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浮沉劫之缠恋 > 番外:关于她 【倪娟】破茧成蝶【有更新,请重复看】

番外:关于她 【倪娟】破茧成蝶【有更新,请重复看】

作品:浮沉劫之缠恋 作者:花晓同 字数:78651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10.9更新

    洗尽铅华,卸下过早疲倦的身躯,享受了5年惬意而有自在的时光,一望无边的蓝天?#33258;?#21644;绿草地,曾经用?#36234;?#26463;自己生命的地方,我未曾想过会在这儿重生。而更是没有想过,5年之后我会重新回到了曾经让我无比厌恶的世俗。

    因为从拿起粉笔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告诉了自己,我要留在这儿,为这群质朴的牧民和他们天真的孩子,传授我在离开大学以前所学到的一?#23567;?#25105;要用我心底最好的?#24187;媯?#25945;给他们草原上看不到的风景。

    事实上我做到了,多吉在我离开之前,已经收到了卡孜县中学的录取通知书,他是草原上唯一一个能去县城上中学的孩子。如果放在从前,他做牧民的父母一定不会答应,因为多吉的离开,会让家里的羊群丢了照顾它们的主人。

    可是现在他父母却满是?#26223;粒?#22240;为草原?#20384;?#20102;我这么一个他们都不了解过去的“老师”。他们怀揣着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和对未来生活的?#26159;螅?#31215;极的去探?#30333;擰?br />
    霍大哥陪我在草原呆了2天,只字不提要带我一块离开的事儿。我一如既往的带着孩?#29992;?#19978;课,和霍大哥一块儿吃着百家饭。

    第3天一早,草原?#20384;?#20102;很多车和很多人,他们是来自各大?#25945;?#30340;记者,还有卡孜县教育局的领导。

    他们占据了我原本上课的地方,我只好躲在旁边静观其变。多吉?#25512;?#20182;的孩?#29992;?#20063;跟着围了出来,绕着记者的摄像机像是看新鲜的看个不停,而其他的牧民们,自觉的围成了一团,叽叽咕咕的议论着怎么来了这么多领导?

    教育局的领导站在圈子中间,冲我身边的霍大哥微微笑着,对着记者的镜头简明扼要的说了几句。我才明白,霍大哥在来之前已经出资要在草原上设立学校,由教育局调派专门的老师过来授课。

    也就是说,从这一刻开始,这片草原也被纳入了九年义务教育的范畴。

    在摄像机对准我之前,我逃离了人群默默的回到帐篷。很快,霍大哥也躲开人群进来,慈祥的看着我,?#30333;?#21543;,这儿已经不需要你了。”

    我抬头一愣,明白了霍大哥所有的用心。但随即摇摇头,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30333;?#21543;,离开了这儿,你才能帮助到更多的人。”

    霍大哥真切的语言,我没办法拒绝。眼前的他头发已经花白,比起5年前老得更历害,却更像是我?#26377;?#26790;里隐约出现的父亲的?#30333;印?br />
    对这个从我最落魄和单纯的时候就站在我身边的男人,陪我经历所有的事情我却依?#24187;?#26377;半点动心的男人,我忽然之前有了一丝懊恼。如若他和我母亲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会不会因为他的呵护而爱上他?又会不会因为他这些年的不放弃而嫁给他?

    显然,即使5年后的自己比曾经淡然了许多,却还是做不到让自己爱上他,也不能让自己背叛心里。越是经历过了伤过了,越是不想要再去伤害别人,亦如现在的霍大哥,我不能把他当成未来的伴侣。

    他对我的意义,?#23545;?#36229;过了这个词。

    离开的那天晚上,几乎所有的牧民都拿出了家里最好的美酒和食物?#20889;?#25105;,多吉的家里更是杀了一?#25918;?#21644;羊。

    多吉?#20439;?#19968;大盘牛肉和一只羊腿,站在我面前,却不再像是5年前?#21069;?#30095;远,用着标准的普通话说:“老师,谢谢你。”

    我抱着多吉,泣不成声。

    这晚,我喝醉了。5年来第一次沾?#30130;?#36824;是喝多了。

    霍大哥也醉了,带我坐在草原上,大着舌头说:“小娟,你想想,有多少人在迷路后,能跌跌撞撞回到原地?有多少人在步入歧?#31454;螅?#36824;能保持自我?有多少人在丢掉自己后,能重新?#19968;兀?#21448;有多少人,在作茧自缚之后还能破茧成蝶?但我相?#29275;?#20320;可以的。”

    霍大哥总是可以一语中的,短短的几十个字,足以概括我所有。

    直至此时,我才有种霍大哥?#28216;?#31163;开过的感觉,我所思所想他全能明白。事实上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曾经的我勇往直前,为什么现在要选择逃避?即使曾经有选错过路,为什么我不能从头来过?

    所以,我义无反?#35828;?#36873;择了跟着霍大哥回去。

    然而,霍大哥所?#25165;?#30340;事情,远比捐学校多得多。

    房车停在了?#21363;?#25289;宫旁边的红宾馆外面,霍大哥牵着我的手下了车,迎面走来一个和霍大哥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一头素洁的整齐黑发,一袭青花瓷花纹的束身旗袍,款款向我们走来。在她的身后,还有丘栩。

    看到丘栩,我愣了下。丘栩是我和尹梓的同学,我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因为他未到毕?#24213;?#23398;了。

    还没来得及开口,霍大哥就松开我的手揽过女?#35828;?#32937;膀,“小娟,这是丘栩的母亲。”

    我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舒了口气,心里却是由衷的为霍大哥感到高兴。这么多年,他终于肯微笑的揽着别?#35828;?#32937;膀,?#25104;?#20063;洋溢出?#28216;?#26377;过的欣慰和深情。

    晚饭的时侯,我话很少,大多是丘栩和霍大哥在侃侃而?#28014;?#19992;栩母亲时不时的问我三言两语,我的语言能力也退缩不少,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其实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阿姨?可她现在的身份是霍大哥的女朋?#36873;?br />
    丘姐?更是不?#26657;?#22905;的儿子和我是同学。

    快到晚饭结束的时侯,我忽然觉得自己曾经对霍大哥的称谓是错误的。从一开始,我就把他定位在了大哥的层面,可他却是我叔叔辈的?这样想,心里有些乱,觉得是因为自己,扰乱了很多关系。

    晚饭后早早的去到了顶楼,霍大哥也没多问我,听到丘栩母?#33258;?#21518;面交代卓玛,别让其他的客人?#19979;?#26469;。

    于是,我自己就坐在顶楼的天台上,看着浩瀚的夜空发呆了很久。

    夜初静,人已寐。对面的?#21363;?#25289;宫灯光装点的轮廓,不及白天?#21069;?#20255;岸,却多了一份静谧祥和。遥远的雪山忽隐忽现,月光打在山顶上,像是梦境一般。

    这是在草原上看不到的景色,却如草原的夜晚?#21069;?#24684;静,我依然享受。5年了,我早已习惯在夜晚坐在安静的地方发着呆,让自己达到放空的状态,什么也不去想。

    周围的寒气时不时的逼近,我偶尔会哆嗦下,但却已然习惯。

    我渐渐爱上了一个?#35828;?#29983;活,冷时添衣,饿时吃饭,都是自己。因为我不能病了,病了会难受,会脆弱,没人能走?#23186;?#25105;心里。

    我起身准备下楼加?#36335;?#19968;转身丘栩站在我身后,像是站了很久。我打了个喷嚏,尴尬的捂住嘴,对他还是有些生疏:“你什么时侯?#20384;?#20102;?”

    “穿上吧,别凉了。”丘栩?#35328;?#24050;准备好的?#36335;?#25259;在我身上,“这儿美吧?”

    我点点头,答非所问:“你后来转去哪儿了?”

    “就这儿。”

    “你在这儿上学的?”

    “是啊...”丘栩随意的在我身边坐了起来,像是老朋友一般和我拉起了?#39029;#骸?#25105;爸去世后,我妈就带着我来了这儿。刚来的时侯特别不?#19981;叮?#35273;得这儿穷乡僻壤的,丝毫没有生气。不过这些年,倒是慢慢的理解了我母亲,?#19981;?#19978;了这座恬静自在的城市了。”

    丘栩说着,开了一瓶红?#30130;?#20498;在旁边的高脚杯里递给我:“喝吗?”

    我接过杯子点点头,“这是你家开的?”

    “算...是吧。”丘栩吞吞吐吐的说着,一口干掉了杯中的?#30130;?#24774;怅的看着远方的雪山顶。

    5年来我唯?#24187;?#21464;的,是对人那份特有的洞察力。丘栩这么简单的几个字,加之隐讳的目光,我?#32622;?#30475;到了这个男人背后的酸楚和秘密,却不想要轻易去打破他。而是附和着他一同沉默,各自珍守着心中的秘密,独自回味。

    1010更新

    在拉萨呆了两个月,除了没有再为多吉他们上课,其他的生活和我在草原并无异样。每天依然生活在放空状态下,多得是那份因为霍大哥收获了幸福而有的欣慰。偶尔白天会独自去?#21363;?#25289;宫周围转转,买上一?#21487;?#33050;下的老酸奶,或是坐在广场上喂着白鸽。晚上吃过饭,依然是坐在顶楼发呆,丘栩也会?#20439;?#32418;酒?#20384;矗?#38506;我喝着一块儿发呆,什么也不说。

    渐渐的,我也习惯了这样的恬静。

    一天早上,霍大哥忽然敲开我房间的门,说是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上车,出发,到达目的地。

    在市郊的一片林卡,一排整齐的?#35838;?#37324;,传来郎朗的读书声。

    霍大哥停下车,站在屋外说:“里面的孩子,都是来自偏远的草原和山区。”

    我愣住:“草原?你不是修学校了吗?”

    “这些孩子老家,是教育局不能审批下来修建学校的地方,但是不能让他们没学上不是?”霍大哥笑笑,牵着我的手走进一间办公?#36965;骸?#36825;以后,你的工作地点就在这儿了。”

    忍了十几天的眼泪夺眶而出,霍大哥竟然连我的未来也一同?#25165;?#22909;,只是让我更意外的是他接下来说的另外一番话。

    他说:“小娟,你?#24598;?#22823;不小了,该想明白的事儿,也都想明白了吧?”

    我点点头:“霍...”

    “你...别叫我霍大哥了。”霍大哥打断我:“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我愿意代替你母亲来照顾你。”

    “那我....”

    “叫我干爹吧。”霍大哥点了支烟,如同第一次见面?#21069;悖?#27809;有再递烟给我。

    忽然变了称谓我有些不习惯,始终没好意思叫出声。

    霍大哥笑笑:“明天,我和丘栩他妈妈就要去国外了,要不是因为你呀,我们可是早就离开了。”

    ?#30333;?#24744;和阿姨幸福。”

    “可是真心的?”霍大哥像个老小孩似的?#32441;?#30340;盯着我,吐出一圈浓浓的烟雾。

    “真心的。”

    “不过我在临走前,还想要?#25165;偶?#20107;儿。”霍大哥露出?#28216;?#26377;过的坚定:“你和丘栩相处也有一个月了,而我和他这几年接触下来,觉得他是个能靠得住的年轻人。以前我总是想要任着你的性子来,出了什么事儿我能给你?#24213;擰?#21040;后来我发现,我?#20384;玻?#20063;兜不住了。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你也要听我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霍大哥如此决绝的和我说话,那种坚定的目光和语气,让我根本不敢说个不字。但还是有些怯的问他:“您的意思是...”

    “丘栩内地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你阿姨的意思是,红宾馆交给你来打理。而这以后...看你们的缘分吧。”

    霍大哥始终还是遵循我内心的感受,没有?#24656;?#24615;的把他和丘栩母亲的想法以命令的口吻告诉我。只是这样的?#25165;?#26174;而?#20934;?#20182;们是想要我和丘栩走在一起。红宾馆是丘栩母亲一手创办起来的,她既然能愿意交给我来打理,心里的想法不言而喻。

    “小娟,你好好想想。”霍大哥重重的捏在我肩膀上:“我也相信丘栩不会让你失望的。”

    后来霍大哥走了,他终于放心的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松了口气,心里?#20174;?#33853;空了不少。霍大哥的离开,也就是从现在开始,我是真的没有亲人陪在我身边了。

    和霍大哥一同离开的,还有丘栩。只不过霍大哥他们是去国外,而丘栩是回a?#23567;?br />
    不过丘栩没告诉我他去做什么,我也没问。

    我再?#20301;?#21040;了独自生活的状态,我也已经习惯并且开始享受这样的状态,每天的生活照旧,多了一份对学校的牵绊。而红宾馆说是交给我来打理,事实上所有的事情已经有了成套的管理体系,我只需要每天和卓玛简单的交?#26377;?#26085;常就好。

    丘栩的突然回来是我始料不及的,而他带回来的消息更是让我惊?#21462;?#36824;是在顶楼的天台上,还是?#20439;?#32418;酒杯,很长时间沉默的丘栩,忽然开口说:“娟,我已经办好霍叔叔交给我的所有事情了。”

    “霍大...哦不,干爹交给你的事?”

    “嗯。”丘栩?#20439;?#37202;杯和我轻碰了下:“?#39135;?#38598;团的法人,已经从左陌苒变更到你头上了。”

    我手中的酒杯应声碎地,我惊得一身冷汗:“你说什么?”

    “这几年霍叔叔一直在跑这件事,法院已经正?#21483;?#21028;下来了,还有千纤百货。原本就是属于你的,这是潘家欠你的。”

    我大概明白了这些年霍大哥都在做些什么,他在没有放弃寻找我的同时,应?#27809;?#22312;和左冲立打官?#23613;5背?#21644;左陌苒离婚时侯签订的?#20999;?#21327;议,按理说应该算是不平?#24525;?#32422;,毕竟照实?#27492;悖?#28504;家应有的资产远不止岐山的那套别墅。

    我摆着端酒杯的姿?#30130;?#25163;里却空无一物,面无表情的说:“丘栩,我们结婚吧。”

    “好,结婚。”丘栩回答的干净利落,?#20174;?#22909;像没有丝毫情?#23567;?br />
    于是我们结婚了,在民政局办理了婚姻登记,一同飞去了美国加州,和霍大哥还有丘栩母亲一块儿吃了顿饭,也就算是婚礼完成。在加州,他们俩比我们还要高兴,?#19981;?#35201;激动。

    丘栩母亲说:“凯南,这是最好的吧?”

    霍大哥红着脸和丘栩不停的喝?#30130;?#22199;嚷着要我们改口叫他们爸妈。

    我和丘栩还有些拘谨,却也一同?#20439;?#37202;杯,毕恭毕敬的?#30333;?#20182;俩爸妈。

    我?#24187;?#30333;丘栩为什么也会答应和我结婚,毕竟婚后的这些天来,丘栩和我一直是相敬如宾,也不曾多说几句。

    而我主动开口说结婚,实则是因为被霍大哥?#21368;?#21040;了。这些年他一直在?#25165;牛?#23601;连接我到拉萨和相处也是在?#25165;?#25105;的未来。他老了,我应该让他省心了,他看过的人和事都不会错,既然他说丘栩好,我为什么不能嫁?

    我的生命里已经没有了爱情和亲情,唯独剩下的,也就是霍大哥这份超越爱情和亲情的,无法言说的情?#23567;?#25105;结婚了,安定了,霍大哥也心安了。他被我们母女牵绊了大半辈子,是该安然的度过他的幸福晚年了。

    !!

    
英超直播吧
出车祸和中彩票哪个概率更大 香港赛马会2019年宝典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规则 14场胜负彩二等奖 复式四肖6个多少组 福建36选7开奖走势图17141期 白小姐彩图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海立方娱乐城最新地址 免费快3计划手机软件 幸运赛车官方网下载 超级大乐透规则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天际友心水论坛 万州区福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