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夫子之春满园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田园夫子之春满园 作者:断刀眉 字数:314672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读什么,我就读什么。”其实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韩靖昙教他读的是什么而已。

    沈韵不禁感慨:”没想到师弟小小?#26137;停?#31455;然读这么多书。”

    韩原一脸认真:”可是爹说我什么也不会。”

    学生们一阵唏嘘。只有韩原自己还云里雾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几乎所有人都跟他打了遍招呼,韩原走到唯一对他不太热情的人面前。”你叫什么呀?”他看到一张生脸:”我怎么没见过你?”

    金嵎抬眼看着他,”师弟有什么事吗?”

    韩原这才看清面前?#35828;?#33080;,惊道:”你是不是新来的啊?”他指了指其他人:”你?#20154;?#20204;都好看。”

    金嵎嘴角一抽:”……””我爹是不是最?#19981;?#20320;啦?因为他说过,最?#19981;?#38271;得好看的。””……””你在写字吗?我认识那个字,是‘木’”韩原踮起脚尖。”……”

    为了不让他太过丢人,韩靖昙把他招到身边:”你跟韩新?#28982;?#23478;。”

    哪知小?#19968;?#21364;用力摇头:”我现在不想回去,家里没有人。”?#27604;?#20320;师父家。””师父在和别人商量怎么抓飞贼。”韩原垂下脸:”你又不让我去抓。”

    和着他现在是无人管地带?”爹,”韩原后面的话不啻于平地惊雷,他说:”我今天要和你在书馆读书。”

    韩靖昙觉得今天的太阳一定是?#28216;?#36793;升起的。

    当初他叫韩原来跟他读书,那小子装了?#30473;?#22825;病,虽然知道是假的,但韩靖昙还是不忍心,没有逼他,任他去了。

    谁料到他竟然会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

    韩靖昙立即命韩新从后院搬来一张桌子,”你可以在这里和师哥们一起学习,但不能随便说话,也不可以乱动。还有,”他指着那只小艾虎:”把这个扔到外面去。”

    韩原睁着大眼睛,仔细衡量了一下:”我要和那个最好看的师哥坐在一起。”

    话音?#31456;洌?#36825;几天异常沉默的陆荆突然抬起头,一脸的不友善。

    说起来也奇怪,自从金嵎到了这里,陆荆就变得老实了很多,这种表情很久没有出现在他脸上了。

    韩靖昙直接让韩原坐在了陆荆身边。他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两虎相争,到?#33258;?#26679;决出雌雄。

    韩原自侍自己的爹爹是先生,坚决地表示不满,指着金嵎:”我要和他坐一起。”

    韩靖昙轻轻地看了他一眼,小?#19968;?#21482;感到一阵冷气袭来,立马禁了声。

    事实表明,两只气?#26029;?#25237;的老虎在一起,既不会决出雌雄,也不会两败俱伤,而是走了一条十分狗血的路——?#24066;?#30456;惜。

    快下学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学生们也无心再学习,韩靖昙索性提前布置了作业,让学生们收拾东西。

    韩原对陆荆还有些不舍:”陆荆,你明天来吗?””当然来。””那我明天?#24598;礎?#25105;爹给我买了难人木,明天带给你玩。””好呀,”陆荆收拾好书箱,”一言为定,你不要忘啊。”

    韩原郑重承诺:”不会忘的。”

    陆荆眨眨眼:”你把那只艾虎借我玩几天怎么样?我昨天用开水烫老鼠洞,竟然发现了一窝小老鼠,我藏在靴子里面了,明天拿来给你看。”

    韩原想了想,点点头:”你有几只?”?#27604;?#21482;,没长毛呢,还是粉色的。”

    韩原高?#35828;?#35828;:”你一定别忘呀。””不会忘的,明天我拿来,让金嵎和咱们一块看。””好!”韩原满口答应。

    陆荆还要说什么,陆灵修叫他:?#27604;?#21733;,咱们要走了。”

    他抬起头,就看到门口的管家,拿着伞,是来接他和陆灵修的。

    陆荆低声对韩原道:”我先走了,明天再见。”

    韩原把他最?#19981;?#30340;小艾虎奉上:”你记住不要饿着它,它饿了会大声地?#23567;!?br />
    陆荆把艾虎抱到怀里,兴高采烈地走了。

    不多久,韩新也拿伞来接韩靖昙和小原儿。

    韩靖昙让他在书馆等候,等学生们都被接走,韩靖昙关上门,和旁边绸缎铺的肖不?#20889;?#22909;招呼,这才带着韩原回家。

    以往这些事都是韩靖?#35013;?#24537;分担,如今自己做这些,心里竟然?#31456;?#33853;的。

    回到家,这才发现家里来了客人。韩靖沧已经回来了,在前厅陪客人吃酒。

    院子里也多出了几匹牲口,草棚子里有一台大红轿子。

    韩靖昙纳闷:”这客人是什么来头?难道还有家眷在这里?”

    韩新道:”听说是个礼部侍郎,带着家眷要去赴任,路过这里正赶上下雨,被大爷看到,就请到家里来了。”

    原来是这样。

    韩靖昙进屋?#28982;?#20102;身?#36335;指?#23567;原儿把sh?#36335;?#25442;掉,问韩新:”大爷还在吃酒?”

    韩新道:”刚才看到韩全,说快吃完了。厨屋里有饭,爷也吃点?#20254;!薄?#20320;去端?#20384;礎!?br />
    韩新领命去了。走到半路,又碰到打着伞的韩全,韩全道:”爷还让我问你,韩先生吃了没有?”

    韩新抹了把脸:”正要吃。你去干什么?”

    韩全道:”还不是伺候爷。”说完,转进了前厅。

    酒足饭饱,侍郎正和韩靖沧闲聊,韩全刚进去,韩靖沧便道:”你先下去吧,先不用伺候。”

    韩全只好又退了出去。

    侍郎说着说着,话锋一转,竟说到?#35828;筆比?#21183;熏天的赵太监身上,话里话外透露着想讨好赵太监的意思。

    韩靖沧垂下眼睛,没有开口。

    侍郎又抱怨了一通当官的难处,韩靖沧了然笑笑:“一行有一行的难处,外人都看着当官的风光无限,不知道这里也有很多心酸。”

    侍郎笑:“韩爷果真是个通达的人。”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张傲欢抓住了飞贼,由于有功,被军门厅部任用;颜景?#26032;?#20102;一批宋书,开了个赏书会;李展的儿子拜了韩靖昙当干爹;甚至是韩靖沧?#20302;?#20080;了一个游方道士的秘制情趣用具被韩靖昙发?#32622;?#25910;……然而最令韩靖昙伤心的还是金医生的离开。

    金医生去了?#26412;?#22478;。

    他临走时托人给韩靖昙带了封信,信中提到此生大概是回不来了,没想到几天后,金嵎也被京城里来的人带走了。

    那时候金嵎正在教韩原认字,他父亲急匆匆走了进来,说要?#21568;?#23886;带到京城去。金父的身后跟着几个人,很面生,听口音竟像是京城里来的。

    金嵎没有说话,默默地收拾好东西,向韩靖昙道别。

    韩靖昙也十分伤感,顺手解下身上佩戴的一个玉葫芦,塞进金嵎?#31181;小?br />
    韩原更慷慨,竟然把他那只小宝贝艾虎都送了。

    金嵎低下头,亲了亲他柔嫩的脸颊。

    他走的那一天,陆荆趴在桌上哭了一下午。

    韩靖昙无心再上课,早早散了学,去绸缎铺里找韩靖沧,哪只韩靖沧竟?#24576;?#23478;叫去吃酒。

    韩靖昙闷闷不乐地回家,很早睡下了。

    韩靖沧很晚才回来,他趴在韩靖昙身边,温柔地摩挲着他的脸。很久很久,他低下头,在韩靖昙额头?#20384;?#19979;一吻。

    “对不起。”他说。

    寂静的夜里,没有人听到他这句?#21834;?br />
    这几天韩靖沧显得异常忙?#25285;?#22240;为到了麦收,他要去碧水庄看庄。

    这一看就是十几?#30504;?#21313;几日的时间,韩靖沧毫无音信。

    韩靖?#21152;?#20123;担心,哪知到?#35828;?#21313;五?#30504;?#38889;靖沧风?#37202;推?#22320;回来了。看到韩靖昙,男人就像几日没有吃?#20808;?#30340;饿狼一般,拉着韩靖昙进了房间,重重地吻了?#20808;ァ?br />
    这个吻?#20013;?#20102;很长时间,等两人分开时,韩靖昙只剩下喘息的份了。”你这是怎么了?”韩靖昙问,今天韩靖沧似乎超常热情。

    韩靖沧低笑:”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想了。韩靖昙坦然地点头。

    韩靖沧一下子抱住他:”我也想你。很想很想的那种。”

    即使这种情话经常从男人嘴中听到,可韩靖昙心中还是无法?#31181;?#22320;泛起一丝甜蜜。”可是……”男人话音一转:”我近日还要出一趟远门,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才能回来。”

    韩靖昙吃了一惊:?#27604;?#21738;里要这么久?”他们还真没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韩靖沧也不舍:?#27604;?#21335;京,听说那里流行一种大红纻丝,咱们这里许多想要的,我想跟着船去进一批,能卖个?#30473;?#38065;。””这么远的路,大哥真的想好了?””再远的路大哥也走过,这还不算什么。再说,这?#20301;?#26377;韩忠跟着。”

    韩靖昙心里是极不愿意叫他去的,但韩靖沧是个商人,他追求财富,韩靖昙也不能阻止。

    接下来的几天,韩靖沧一直在?#24613;?#21435;南京的东西,收拾衣物,备马匹,家里叫厨子烙的饼,酱斗里又装了许多东西,?#24613;?#20102;三四天的光?#21834;?br />
    到了出发的那一天,韩靖昙送他去了船上,韩靖?#26700;?#30528;他的?#37073;?#36731;声道:”我不在,要?#23637;?#22909;自己,?#23637;?#22909;原儿。”

    想到多日的分别,韩靖昙突然就十分伤心。”睡觉时记住别踢被子,晚上用药泡泡脚,学生们不老实,也别太和他们生气,阴天下雨的多加件衣裳,想吃什么,叫厨子做,身体不舒服一定要看大夫,不能忍着……””大哥。”

    韩靖沧瞧四下无人,飞快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等我回来。””嗯。”韩靖昙鼻子有点酸,”你要保重。”

    远去的货船载着韩靖沧走了,韩靖昙立在岸边,不知为什么,泪水一下子模糊了双眼。

    河岸萋?#36335;?#33609;,一大排垂柳荫着绿堤,韩靖昙站在柳树下,望着远去的船只,轻声道:“大哥,快点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部就此告一段落啦,一路走来,谢谢亲们的支?#37073;?#19977;百六十度鞠躬……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