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闪婚老公 > 未分卷 186 我生命的天使(大结局)

未分卷 186 我生命的天使(大结局)

作品:闪婚老公 作者:叶叶 字数:603789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警察到了以后,我才从车子里下来,然而纪默的半个身子嵌进了碎裂的车身里,我站在车外,寒风侵袭,我冻的瑟瑟发抖,不顾警察的劝阻,我就这样看着纪默,好希望他能好无损地睁开眼睛,喊一声丹丹。

    警察将车身切割开来,纪默下半身伤的尤为严重,我随着?#28982;?#36710;去了医院。

    手术室外,我挺着肚子在外面焦急地来回踱步,大脑早就被浑身是血的纪默占满了,整个人都失去了方寸。

    纪默被推出来的时候,毫无血色的脸像一张?#23383;劍?#36879;着不正常的惨白,骨折,身体多处挫伤,大脑损伤,不知要昏迷多久。

    “没有其他家属吗?#20426;?#35265;惯了人间生死的白大褂的眼睛落在我的肚子?#24076;冻?#20102;一丝不忍。

    我眼角噙着泪,“我这就给我婆婆打电话。”

    然后,我给诺蓉打去?#35828;?#35805;,“妈,小默出车祸了。”

    “什么?!”

    诺蓉急匆匆地?#20384;?#26102;,我正坐在纪默的病床边抹着眼泪,诺蓉没好气的说,“真不中用,就知道哭,医生怎么说?#20426;?br />
    我平复心情把医生的话复述了一遍。

    诺蓉立马拨打电话,从家里调?#20174;?#20154;照顾纪默,我也给郁管家打去?#35828;?#35805;,讲真,这方面我能信任的人,也就是郁管家了。

    诺蓉看着病床上的纪默唉声叹气,“怎么会出这么严重的车祸,你们开的什么破车?#20426;?br />
    我这才将心思转移到车祸?#24076;本?#35753;我知道,这次的车祸不会那么简单,我又抚向了肚子,稍有不慎这就是要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命啊。

    很快就从警察传来了消息,车祸为意外。

    意外?

    我只能苦笑,如今我无能为力。

    我每天奔波在医院和家里,甚至都住到了医院里,纪默?#27492;?#27627;没有醒来的迹象,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我站在窗台看着窗外的雪景怔怔地出神。

    舅舅舅妈来来回回的也看望过纪默两次,见纪默没有要苏醒的迹象,跟我连句客套话?#24598;?#30340;说,倒是诺小希会安慰我,不过在生命面前,所有的语言太过荒芜。

    一周后,诺蓉?#32439;?#20102;她那边的佣人,用她的话说,“人多也使不上力。”

    我是无所谓的,谁的丈夫谁照顾。

    意外的是,过了两天,诺蓉和舅舅舅妈同时来了,三位长辈一进来就站在了纪默病床边,诺蓉挑着眉毛,“呦呦?#24076;?#25105;才两天不来,哥哥嫂子,你们瞧瞧小默的脸,怎么这么白?#20426;?br />
    她又将犀利的目光对准我,“古丹,你是怎么照顾病人的?#20426;?br />
    我凉凉地看了她一眼,“你可以留下来亲自照顾,好歹他?#27493;?#20102;你三十多年的妈。”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让你照顾他,是我?#20999;?#20219;你。”

    “你们不用信任我,嫌弃我照顾的不好,你们可?#36234;?#36208;。”

    我大概知道他们?#20063;?#30340;目的,也没有必要?#24066;首?#24577;,舅妈开口了,心疼地瞅了纪默一眼,“好,你不愿意照顾,我们做爸妈的照顾。”

    诺蓉冷哼一声,“照顾儿子没问题,把我儿子的财产全部交出来。”

    我不阴不阳地淡笑,“我和你儿子办理结婚证之前,他的全部家当只有三千块,你确定要分割他的财产。”

    舅舅猛地跺脚,“放屁,你现在开的车住的别墅花的钱都是纪默的。”

    我吸了一口气,竭力口气平静地说:“我们离婚的时候,财产都是分割好了的,我们复婚的时候,他只有三千块,现在我们没有夫妻共同财产,肇事者家徒四壁,人在监狱里,在医院的所有费用,花的都是我的婚?#23433;?#20135;,如果你们有意见,可以去找律师审查纪默的经济状况,如果你们在这里闹,我会报警。”

    诺蓉精致的秀眉紧拧,“放屁,这些钱都是小默以前给你的,都是他的钱。”

    我朝郁管家看了一眼,“这里一个病人,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再有人作妖,直接报警。”

    舅妈淡淡的眼神落在我的肚子?#24076;?#23401;子还不一定是不是小默的,你在纪?#37117;?#37324;住了那么久?#20426;?br />
    我冲着郁管家递去一个眼神,她淡定地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后?#27492;?#20204;的话我就充耳不闻了,直到他们被警察赶了出去。

    这里只有我和郁管家两个人,临盆在即,我的心里越来越恐慌,顾晓乐和夏晚隔三差五的来,而诺蓉,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

    三十多年的母子情分,也不过如此。

    一个月后,古欢抱着孩子出现在了病房,用最肮脏的字眼咒骂着我和纪默,我只是漠然地看着她,看着她怀里的孩子。

    见我没有过多的?#20174;Γ?#21476;欢开始提条件,“我要那套别墅。”

    “别墅在我名下,你想要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去起诉,只要法院判给你,我没有意见。”我冷冷地说,“对了,之前纪默?#36879;?#20320;的车和首饰,都是夫妻共同财产,我就不去法院起诉追回来了。”

    古欢疯狂地冲着我怒吼,“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20426;?br />
    我揉着眉心招呼郁管家,“我肚子不舒服,你把她弄走,不行就叫医生来。”

    古欢将孩子放在地上转身就跑,孩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我淡定地拿出了手机,“你好,110吗……”

    这样的问题总不能让我一个孕妇解决吧,报警是最合适的方式,至于这个孩子的去向,是古?#37117;?#32493;养着,还是?#36879;?#21033;院,都和我无关,将来古?#37117;?#20154;的时候,我会把她当初?#21254;?#22992;夫,生下没有爹的孩子的黑历史全部爆出来,什么时候爆呢,就?#20154;?#23130;礼上爆吧,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

    警察很快就来了,并且当着我的面拨打了古欢的电话,声称如果古欢不回来带孩子走,他们可以起诉古欢遗弃罪的。

    古欢很快就回来了,我看着她冷笑,“下次?#21254;?#26377;钱男人的时候,记得看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古欢愤恨地看着我,咬牙切齿道,“纪默躺在床上不一定哪天就死了,你别得意。”

    咒我可以,咒纪默,找死!

    我毫不犹豫地上前,一巴掌甩在古欢的脸?#24076;肮觶 ?br />
    古欢想要打回来,被郁管家和警察劝走了。

    年底了,年味浓了,然而对于整天躺在病床上靠营养液生活的人和每天在医院照顾病人的人来说,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节日,只要纪默还有一口气在,只要他陪在我身边,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饭后我?#24613;?#22312;走廊里散散步,推开病房门,纪远挺直的身躯站在门外,我愣了一下。

    纪远眸子里的深邃落在我的身?#24076;?#22068;唇开启,声音带着抹悠远的绵长,“丹丹,你后悔吗?#20426;?br />
    我回望了一眼病房,直视他的眸光,轻轻摇头,两个字说的掷地有声,“不悔。”

    纪远喉结轻滚,晦暗的眸晕染了意味?#24187;?#30340;情绪,“如果他永远也醒不来呢?#20426;?br />
    我轻舔唇瓣,“他永远都是我的丈夫。”

    纪远嘴角勾起浅弧,“我是真的爱你的。”

    我垂眸,低叹一声,“我不爱你,从你刻意出现在我面前,你就没有资格对我说爱。”

    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必要再去遮掩什么了,我在他身边虚与委蛇了一段日子,逼得纪默最终放手了自己的事业,害的纪远的母亲意外离世,害的纪默躺在病床上生死?#24187;鰨?#22914;果重来一次,我想我会用更加激烈的方式,因为我只想要纪默好好活着,想让这个两次救我于危难之中的男人完好无损的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

    我没有问纪远一句关于车祸的问题,我想我们都心知肚明,如今问与不?#23460;?#32463;没有了任?#25105;?#20041;,于他,我只想说,如果人可以选择性失忆,我希望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希望我的生活?#20889;?#26469;没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做纪远。

    纪远眼眸望向病房里,淡淡地说:“不管他能不能醒来,我和他的一切,彻底勾销。”

    语落,他又看向我的肚子,“如果你个人有任何困难,永远都可以来找我。”

    说完他转身就走,我对着他的背影,掷地有声道,“我永远也不会主动出现在你面?#21834;!?br />
    长长的走廊里回荡着纪远有力的脚步声,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再说一个字。

    年三十那天,我正在给纪默擦脸,突然感觉身下一沉,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我自觉不好,赶紧给顾晓乐和古锦打去?#35828;?#35805;,此刻我能依靠的人,只有朋友了。

    郁管家看我脸色不好,连忙问我怎么了,我紧紧抓着她的手,“可能是要生了。”

    肚子的痛感袭来,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病床上?#20102;?#30340;纪默,再也忍不住两个月以来的殚精竭虑,我的眼泪倏地夺出眼眶,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化为了一滩水,我伸手捶打着纪默的胸膛,“你倒是醒来啊,你不想看到你的孩子出生吗,你躺在这里让我怎么办?我在这里日夜守了你两个月,你为什么还不醒过来?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我宁愿躺在这里的人是我……”

    我似乎是感觉到纪默的眼皮子动了一下,可能是错觉吧,阵痛侵袭了我所有的感知,郁管家拿出了早就?#24613;?#22909;了待产包。

    古锦和顾晓乐很快就来了,我忍着阵痛?#24895;?#37057;管家一定要照看好纪默,这才随着古锦和顾晓乐去了产科。

    撕心裂肺的阵痛,恨不能拿把刀子扎进自己的肚子里,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我在1月26日凌晨零点52分,生下了一个儿子。

    而这一日,是春节,传统意义上新年的第一天。

    我躺在产床上看着护士在擦拭孩子的身体,心里某个角落最柔软的地方被唤起,听着婴儿响亮的哭声,给我两个月阴云的医院生活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活力,从此我有了新的责任。

    一切都是新的。

    推出产房的时候,我不像其他女人,可以有老公,或者婆婆,妈妈在等候,我有的,只是顾晓乐,虚弱地抬眼,我看到了郁管家匆匆跑来的身影,我喉结滚动,“你怎么来了?#20426;?br />
    郁管家眼角眉?#21494;?#26159;笑意,喜悦的声音?#24615;?#20102;悠远绵长的欢乐,“纪先生醒了。”

    时间仿佛停滞了,我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我才?#20174;?#36807;来,“你说什么?#20426;?br />
    郁管家握上我的手,“纪先生醒了,半夜醒来的,医护人员已经检查过了,恢复一段日子后,他可以正常生活。”

    我喜极而泣,泪就这样落了下来,郁管家擦着我的泪,“太太您在坐月子,不要哭。”

    我赶忙推她,“你去照顾纪默。”

    我被推到了病房,古锦正抱着哭泣的小东西,“快瞧瞧你儿子,又?#23376;?#32982;,八斤,真是辛苦你了。”

    她将孩子的小脸凑到我面前来,“快亲亲妈妈。”

    我眉眼柔和地看着这个小生命,心底的某个地方柔软的一塌糊涂。

    病房门被推开,郁管家推着轮椅进来,而轮椅上的人,是苍白无力又炯?#21152;?#31070;的纪默,他的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在白炽灯的映衬下,俊?#22987;?#20102;。

    我的儿子,我的丈夫,我生命的天使。

    【全文完】

    不写番外了,?#20449;?#20027;有豪宅豪车,有千万存款。东山再起只是时间问题。不赘述了。

    
英超直播吧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 老11选5开奖信息 21点玩法规则 澳门五分彩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期平特肖公式规律 宁夏民政厅福彩中心 近500期甘肃快三结果 一天两中彩票2600万 查今曰大乐透开奖预测号码 电子游戏下载 六合彩二肖中特 重庆福利彩票销售点 福彩3d字谜图谜大全 福彩河北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