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85

正文 分节阅读_85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怕离榕?#27492;?#19968;局吗?

    “呵呵!不过,你也得应下我一事。”相如凌燕直视慕容策。仿佛自己也是一位君王。

    “相如凌燕,你怎可出尔反尔?”听闻相如凌燕有条件,离榕不悦。

    相如凌燕含笑看了?#27492;?#24917;容策只说道“你说。”

    “凤渊西林两国联合是必定的事情,你我都无法给对方羁绊。但是,代价也是需要付出的。我西林国不及凤渊只是土地的多少而已,并不意味着我西林国无力和你凤渊为?#23567;!?br />
    离榕眸生不悦。

    慕容策淡然。

    “若要我全力助你,你就别冷落殿下。”相如凌燕的要求很简单,就仅此而已。“如若你不能允诺我,联合一事殿下就做不了主。”

    “相如凌燕,我的事情岂容你插手?”对相如凌燕话语里的逼人,离榕很不高兴。所有条件都在盟约之中,他离榕不?#21152;?#25343;联合一事来让慕容策对他好。

    而相如凌燕的脸色也在此刻冷下去了,看着离榕时无比冰冷,道“权,在我手里,我不应你,你也无法应慕容策。而事,在慕容策手里,他不应我,我就无法应你。”他的话很明白了,无论他对玉清风是何般的?#19981;叮?#21487;也不可以这般对离榕。

    “相如凌燕,你走。”离榕起身说道,拿起檀盒直接扔进了湖里。

    离榕很少发怒而今日相如凌燕是将他惹怒了。

    看着发怒的离榕,相如凌燕很淡然。

    慕容策看了看相如凌燕,道“这件事朕应你。”

    而离榕却在此刻转身走了。

    看着离开的人,相如凌燕只说道“劳烦你再拟盟约。”

    夜来枕云翠苔。

    “相如凌燕,你太过分了。”离榕刚刚冲进相如凌燕的房间就开始对着欲要卸衣的人冷喝。一下午的时间都气不过这事情。

    闻声的相如凌燕转身看向来人,对他这火还有些?#24187;鰨?#36947;“我为你好你还说我过分。”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把我当作一个物品在进行交换。”

    “殿下,你现在不宜大怒。”对他的恶意相如凌燕不作怪,他本就是为他好,或许,他不在乎。

    可离榕此刻那里管得了这事。“你现在立刻收回你的条件。”

    “不可能。”相如凌燕直接拒绝。

    “那你要如何才能收回你的条件?”

    “不会收回。”

    “相如凌燕。”见他这般坚定,离榕终于平息了下去。

    相如凌燕朝着床边走去,道“你走吧!”回身时却见离榕在卸衣,顿时,有些惊慌“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想要我吗我现在就让你得到你想要的。”离榕已经解下腰封,慢慢?#39318;?#22806;衣慢慢朝他走去。他宁愿将身子给相如凌燕也不要再和慕容策逢场作戏下去。

    “把衣服穿上。”相如凌燕连忙前去阻止他,他可没想过要他拿这来交换。

    “怎么?你不敢?”离榕反而笑,笑的邪魅笑的妖。

    相如凌燕拉起他的外衣,也不看露出的肌肤,道“我要的,你不知道是什么,不要乱想。”要来一具没有心的身不如不要。

    离榕对上相如凌燕的双眼,认真的看着他。

    不见离榕在动,相如凌燕开始给他系上衣服,道“快回去吧!走夜路不安全,你武功又不好,独自出来很危险的。”

    离榕看着他,忽觉可笑,这般温柔的人为何是相如凌燕而不是慕容策呢?#21487;?#20986;手捧着他的脸,认真的说道“相如凌燕,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是慕容策而是相如凌燕呢?为什么我正眼都给你你还要如此对我?”

    被突然捧住脸的相如凌燕心里一惊,包括脸上,他现在与他是对看没有任何阻拦。听得这话只觉失落,可他就是相如凌燕,伸手从他腋下揽住他的肩膀,说道“慕容策是负你的人,而相如凌燕是你回头后的人。”

    被冷落的心此刻得到一点点温暖,离榕有些控制不住这奇异的感觉,闭上眼吻向他。

    而相如凌燕知道她现在并非是假心也欣然接受,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迎合他。

    浅吻时只是薄唇相亲,那点滴的相触对离榕是很特别的感觉不像是与慕容策那般僵涩反而有些微甜。

    当相如凌燕尝试着打开贝齿时,离榕没有阻拦便让来进来了,两只灵舌碰触时还有些羞涩微微后退再次小心的碰上。

    相如凌燕抱着他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他脑子还是清楚的,现在,对怀里人不能做逾越的事情。

    而离榕也只是搂着他的脖子亲吻。

    银?#30475;?#19997;缝落下,晕染了?#30528;郟?#21364;无人区打理。这是离榕最忘情的一?#21361;?#21487;他并不知道。

    片刻后,相如凌燕松开他,看着他腮颊上晕染的晕红,笑道“我等你跟我回国那日。”既然,能做到这地步了,那么,他们重新回到那里还是有机会的。

    也只有在此刻离榕才像个普通人那样,没有冷傲没有悲伤,只有着一点为情的人情味。就连看着相如凌燕也有了些对眼。

    皇宫某处。

    “五郎,我要飞。”玉清风站在楼台上看着下面的慕容策,丝毫不知这其中的危险。

    立在下面的随从都觉得心惊胆跳,这要是摔下来还得了啊!

    慕容策伸出双手,笑道“下来吧!”

    “我来了哟!”玉清风展开双手说道。

    “来吧!”

    “飞呀!”玉清风跃下楼台像一只断翼之鸟似的落下去。

    下面的人畏惧的不敢看,只?#24515;?#23481;策含笑立在那等着他。

    而那么短短的刹那,玉清风脑子里速速的飞过一个片?#21361;?#20320;害怕死吗?

    有王爷你作陪,死也足矣。

    慕容策跃起接住落下来的人带他在空中停留了片刻。

    落地时,玉清风看着他,似乎有些疑惑。随从这才安心下来,可余悸还在。

    正在这时,离榕也过来了。

    “清风,好玩吗?”慕容策含笑问道。

    可是玉清风似乎在想事情。

    不闻回答,慕容策很疑惑。

    “你害怕死吗?”玉清风问道。

    慕容策疑惑。

    “有王爷你作陪,死也足矣。”玉清风再度说道。

    慕容策有些惊疑,问道“谁告诉你的?”

    玉清风傻傻的指着自己的头,道“你告诉我的啊!”

    “清风,你,你记得从前的话?”慕容策惊讶的说出口。

    而刚刚靠近的离榕就停在那了。玉清风,从前?

    一群随从疑惑的看着慕容策,都不知道他在哪高兴什么,不过,也不觉得奇怪,他们两人在一起,他总会很,傻。

    离榕离开后总觉得心神不安,司马斓看出一点。

    “殿下这是怎么了?”

    “我感觉玉清风好像要记起从前的事情了。”离榕有些不安,如若玉清风记起一切,那么,下蛊一事要将公之于众。水易寒只不过将他推入水里都被扔进铁炉之中,那他这个给他下蛊的人呢?曾经还联合慕容央昊杀他的人呢?

    “记起?殿下,就算是记起了,慕容策也不可能杀了你。我们现在可是?#25509;選!?br />
    “不对。我太了解慕容策了,凡事与玉清风有关的一切他都在乎。”

    “殿下,不必着?#34180;?#20250;有办法的。”司马斓安慰道。

    “如若不想慕容策知道一切,除非”离榕紫眸忽生一道凌厉之光。

    司马斓疑惑,道“除非什么?”

    “玉清风不死,我就得死。”

    离榕话到此处,司马?#24403;?#26126;白了。想来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但是如何做如何逃过?#28404;?#30340;眼睛?

    “可看守玉清风的?#28404;?#22826;多了,不好抓他。”

    离榕沉默了片刻,说道“我自有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

    ☆、我在这里等你

    趁着天气好,慕容策带着玉清风在外面闲逛,说是出来晒晒太阳,也许他就被晒好了呢?#24656;?#23569;慕容策是这么想着的。

    玉清风依旧一路走一路玩,现在的情况比以前好点,能听懂话能分辨是非了。因此,慕容策还有点自豪。

    走着走着,途遇出来闲逛的慕容央昊。

    “五哥。?#26412;?#36807;上次寒冰洞一事,?#38405;?#23481;策慕容央昊也没那么嫌弃了,反而更?#19981;?#20182;了。这见?#25509;?#19981;由自主的失去了伪装将多年的天真流?#23545;?#22806;,只想,让他知道他还是从前的他。

    慕容策看向他,微微一笑。身边的玉清风本来是在地上捡花台边的小石头,听到慕容央昊的声音立刻抬起头看去,脸?#19979;?#20986;了笑容,像是遇到了新朋友。

    “老师未曾授课吗?怎在外闲走?”慕容策开口就是正经的话题。

    慕容央昊的笑容立刻就僵硬了,这不偷点时间出来走走吗?那个书学不学都一样,跟他?#32622;还?#31995;。

    正愁找不到推辞的慕容央昊忽见玉清风走到了面前,被他无声的出现吓得一惊。

    “跟我玩。”玉清风伸出手,将手里捡起来的石头给他。

    慕容央昊脑子飞转,笑哈哈的说道“我来找清风玩。”说着将石?#26041;?#36807;,“五哥,清风一个人玩多没意?#21450;。?#25105;陪他玩,你去忙吧!”

    见慕容央昊接了石头,玉清风很开心,对这个不及他高的人有种小弟弟的感觉。

    慕容策可不放心将他交给慕容央昊,一直都是他在?#23637;说摹?#21487;此刻,一位公公来了,他想季莲说了,季莲又上前说道“皇上,西林国丞相求见。说是盟约之事。”

    慕容策皱眉,前去将玉清风拉到身边,说道?#26263;然?#20799;再过来玩。”慕容央昊曾经做的事情他知道,即便是现在对他好可他也有点提防。

    “不要,我要跟他玩。”玉清风便挣扎便说。好不容?#23376;?#21040;一个可以一起玩的人才不要这么快离去。

    见慕容策固执,季莲说道?#26263;?#21518;殿下想玩便让他在这玩吧!瑢亲王会好生照看的。”

    见这样,慕容策也思索了片刻才答应让他留下。

    “不要乱跑,知道吗?”暗中有?#28404;?#30475;着,可不在身边会觉不放心。

    玉清风调皮的亲亲他的嘴角,笑道“我在这里等你”说完就猴急的跟慕容央昊去玩了。

    看着跟小孩子一样的人,慕容策也只能哀叹一声,转身走了。

    “这个脏不要玩。”慕容央昊伸手自制欲要去搬开石头找小虫子的人,可一看到那石头上的泥土就不想看。

    可是,玉清风不知道,直接掀开,扔到一边去,笑嘻嘻的拿着树枝戳小洞。

    “清风,不要玩了,回去了。清风,哎呀!有虫啊!不要玩了。”

    “好大哟!”

    慕容央昊是被吓跑的,因为玉清风就跟不拍死的人一样挑着蚯蚓在那?#21619;?#30475;的津津有味的。要么,就是拿去给宫女们看,吓得她们都想哭。

    玩了一会儿玉清风忽然瞧见那边树丛下有一个?#20061;跡?#31505;嘻嘻的过去。

    因为刚才一事的宫女和太监也不敢太靠近他,都在三步之遥跟着。

    玉清风刚刚要追上了,可小?#20061;己?#28982;跑进了树丛。

    “咦!”玉清风疑惑,可那种看到新玩意的好奇心勾引着他去一探究竟。弯下身子钻了进去。

    跑回来的慕容央昊一瞧人没见,着急了。

    “我小五哥呢?”对玉清风他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叫五嫂吧!可他是男的。叫清风吧!可他是自己五哥的昭告天下帝后啊!这不摆明他是名正言顺的“五嫂”吗?综合之下,还是觉得小五哥好。

    一个宫女指着那个树丛说道?#26263;?#21518;殿下钻进树林里面了。”

    慕容央昊顺着看去,恰恰看见玉清风拿着一个小?#20061;?#20174;里面出来。“小五哥。”慕容央昊欢快的跑过去。

    玉清风看了?#27492;?#30524;神明显的不对,没了那点呆滞。

    “你跑那里面去做什么?”慕容央昊打量着他的衣服,奇怪了,身上那些泥巴去哪里了。没瞧见泥?#20572;?#24917;容央昊也没多想。

    玉清风看着他没说话。

    ?#30333;?#21862;!回去啦!你手里是什么玩意啊?”

    乾封殿。
英超直播吧
今晚六开彩开奖结资料 网球拍手胶缠法 山东群英会手机投注平台 内蒙古快三49期形态走势图 二肖中特料 nba总决赛时间2019 澳洲幸运10单双 淘宝快3和值 湖北11选5技巧区产业 双色球图表走势图表百度 淘宝快3群 篮球胜分差 排列三百位振幅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最稳定的玩法 京东彩票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