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落日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落日 作者:邓贤 字数:40681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块滚烫的马铃薯卡在喉咙里,使他足足几分钟喘不过气来。虽然抗日不是哪一个?#35828;?#20107;,可是老百姓不指望军队指望谁呢?”妈拉个巴子!?#26412;?#23448;恼羞成怒,把德国造驳壳枪拍得嘭嘭响,”老子们浑身都是窟窿,?#19968;?#24102;彩,天天出生入死,你们怎么不去跟日本人打一打?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上海王?#35828;?赤佬!……你们谁有种就跟老子上前线去,省得躲在一边说风凉话!”一车的上海人自然都没有种。军官得理不让人,又喋喋不休地骂了半天。幸好当时抗战靠自觉,不大盛行抓壮丁,加上代理连长官衔太小,否则这一车人都难免被送上前线去体验爱国主义的滋?#19969;?br />
    电车抛下他们哐?#36793;?#24403;开走了,他们来到租界附近的外滩?#34987;?#34903;道。

    由于上海市区的虹口、闸北一带炮火连天,被战火驱赶的难民大批逃进租界所以南京路淮海路一带依然热闹非凡。外国租界的房顶上铺了几丈宽的外国国旗,沿线街道都拉上铁丝网,筑起沙袋工事,并有许多全副武装的外国水兵站岗。连租界外面鳞次栉比的商家店铺都一如既往地开?#25243;?#29983;意,黄包车上坐着花枝?#22995;?#30340;太太小姐?#24184;?#36807;市,浓?#25226;?#25273;的卖笑女当街拉客,酒馆饭店依然生意兴隆,吆五喝六杯盏之声不绝于耳。

    可见”商女不知亡国恨”并不只是古代的事。问题是如果一个政权本身很腐朽,很不景气,连政府都无法救因效民于水火,那么亡不亡国同下面生计维艰的弱女子们有什么关?#30340;兀?br />
    中国军人看得目瞪口呆,仅仅隔了一条黄埔江,那边是地狱,这边却是极乐世界。代理连长看得咬牙切齿,恨恨地一拍大腿道:”妈拉个巴子!……老子们也进去享享福!”

    不?#36132;?#22269;水兵拦住他们,指着一块牌子连声说:“no!no!”原来那块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华军禁止入内!

    再看租界里那些高头大马的黄头发外国水兵,个个营养充足居高临下,武器清一色是冲锋枪卡宾枪和自动步枪,楼房顶上架着高射炮,楼房下面停着坦克装甲车。穿草鞋的中国军人立刻泄了气,自己灰溜溜地走开去。代理连长心中突然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怨愤,一路?#19979;?#20154;,骂爹骂娘骂小兵,直到把中国?#35828;哪?#22899;祖宗统统骂了一遍。

    后?#27492;?#20204;走过著名的”大世界”娱乐场,这一带因为沾了租界的光所以也很?#34987;?#30005;影院正在上映卓别林的新片,妓院开?#25293;?#23458;,店铺老板们?#25104;?#25346;着职业的谦恭笑容,把生意照样做得火红。而那座类似罗马斗兽场的椭圆形建筑物”大世界戏院?#20445;?#21017;好像一座漂浮在霓虹灯广告海洋上的五光十色的欢乐岛屿,洞开的大门深处,一阵阵高亢的越剧唱?#35805;?#38543;观众的喝彩声和喧天的锣鼓不绝于耳。军人们脸白了,?#36335;?#20010;个都被子弹击中停步不前。

    咫尺之隔,那边是枪林弹雨血流成河,这边是灯红酒绿醉生梦死。两相对照,谁该去打仗而谁?#25351;?#29702;所当然地享受幸福生活呢?

    嘴角抽cu的代理连长就带着他的一小队人大步闯进了妓院。”……长官息怒,请勿要发火。?#26412;?#26126;的老板当然不敢得罪带枪的军人,他连连点?#39277;?#33136;,亲自递上”哈德门”牌香烟:”……阿拉不开?#25243;?#29983;意,怎么以实?#24066;?#21160;纳爱国税支援前线呢?长官在前线打胜仗,我们在后方繁荣市场,就是全民抗战嘛!”接下来老总们的怒火终于被来自妓女同胞的爱国主义的实?#24066;?#21160;所扑灭。老板为了鼓舞前线将士的抗日?#20998;荊?#23459;布军官只收取百分之五十茶钱,士兵可免费接受慰劳一次。

    这天晚上,步兵一连驻地洋溢着节日的欢乐气氛,领到军需品的官兵个个喜气洋洋,炊事班倾其所有做了许多酒菜犒劳弟?#32622;牽?#20154;人都吃了许多肉喝了许多酒,然后说了许多发自肺腑的昏话。

    连长喝醉酒就歪歪倒倒地放开喉咙吼,吼得地动山摇。吼累就趴下关,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翻来覆去只有一句?#20301;?”……不要、死……活、着好……”

    夜雨潇潇,袭?#35828;?#27743;风把细雨打在人?#25104;?#22909;像许多冰凉的小虫子在慢慢蠕动。郊区的战斗还在激烈进行,隆隆的炮声好像闷雷一样不时从漆黑的夜空中滚边。

    苏皖浙抗日别动总队大队长?#38382;?#19996;上校背过身去,用sh淋淋的风衣挡住风,双手围住火柴点燃一支香烟,然后使劲吸了一口。他实在太困了,眼皮?#26519;?#24471;好像灌了铅,里弄对面几十米处的那座被监视的房子在风雨交加的夜里变得若隐若?#21482;?#24653;惚惚,有一刻连他自己也闹不清这场秘密行动是不是在做梦。他们在暗?#26032;?#20239;监视已经整整三天了。

    早在三十年代初,中日情报机关的间谍成就已经在中国各大城市里不动声色地进?#23567;?#26085;本特高课(特工部)好像一只阴险的毒蜘蛛,?#37027;?#22312;中国大地上织起一张张无形的大网,从北到南渗透到中国政府机关和军队里,大肆网罗那些对政府不满的军官、失业工人和知识分子,安排他们潜伏下来进行间谍活动。淞沪抗战一爆发,上海的日本特工就异常地活跃起来。他们到处?#28907;?#20891;事情报,进行上层策反,破坏通讯线路,引导敌机轰炸,?#24794;?#30772;?#30634;保?#31561;等,弄得蒋委员长在南京多次大发?#20570;?#21629;令戴笠限期?#39029;?#32447;索和肃清敌特。受到斥责的戴笠不?#19994;?#24930;,立即?#36132;?#19978;海坐镇反间谍行动。由于杜月笙的青洪帮积极介入,一支以黄埔军校同学为骨干,青洪帮为外围,吸收大量男女爱国学生参加的中国特工武装”苏皖浙抗日别动总队?#26412;?#31192;而下宣地诞生了。别动队肩负的使命一是反间谍,二是深入敌后完成各种特殊任务。黄埔六期毕业的?#38382;?#19996;从正规部队抽调到这条特殊战线担任上校大队长。这时淞沪战场的?#38382;埔?#32463;变的错综复杂。故我阵地犬牙交错,战争局?#25169;?#24687;万变。加上各国租界林立,敌人特工往往只要躲进租界,或者逃到苏州河北?#19969;?#20320;就只好干瞪眼,辛?#37327;?#33510;追踪的线索就此中断。

    经过几次大规摸行动,敌特的猖狂活动有所收敛,许多白天的公开破坏改为夜间进?#23567;?#21035;动队在一?#25105;?#38388;行动中偶然缴获一份有价值的情报,发现这幢紧邻法租界的外貌平常的灰色楼房原来就是日特的首脑机关,并得知近期特高课头目将进人灰楼召开一次重要会议。机会千载难逢,戴笠亲自出马布置和指挥这次重大行动,廖大队长带领一队精悍的别动队员潜入灰楼对面一家废弃的作坊,四面埋伏昼夜监视灰楼的动静。为了?#20048;?#36208;漏风声,廖大队长除同戴老板保持联系外,其余人一律封锁消息,进入伏击现场的别动队员全部经过?#32454;?#25361;选,保证万无一失。一张严严实实的大网在黑暗中?#37027;恼?#24320;了。

    万事?#24794;福?#21482;欠东风,人们瞪大眼晴,只等鱼儿钻进网里。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三天三夜过去了,信号竟然一直没有出现。队员们因为睡?#21712;?#37325;不足而警惕松?#31119;?#24278;大队长眼晴也充满血丝,情绪?#21507;?#19981;安。他盯着黑?#33080;?#30340;雨夜,觉得自已的脑袋好像一只拧得过紧的发条,无数不祥的惟测和问号折磨着他,使他?#20004;?#30340;神经不堪重负脑袋一阵阵发痛,黑暗中他?#36335;?#30475;见戴老板那双无所不在的眼晴。”……计划很好,我已呈报校长批准执?#23567;!?#25140;老板说话声音不高,却很有分量,那双微微眯缝着的眼晴里射出一种类似钢铁一样冷冰冰和寒气逼?#35828;?#19996;西,”每个信心不足的人都会背心里嗖?#39539;?#20882;冷汗。”……你代我向参加行动的全体同志传达校长?#20247;停?#31532;一句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第二句是‘肃清日ji,纯洁抗战’……这次行动哪一级出了纰漏。我拿哪一级队长的人头是?#30465;?#20320;记住,我将随时把你们的胜利消息报告南京……”廖大队长已经下边命令,一旦围捕开始,宁可?#32435;?#19968;百,决不放一个敌特漏网。他要亲自把这伙凶恶的日本特高课头目一网打尽。

    但是狡猾的敌人偏偏迟迟不?#19979;?#38754;。

    莫非情报有误?或者走漏风声?再不就是敌人狡兔三窟,已经转移开会地点:凡此种种,故我?#38382;?#21464;化莫测,任?#25991;?#20197;预料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问题是如果伏击失败,他该怎样向戴老板解?#20572;?#20182;能承担失败的责任吗?………… 风声雨声,他感到一阵阵寒气已经?#38468;?#24515;里。

    就在廖大队长快要丧失信心和胡思乱想的时候,灰楼里有?#35828;?#20809;和人影?#21619;?#25509;着一个队员压低声音报告,说内线发出信号,敌人全部进入监视地点。

    廖大队长看看表,已是凌?#20811;?#28857;钟,他望望那座隐伏在黑暗中的面目可憎的灰楼影子,不禁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几天的疲劳和倦怠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艰苦的?#21364;?#32456;于快要有结果,只要鱼儿进了网,就不怕它们插翅飞掉。那些原本?#20998;?#33050;轻的别动队员一听目标出现,个个立刻精神抖擞,无数双昏昏欲睡的眼晴一齐放出?#24616;?#19968;样兴奋的光来。兵贵神速,大队长扔掉烟头,果断下达出击命令。敌人发现中了伏击,要冲出灰楼?#32435;?#36867;跑已经来不及了,于是?#27827;?#39037;抗开枪抵抗。急促的枪声在暗夜里格外清脆,子弹嗖?#39539;?#39134;来飞去,接着机关枪?#27905;?#22320;扫射,黑暗中不时传来有人受?#35828;?#22823;声叫喊。”……妈的!快去告诉李队副,封锁西面那堵围墙,不要放一个狗杂种溜进租界。”廖大队长眼看有敌人不顾死活从窗户里跳下来突围,就对传令兵大声吩咐。

    又过了十多分钟,随着灰楼里响起几声手榴弹爆炸,敌人停止抵抗。李队副兴奋地报告,击毙日本特工十余名,俘获?#24187;?#26080;一漏网者。

    大队长亲?#36234;?#20837;楼?#21487;笱斗?#34383;。

    俘虏是个穿西?#24052;?#21457;拳曲的年轻人,?#25104;?#33485;白,腹部受了重伤,经过包扎抢救己经?#25307;选?#25454;说他在昏迷中一直不停用日本话念叨一个女?#35828;?#21517;字,大家猜测那人可能是他的妻子或者情人。”翻译俯下身去向他提问,并说大队长保证留他一条性命。”……你们不用让、翻译、同我说话,”俘虏艰难地断断续续地说道,大队长听得很清楚,他说的是一口非常纯正的东北话,”我知道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得到什么,我统统、告诉你们……我的革命战友,他、他们没有一个孬种,他们都是满洲人,我、也是。……””好你个汉ji卖国贼!”有队员愤愤骂道。”……你错、错了,我们并不?#19981;丁?#26085;本人,但是我们更、反对你们独裁政府。我们反对、过日本人,是你们中央出、卖了我们东北,我们干吗要帮助你们打、日本?……做殖民地、受暴政统治,不是一回事吗?你们中央,什么时候关心过、老百姓死活?……””赤佬!”大队长忍无可忍,扬?#25351;?#20102;汉ji一个耳光。”……你们怎么看,我们都无、所谓,”一粒泪珠溢出青年的眼眶,他显然情绪比较激动,大口喘息,眼睛里有种回光返照的亢奋,”总之我们最终都、都不要暴政,也不要、日本?#35828;?#32479;治,我们要建立、自己的、民主政权……””快把你的日本头子讲出来,不然我就下令绞死你!”大队长几乎贴着他的脸咆哮道。 ”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保证不处死你。”””不,你保证让……我死。”址和姓名。然后大队长扔给他一支手枪,枪膛里只有一粒子弹,俘虏艰难地抬起枪。对谁自己太阳穴放了一枪。

    几天之后,别动队在法租界采取行动,将一个名叫福田信一的日本教授秘密绑架出来。动用酷?#28907;?#20986;情报后予以处死。他才是真正的日本间谍头子,上海日军特高课的中佐军官。

    别动总队大获全胜,戴签受到委员长通令?#35859;薄?br />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