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86

正文 分节阅读_86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相如凌燕黄锦合上小心放入一个稍长的锦盒之中,笑道“前日与你说的条件,你不必当真。”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条件对于离榕来说的确不妥,太显得他没价值了。不过,条件不必当真也好。

    坐在那的慕容策也不觉什么,答应与不答应都一样,即便答应了也不会去履诺。

    “朕希望你将离榕带走,至于孩子,留与不留?#27492;?#33258;己如何抉择?#20426;?br />
    相如凌燕拿起锦盒交给身边的随从浮生,轻笑道“他?#19981;?#30340;,我都?#19981;丁薄?#35828;完便扬袖而去。爱屋及乌不正是如此吗?离榕?#19981;?#30340;他都会认真去对待,想做的他会支持他,即便是为逆臣。

    与相如凌燕会面前后三次,但从这简单的说话谈吐以及处事之态来说,此人还对自己的味。而且,不会让人厌恶,温和笑下藏着冰冷阴寒,?#27492;?#22312;?#20180;?#20854;实是在进步。慕容策收回眸子,嘴角浮起一抹笑。相如凌燕待离榕真心不假,如若朕戳和他们两人,岂不是让相如凌燕得了便宜。

    南宫内。

    离榕从外面回来,下人送来了鸡汤,他没喝只是去了小桥上立着。

    司马斓过来说了些话就离去了。

    相如凌燕擒笑而来,一身披着温暖。看着立在小桥上的人只是笑了笑,道“你身体还好吗?#20426;?br />
    闻话的离榕只是微微一惊,拉回了走远的神智。

    相如凌燕走过去,立在他的身边,看着下面的倒影。

    “我给你的药方?#31245;?#22312;吃?#20426;?br />
    “吃了。你为何又来皇宫?#20426;?br />
    “我来看看你。”

    “嗯嗯。”

    离榕不是很想说话,也没站直身子,只是靠着栏杆看着下面的落影。

    ?#27492;?#27492;刻如此无精打采,相如凌燕有些担心,微微侧着身子看了?#27492;?#38382;道“你不舒服?#20426;?br />
    “没?#23567;!?#31163;榕起身站直也没?#27492;?#20415;走了。

    “离榕。”见人走,相如凌燕随即叫了一声。

    行步匆匆的离榕止步,沉了一口气,说道“相如凌燕,事情办完,你可以回去了。”

    前刻还在幻想着好好谈话的相如凌燕此刻被这逐客令泼了一身凉水,打破了空幻。他,本可不来皇宫取盟约,只因探望他才亲自来。自己绕来绕去他却如此冷漠,那,那日为?#20301;?#35201;那样做?莫非,只为让他放弃那个条件?

    “我所做的一切,既为慕容策也为西?#27490;?#20320;不要有任何的误会。快回去吧!国内不可无你。”

    “小古。”离榕再次迈步之时,相如凌燕像是被打乱的棋子似的转身看去,轻轻叫出了这个名字。

    可,离榕回身时,朝着相如凌燕走去。

    “啪!”宁静的花园中忽然响起一生很翠的巴掌声。

    相如凌燕微惊,回头看着面前的人。

    “相如凌燕,十八年前救你?#24187;?#26159;我作茧自缚。别忘了,是你亲手将我?#28216;?#32622;上推下来的,你还有脸面这样叫我?这一巴掌是你欠我的。而其他的你已经还了。哼!”这一次,离榕真正的离去了,再不回头。

    远处的司马?#24403;?#37027;一巴掌吓得不轻,问了问身边的浮生“丞相为何叫殿下小古?#20426;?br />
    “这个称呼只有在三更时,丞相才会唤起。这是第一次当?#35834;?#19979;的面叫他。”

    慕容策回凤承殿时,直接去了寝房之?#23567;?br />
    ?#23665;?#21435;后并没看见人,以为他在和自己捉迷藏就在四处找,可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心里有些着急。

    “槿浓,槿浓”慕容策急匆匆的出去。

    在外候着的槿浓匆匆跑来,“怎么了?皇上。”

    “人呢?#20426;?br />
    “皇后不是随皇上出去了吗?#20426;?br />
    “糟了!”慕容策慌张,刚才慕容央昊和他在?#40644;稹?br />
    槿浓疑惑。

    “来人”慕容策喝道。

    声落时,暗处一位暗卫出来落在他面前。还没开口,慕容策就开口了“立刻找到瑢亲王。”

    “是。”

    立在旁侧的槿浓微微发觉?#24187;睢?br />
    慕容策速速通知下去,几乎是将所有暗?#34013;?#21483;了出来去找人。

    心慌的慕容策在皇宫里四处寻找,一个心闹腾的跟海浪一般。才分开不久,为何就不见了呢?那个慕容央昊到底做了什么?

    直到黄昏时,一个青衣和白鸟才将浑身是血的慕容央昊被到扶回来。在那干着急的慕容策愣是说不出话来。

    “皇上,瑢亲王出事了。”白鸟道。

    “他这是出了何事?#20426;?#24917;容策走进看了看沾血的脸庞。

    “属下发现瑢亲王之时,他已经成这样了,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20426;?br />
    “快找齐御医来。”慕容策慌张的将慕容央昊抚过,伸指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但是,他为何受伤?

    白鸟去了。

    青衣在旁边看着,说道“属下在发现瑢亲王的时候,他身边发现了一个小?#20061;肌!?#35828;着,从腰带间取下那个小?#20061;肌?br />
    慕容策看去时,一眼便认出来了。这是,放在西厢院里楼台的小木人。清风,他,他?#20426;?#21487;打探到了清风的下落?#20426;?br />
    “属下还未打探到,还望皇上等候。”

    ?#26263;?#20505;?朕带你们何曾亏待过?可你们连个人都看不好。”如若不是怀里还扶着慕容央昊,慕容策定是大打出手。上次落水,他多?#25165;?#20102;几个暗?#26639;?#30528;他,现在又去了何处?他们看不到他吗?

    青衣吓得跪地说道“皇上恕罪,属下这就去找。”

    “找不到你们就别活了。”慕容策挥袖说道。

    “是。”

    齐风和朱琪匆匆来,是不敢多问多说,直接给慕容央昊处理头上和身上的划伤。

    慕容策在旁边不安的走着,现在,他或许知道发生了何事?

    “皇上,未?#26263;交?#21518;下落。”

    “回禀皇上,属下无能,未?#26263;交?#21518;。”

    “皇上,未?#26263;交?#21518;。”

    短短几个时辰,慕容策的世界再次被黑暗笼罩,就像那场大火之后世界在倾塌。明明抓在手里的人为何不见了?明明说好在那?#20154;?#20026;何离开了?那调皮的笑容沉浮在脑海,?#19988;?#30340;亲?#26725;?#26059;在眼帘之?#23567;?br />
    “皇上,瑢亲王他”

    “给朕?#28982;?#20182;。你们去找,去找啊!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皇上,一处发现了宫女和太监的尸体。”

    消息不断的来报,希望还在深渊的边?#31561;?#28903;,?#27426;?#19982;他有关的一切都在濒临无关。

    作者有话要说:  今明两天两更,明?#26003;?#20108;书收尾,?#24613;?#31532;三书了。表示第三书还没开始写

    ☆、两败涂地

    慕容策急躁,坐卧不安,行步也?#23547;玻?#20986;去却怕错过他们的消息,不出去?#20174;?#24597;他们不知道如何寻他?

    天色晚了,没?#35828;?#28779;,没了他在身边,他会害怕吗?

    慕容策眼含迷雾仰望无星无月的天空,俊美脸庞此刻被痛苦修饰,平日轻握的手指此刻却紧紧握着好似握着那人。清风,你在何处?你在何处?

    这个黑夜没有灯,就像慕容策没了玉清风的陪伴。

    这展小轩没有清风,就像慕容策没有玉清风的轻抚。

    那杯小酒没有温度,就像慕容策没有玉清风的?#24403;А?br />
    那院故事没有收笔,就像慕容策的余生没有玉清风来落幕。

    此刻,慕容策只是一个人,?#25484;?#36890;通的人,在那看着远方想着爱人。他的心会痛,他的泪会盈亏淌下,他的步子会乱。曾经夜凌郗说他的眼泪只为他流只因他?#19981;?#20182;,到了如此,慕容策才明白这?#19981;?#31350;竟有多深。

    悲伤不是解决问题的法子。

    慕容策转身时又是一个帝王,一个没有颜色的帝王。

    “朱琪,你过来?#20426;?br />
    立在那边的朱琪立刻过去。

    “你尽快扮作阿昊的模样回洛阳宫。”慕容央昊与玉清风在?#40644;穡?#20504;若此人要刺杀玉清风必定会伤害到慕容央昊,那么,慕容央昊一定知道凶手是何人?如若凶手发觉慕容央昊并没有死,定会杀人灭口。

    朱琪一诧,随即反应了过来。

    慕容策再?#25991;?#36215;染血的小木人,伸手将沾上的泥土拂去。待放下时,迈着坚定的步子走了。清风,我会找到你的,等我。

    黑夜之中,扮演慕容央昊的朱琪捂着胸口蹒跚行在路上,双目无神。

    而暗处的确有人出来了,一路尾随到洛阳宫,可就在朱琪要出现在洛阳宫大门前的灯火之下时,一把利刃朝他刺去。可他丝毫没注意到。

    “琪儿。”但是,齐风叫出了声。

    朱琪惊?#21462;?br />
    那人却没受到半点影响,依旧?#20889;?#30528;。

    慕容策见状,一最快的速度移到朱琪身边将她?#38752;?#19968;剑朝着这人刺去。

    欢羽见?#20174;?#20123;惊慌,却更加卖力。

    “是你,离榕的手下。”看见这人真?#24471;?#30446;时,慕容策惊?#21462;?#26159;离榕?离榕。

    “既然知道了,那我也不必在瞒着。”

    “你把人呢?人呢?#20426;?#24917;容策不管纷争,只要知道这个消息,只要知道这个消息。他在?#27169;?br />
    “哈哈哈!慕容策,你真是?#25285;?#29577;清风被殿下下蛊将你忘记,你还封他为王。现在,知道狐王的厉害了吗?狐狸,最为狡猾。你的玉清风早早死在了深渊之下。”到了现在欢羽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他不想再看到相如凌燕?#21069;?#21463;冷与离榕。明明慕容策才是最不解情的人,为何固执?

    那一刻,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这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前刻风衣加身,现在却离世人间。

    而这?#38405;?#23481;策更是惊天的消息,不愿接受的现实。他的清风,怎么可能不见了呢?怎么可能死了呢?不,他在,他还在。

    持剑的慕容策一时难接受这事实,挥剑让剑光横扫四处,割去灯笼,斩断树梢,激起落地败叶。

    “啊!清风。”耳?#21523;?#26059;故人笑声,他昨夜还在枕边和他打勾说带他去外面玩,那天真的笑容,无邪的明眸。那是一个人啊!

    欢羽嘲讽的立在那看着发疯似的慕容策。

    齐风扶?#35834;?#22312;地上的朱琪不忍听那声音。

    那一声划破苍囧,喑哑了琴瑟。

    玉冠碎了,衣衫破了,青丝凌乱了,俊美之貌被泪水洗透了。

    ?#20384;?#30340;离榕看着已经失去帝王光辉的慕容策,就知事情暴?#35835;恕?#29616;在,退步,退步,无路可?#24661;?br />
    司马斓抓着离榕说道“殿下,走吧!”

    “离榕,还我清风。”看见离榕的刹那,慕容策便提剑而去。是这人,是他害死了他的清风。这个恶人。

    欢羽和司马斓同时一惊。

    倒是司马斓跑出来与慕容策对打。

    “慕容策,这都是你逼我的。”剑行来那刻才知自己的份量在何处?离榕的心几乎成了灰。他们厮打,他吼道。这一切都是慕容策在逼他。

    欢羽跑到离榕身边,道“殿下,走吧!慕容策不会放过你的。”

    “休想跑。”欢羽话刚?#31456;?#19979;,慕容策便踢开了司马斓向离榕飞去黄绫。

    “快跑啊!”

    “殿下。”欢羽来不及反应,离榕就被慕容策拉过去了。

    “离榕,你这恶魔。”慕容策双眸之中只有无尽的恨,冰冷的可?#36234;?#19968;个人?#36784;?#37027;抓着离榕咽喉的?#27490;?#39612;分明此刻好生狰狞。

    离榕直直看着面前完全是另一个?#35828;?#24917;容策,没有畏惧有的是慌乱。原本以为可以保全自己,没想到,片刻将所有毁灭。他一直以来的忍受换来的是无情和冷落。

    “玉清风,死,了”离榕抓着他的手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既然慕容策如此痛苦那他就让他再痛苦一点。

    无疑的,离榕的话刺激着慕容策,丢了长剑,双手抓着他的脖子,像是要把他宁断一样,“还我清风,还我清风,你这个恶魔,还我清风。”

    “殿下。”司马斓武力不及,撑起身子?#27425;?#27861;前去

    欢羽提剑刺去。

    朱琪见状,连忙过去,用黄绫和他打。

    “呵呵呵!恶魔,慕,容策,这,都是你,作茧、自缚,啊!”离榕还?#21069;?#34880;淋淋的吐着字,他越是残忍,慕容策的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