?#23467;爵刨开?#22675;?#22675;,连叶九卿都认为是战国墓,可叶知秋回来却说是西汉时期下葬的。

    这两个墓都诡异的很,一时间我也搞不明白这两个墓有什么联?#25285;值?#30340;灯光下长长的墓道终止在一道厚厚的墓门前。

    目测这墓门少说也有几吨,就我们这三人,估计没十天半月别想打开,而且工具也不够,反正地方已经找到,其他的事都可以从长计议。

    时间已经不早,我找树枝掩藏好被挖开的洞口,上面重新铺上土,这墓比我想象中要大,就靠我们三人成不了事,这得通知叶九卿帮忙才成。

    距离汇合的时间差不多,得及时赶回去,免得招人怀疑。

    我们赶?#20132;?#21512;地点的时候刚好是凌晨四点,其他人也陆?#21483;?#32493;无功而?#25285;?#31561;?#35828;?#40784;了我才看见刘天和几个人在前面说什么,看穿着不像是和我们探墓的。

    “都静静,金主有几句话要说。”刘天走过来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

    我立刻抬起头,这金主的路子还?#24187;?#20986;来,如果和我们找的是同一样东西,我很好奇这?#35828;?#24213;是谁,消息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刚想到这里,我就看见那几个人让开一条道,我这才看见一?#22659;低?#22312;后面,摇开的后窗里坐着一个人,光线太暗看不清那?#35828;?#26679;子,?#32769;?#21482;能看见一个轮廓,应该是一个男人。

    我很快发现这?#20302;?#30340;位置也是精心?#25165;?#22909;的,无论从任?#35859;?#24230;都别想看清车里的人,这人似乎不愿意让别人?#20146;?#20182;的模样。

    “各位披星赶月劳作一晚,辛苦了。?#32972;?#37324;传来那?#35828;?#22768;音,缓慢而沉稳,虽然?#25512;?#21364;透着威?#31232;?br />
    那声音刚一传到我耳里,心中突然一惊,这声音好熟悉,我似乎在什么地?#25945;?#21040;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人在车里轻挥了一下手,站在车前的人掏出一个袋子交给刘天,打开里面竟然是厚厚一摞钱。

    “我从来不亏待帮我做事的人,找不找的到不要紧,只要大家能尽力就好,各位也辛苦了好些天,这些钱大家分了,当是一点补偿。?#32972;?#37324;的人声音低?#28023;?#20687;是在赏?#20572;?#23436;全听不出?#25512;?br />
    这金主还真是阔气,来头多半不小,打赏下苦一出?#32622;?#20154;就是五百,那年月这可是一笔大数目,车里的人好像完全没有心痛的感觉,可我注意力根本没在钱上,还在脑子里思索那声音到底是谁。

    “我这人有两个优点。”那人见我们都拿到钱后,沉稳的继续说。“第一,我向来?#22836;7置鰨?#21482;要帮我在北邙山找到西汉的贝墓,之前?#20449;?#22823;家地鼠一根,我看各位这么辛苦,也不能亏了大家。”

    我看见那人在车里慢慢比出两根指头,四周一片喧哗,能到处跑插枝的盗墓贼油水都不多,两根金条运气好也得干三五年,还不说盗墓这行当,指不定就是三年不开张。

    有钱能?#26500;?#25512;磨,何况车里的人出手这么大方,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寥寥数语已经让我们身边的盗墓贼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至于第二个优点……”那人不慌不忙继续说,他一开口?#24615;?#30340;声音立?#36138;?#38745;下来。“我这人说一不二,那个西汉贝墓各位找不到全当是我天?#23435;?#21040;与人无尤,该给各位的酬劳一分钱不会少。”

    那?#35828;?#22768;音停顿下来,四周一片死?#29275;?#21548;他说的越多我越是肯定,这?#35828;?#22768;音我绝对在什么地?#25945;?#21040;过,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不起来。

    “如果是各位之中有人找到了地方,打算中饱私囊隐瞒不说。?#32972;?#37324;的人声音开?#24613;?#30340;冷冰。“拿了我的钱没替我做事,那就是?#20889;恚?#21069;面说过,我?#22836;7置鰨?#23545;于这样的人……”

    那人没有再说下去,车里的阴影中,我看见他缓缓抬起手,竖起的大拇指在脖子上划动一下,就在他抬手的时候,微弱?#22675;?#32447;中,我还是清楚的看见一个被袖口遮挡的?#21450;浮?br />
    ……

    那一刻我整个人如同被雷击?#35805;悖?#36523;体不由自主抽搐一下,我终于想起这人是谁,十年前他在我父亲面前做过同样的动作,那是灭口的意思,?#21387;?#20182;的声音我感觉这么耳熟,这是被我铭刻在心里永远不会被磨灭的声音,只是突然听到完全没想到车里的人竟然就是杀父仇人。

    当时因为年幼,没能?#20146;?#20182;手腕上的纹身?#21450;福?#21482;留下一个模糊的?#19988;洌?#25105;一次又一次在心中反复勾画那?#21450;?#30340;模样,就是怕忘记。

    我跟着叶九卿学探墓最大的原因也是这个,父亲极有可能也是盗墓贼,而杀他的人我猜想多半也是这行当里的人,这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四方当铺留意每一个来出货?#35828;?#25163;腕。

    这个纹身和声音我足足找了十多年,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让我在这里遇到,我一把夺过田鸡手中的探铲,在四方当铺被一群刀口舔血的盗墓贼养大,其他不敢说,血性从来没缺过。

    田鸡和宫爵估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20154;?#20204;?#20174;?#36807;来,我已经走了出去,直直向坐在车里的人走去,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晚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报仇。

    刚靠近就被一直站在车前的七八个人堵住了去路,估计是我一脸戾气和手中紧握的探铲让他们警觉。

    “你干什么?”最前面的人用?#20540;?#22312;我胸前,其他几个?#35828;?#25163;已经往身后的腰间摸去。

    我面无表情盯着车里的人,从阴影的轮廓看,我可以肯定那人在和我对?#21360;?br />
    ……

    本站访问地址?#25105;?#25628;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英超直播吧
财付通怎么买彩票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查询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 欢乐升级手机怀旧版 2019西甲赛程 娱乐场所怎么点钟 快乐赛车手 3d试机号绕胆图 2019白小姐透特图 福利快乐双彩 118心水论坛搜搜 体彩e球彩期号18081525 昨天体彩五p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北京单场全包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