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瓶邪同人清减 > 正文 分节阅读_7

正文 分节阅读_7

作品:瓶邪同人清减 作者:冰雪双鱼丢丢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里都不知道家里人全死光了他甚至连身份证也没有还整天干些不正经的营生不好好地找工作只会和死人打交道他现在?#38405;?#30340;住你的什么都干不了查个户口还要躲躲闪闪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你?#19981;?#30340;你是被他下了蛊总有一天要后悔的

    她越说越激动然后便弯下腰去死命地拽儿子走你给我起来你不心疼你自己还有父母家人疼着呢马上去医院

    妈吴邪用力挣扎无?#25105;?#28857;力气也没有而且又带动肩上的伤更是疼得只抽气此时的吴夫人却像是铁了心纵然心疼手上却毫不松懈竟然将儿子半拽半拖了起来吴邪咬着牙却怎么都不肯走那肩上的伤口眼见就要崩裂了

    小邪吴二白忙伸手将他按住总算阻止了mu子的互相撕扯肃然道你不要再任性了不管你做的事是对是错但现在大哥大嫂已经气成这样你就不能为他们着想吗你都这么大了不要求你怎么孝顺但总不能惹他们生气吧你要是再这么任性就别怪我用强这次二叔也不帮你

    二叔我知道我力气不如你如果你们硬要把我带到医院我也没话可说吴邪顿了顿微弱而坚决地说可是不管你们明天和三叔公怎么说等我可以走动了我仍然要回来这里告诉所有的人我不会和张起灵分开从小到大只有这件事情我绝不妥协

    吴夫人也呆住了她万万想不到儿子此刻都已经?#35828;没?#36523;是血了话都没力气说还是如此倔强想着从小就听话乖巧的儿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一字?#27426;?#22320;问绝不妥协我问你就算是丢尽你父母的脸面被世人唾弃逐出吴家宗谱也不妥协吗

    吴邪没有吭声但从他紧抿的双唇和坚决的表情上看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终于吴夫人慢慢放开了手站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头发已经很凌乱了衣服也皱巴巴的红红的眼睛里满是灰心与失望看着儿子目光竟也变得陌生起来眼前这个顽固而狂热的人真的是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儿子吗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你了她摇着头说你迷上了一个男人为了他什么都不要了我们做父母的还有什么话好说就当我们白生养了你这些年的心血都扔进水里了反正你也不在乎你只在乎那个姓张的老父老母在你眼里根本没有任何的份量

    母亲的声音充满了哀?#20174;?#22833;望吴邪难过地说妈我不是这个意思父母和张起灵都是我在乎的人为什么你们不可以共存呢时间长了你会慢慢懂的

    ?#27426;?#21556;夫人却冷笑了一声道算了这境界太高我们都懂不了你也别做梦指望我和你爸?#21482;?#21516;那个姓张的?#25512;?#20849;处永远都没?#24515;?#19968;天既然你这么不爱惜自己那?#19981;?#22312;这里多久就多久我也不会再管你了就当我白ca了二十多年的心

    母亲空洞冷漠的语气让吴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没有说什么却见她已经站了起来转身一个人就朝大门摇摇摆摆地走去

    妈吴邪用尽力气喊道等你和爸气消了我会带张起灵回家的他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你会?#19981;?#20182;的就当是我求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吧你和爸会?#19981;?#20182;的

    说到后面吴邪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不知道是因为伤口太疼还是喉咙太涩只感到眼眶shsh的不知不觉大颗大颗的泪珠直往下掉

    ?#27426;?#21556;夫人只是脚步微微地滞了滞听着儿子带哭的哀求仍然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口

    吴邪无力地看着母?#33258;?#31163;呜咽地倒在地上这一切发生到这个地步?#29616;?#30340;程?#20154;?#20107;先并没有想到可是此刻他亦别无选择

    闷油瓶只有一个人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也没有家万一自己稍稍有点软弱吴家的所有人就会把他们一步步地逼到死角里去虽然吴邪知道闷油瓶?#27426;?#20250;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重新再过上独自一个人的生活?#30475;?#22320;继续制造属于张起灵式的神话可吴邪也知道闷油瓶的心?#27426;?#20250;死去这和当初的迷茫孤独不一样人一旦尝过幸福的滋味尝过两个人互相依赖的生活再重新失去那种打击并不亚于失去生命

    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彼此应允过承诺那些话并不是随便说说的都是很认真的现在考验才刚刚开始而已可是却已经让他痛苦两难了将来还会有多少风暴等着他们呢

    小邪耳边传来了吴二白低声却不容反驳的声音我不管你和张起灵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但现在的情况你再在这里强撑着有什么用?#30475;?#19977;叔公把你扔在这里开打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他们在短时间内是绝不会认可的而你算什么苦肉计别说这个笨办法有没有效果光是让大哥大嫂痛不欲生就算真的和张起灵在一起你好意思吗你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38405;?#30495;是失望

    对于二叔吴邪倒也不再倔强所以吸了吸鼻子我知道我做得不好可我不知道怎么办二叔那你说你教教我我是不能和张起灵分开的

    我不知道吴二?#23383;?#30528;眉我再给你五分钟时间我的车就在外面你要是?#19981;?#25343;命来赌我不拦你或许三叔公会?#38378;?#20320;这血肉模糊的身体网开?#24187;?#20063;说不定不过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和张起灵的未来也是你自己的就算你争得一时的胜利付出的代价?#19981;?#36229;出你的想象到时候根本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你想清楚了

    二叔?#36924;?#21051;后吴邪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我和你去医院我会慢慢地想办法让吴家的人接受张起灵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我要我们在一起一

    吴二白将吴邪送到了浙一医院医生护士见到他背上的伤都吓了一跳以为是发生暴力事件了差点报警好不容易掩饰过去上药的上药消毒的消毒把吴邪折腾得死去活来一直到中午以后才被包得像个木乃?#20102;?#30340;趴在病床上挂吊瓶

    躺在舒服的豪华病?#30475;?#19978;吴邪却只剩下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也知道医生如此小题大作未免不想多赚几个钱不过此刻?#24598;?#24471;说话却隐约听到二叔在外间打电话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他在喊大哥大嫂小邪没事放心

    吴邪不由又开始难过

    片刻后吴二白走了进来对他说小邪我?#27809;?#26449;子一趟我已经给三省打?#35828;?#35805;一会儿他会来照顾你的你安心养着其他的事伤好了再说

    吴邪微点了下头谢?#27426;?#21460;你有事就走吧还有我爸妈那儿麻烦你了?#20154;?#20204;气消一些你?#27426;?#35201;告诉我我马上就回家

    吴二白沉吟着这些都是小事不过你也不是小孩子孰轻孰重你也好好想想总不能所有事都让父母让步你妈虽然是气话但未免没有道理就算你和张起灵之间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感情但他并非普通人他身上有许多的迷团他又忘了以前的事情这么多年来在地底的时间比地面上多很难融进现实社会你们要在一起?#24515;?#20197;想象的阻力权衡之下不如放弃

    我知道该怎么做吴邪不想在这事上讨论下去不然?#21482;?#24825;得双方不愉快你快走吧我想睡一会儿

    那我走了你休息吧

    吴二白走了吴邪闭着眼睛昏昏?#33080;?#22320;躺着?#27492;?#19981;着脑子里有太多的东西要思考纵然一?#34506;?#24811;却只要一想到父母与二叔的话就难免心里阵阵地痛

    两个成年人要单纯地在一起怎么就这么的难

    门口传来了沉重凌乱的脚步声他吃力地睁开眼睛就见三叔和潘子走了进来

    潘子一?#33267;?#30528;一篮子水果一?#33267;?#30528;牛奶跟在吴三省的背后两人同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吴邪不由失声喊

    大侄子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小三爷你被谁打了告诉我我替你去教?#30340;?#32676;不长眼的王?#35828;?br />
    两个大嗓门同时吼起来潘子扔了手中的东西就快步走到了床边?#32622;?#25289;过一张椅子却只让吴三省坐吴三省也不坐紧皱眉头打量着吴邪上身被绑得密密的绑带

    这这不会是

    吴邪也没力气解释只是摇摇头没什么医生大惊小怪想骗几个钱不过是几下鞭子死不了人

    潘子吃惊地张大了嘴鞭子

    吴三省却立刻明白了气得骂道他娘的他们用鞭子这群老不死的怎么还不进棺?#27169;?#36825;种私刑说出去都要坐牢的大哥大嫂就由着他们闹

    吴邪不吭声只是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了吴三省也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这回兄嫂也是动真格了想来大侄子的倔脾气又?#20384;?#23601;?#20540;?#19981;可开交

    吴三省顿时无奈地也叹了口气示意让潘子把病房门关上这才拉过椅子在床边坐下双眉紧蹙平时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已荡然无存

    大侄子这事儿是我的错我向你道个?#31119;?#26089;知道他们来问我我死咬着牙什么也不说了主要是我他奶奶的真没想到这群人会这么狠用鞭子招呼你我原以为小哥他虽然失了忆现在只有一个人好歹是个张家人他们不看僧面看佛面张家人可不好惹好歹给大伙儿留点儿面子没想到

    三叔吴邪吃力地略撑起身子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三叔公年纪这么大好歹也知道些以前的事他们怎么就这么不把小哥放在眼里我挨不挨打是小事可是他们对小哥也半分尊重都没有实在是

    吴三省摸摸口袋想掏根烟但是一想这是在病房?#32622;?#24378;地按压住了大侄子我和你说现在不同往日咱们道上混的自然知道张家有多厉害老九门那老一辈的人要是都在世小哥挥挥手谁不跟他走啊可是现在这样的社会老九门死的死散的散差不多都调包了就他娘的我这个老本行不也得明面上做个生意来遮掩这些年来解家霍家也做得少了地面上关系一大把都不好弄啊打你的那老匹夫以前是老爹的一个堂?#20540;ܣ?#20272;计老爹也没和他说过多少自从那帛书事件差一点让吴家灭族以后老爹是狠下心要?#29273;?#36825;趟混水才从老长沙搬到杭州来过安?#28909;?#23376;从小到大你?#27492;?#35753;你碰过那些事现在要再说什么吴家张家的也真是?#24187;?#21170;了

    吴邪低了头他知道三叔说得对也知道三叔虽然可以帮自己说话但总不能拿个机关枪去扫荡村子说到底今时不同往日小哥再牛逼又能怎么样何况他还失忆了张家其他人在哪儿还不知道说来说去小哥在别人眼里的确是毫无建树

    吴三省轻拍了他一下肩膀说到底都是一群老顽固反正也没几年活头了不过大侄子你也别和他们?#24179;ϡ?#21453;正你在杭州天高?#23454;?#36828;让他们打?#27426;?#20986;出气就算了难不成还真能把你怎么样?#24656;?#20110;小哥那里

    吴邪本来也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突然一下子睁开眼睛抓住吴三省的手三叔这事你千万不要告诉他千万不能讲

    然后他又转头对潘子说你也是不可以对张起灵说

    为什么你被弄成这个样子又不是与他无关小哥好歹是个牛逼人物要是他看着你受欺负都不吭声就不是小哥了潘子也听明白了他们的对话知道这是吴家的家事不过还是替吴邪抱不平

    不行就是不能和他说我这段时间就住在医院等我好了就回去三叔他问起来你就帮我和他说说那生意耽搁了我得多住?#27426;?#26102;间成不

    可唉行了行了你保住自己要紧别管其他了吴三省懊恼地点头

    三爷潘子仍然不满难不成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难保没有下次

    吴三省拍拍他大潘你是不懂我家的事这吴家人骨子里都拧得很谁也不服软要是被小哥知道了他心疼大侄子保不定要闹起来你别?#27492;?#24179;时闷得屁也不放一个真要发起狠来谁都不是他对手到时候更加没回转余地了毕竟我大哥大嫂还反对着呢这不是让大侄?#28216;?#38590;吗

    潘子也没话讲了只好低头小声地道
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