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87

正文 分节阅读_87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力度就更大,大的他无法喘息。肚子也在片刻绞痛着,温温的液体流淌在胯间,那,那“孩子,”想到这的离榕连忙挣扎着。

    可是眼里已经没有其他的慕容策却不愿意松手,掐着他的脖子,狠狠的掐着。散在风中的青丝像是孤魂一般,带着伤痛。

    离榕的挣扎,司马斓的无助,齐风朱琪的抵挡,慕容策的蔑视。

    这里,血淋漓。

    而此刻,一个人出现在慕容策身后,一掌直直的拍向他。

    “噗!”他的血吐了离榕满脸,?#31454;?#20102;他的?#30528;邸?br />
    手松了,可他不堪一击的跪了下去,撑地而泣。

    离榕的嘴里入了慕容策的血,尽数含在嘴角,身下又是一片血泊。

    “离榕。”相如凌燕慌张的接住要倒离榕。

    得到呼吸的离榕伸手捂着肚子,欲要倒下去,“凤麟,孩子。”

    “我们不要。”相如凌燕温和的眸子只有怜悯,终究是来晚了一步。紧紧抱着他颤抖的身子安慰他。

    两败涂地。

    侍卫渐渐赶了过来。

    “孩子,”离榕痛苦难言,慕容策的狠毒,孩子的离世,死死的折磨着他。他只想慕容策好好做一个帝王,好好打理朝事而已,想和他好好相处下去而已,为何?如此简单的事情做不到?现在,孩子也没了。

    “没事,没事。”相如凌燕不敢?#27492;?#20182;知道自己的话太假太假,所以选择逃避。

    跪在那的慕容策也好不到去。眼里的血色皆为他,一身伤痕?#35328;?#31435;起为他再战一次。

    “慕容策,丧子之痛,负我之恨,杀我之仇,我离榕倾国?#21482;埂!?#31163;榕附在相如凌燕怀里将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他今日失去的都要?#21482;?#26469;。

    相如凌燕将他紧紧抱着,看着地上的人,说道“你我两国还是成?#35828;小?#36208;。”说完,四人消失。

    朱琪过去看着慕容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玉清风被带到深涯之上时,脑子稍微清醒一点,可看到离榕时,似乎一切都想起来了。

    “离榕,是你。”

    离榕走上前,将他拉起却往涯边走去,道“是我,可那又怎样?你想告诉慕容策,做梦去吧!”

    看着深涯玉清风就害怕,他跌下深涯两次,没一次死掉那多亏他在。可现在。

    司马斓和欢羽看着。

    “知道是何人让我这么做的吗?”离榕将他推到边上,冷漠的问道。

    玉清风看着他,不敢动,前是离榕,左右是司马斓和欢羽,他无路可逃。

    “是慕容策。”

    “不可能。”玉清风不相信这是真的。慕容策为?#25105;?#26432;他?他那么疼自己为?#20301;?#35201;杀他?可,玉清风想起了那场火,那场大火。

    “没有什么不可能。慕容策为了?#24895;?#33831;玉暮寒联合我西林国,答应撤去你帝后封号并杀了你,这条件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玉清风,你可怜到可悲。”

    “呵呵!慕容策杀我?为何不自己来?”想清楚的玉清风忽然变得淡定,那场大火不正是因为他吗?因为他负了自己。都是那些恨!现在,他果真再次选择了江山抛弃了他,再次的抛弃。玉清风不觉得惊讶不觉得不可能,因为,慕容策是他一世的恨。

    “你觉得杀你还需要他亲自动手吗?这深涯是他选择了断你的地方。你放心,看在你们曾经相爱的份上我会给你立碑与此。”听那话便知他是相信了自己的话,这就好办了。

    玉清风脸色沉了许多。你亲自选的地方?竟是这般荒芜!

    离榕拿起他的手附上自己的腹部,让他感受一下,再离开道几步远“这是我和他的孩子,?#26032;?#21326;,他也说?#35828;?#27931;华出世便封为太子。相信,你并不知道我怀孕一事吧!”

    附上那一刻玉清风想着挣开,可听到这消息感觉自己一直都被骗着。眼里和心里仇恨再生。

    “在你自焚前我就怀孕了,而慕容策没有告诉你。玉清风,现在,你只有死。”

    “不会的,他不会骗我的,不会的,你骗我。”玉清风摇头说着,失控的朝着离榕跑去。

    可这事徒劳,欢羽不留情的将他拦下直接推向了悬崖。

    司马斓哀叹,离榕眼色更冷。

    身子落空的玉清风死死抓着炫雾缓解心上的痛,双眼朦胧看着涯边那人,终是翻身不再去?#27492;?br />
    慕容策,枉我多情,你就如此恨我,将我往死路上赶。那这些日子里的好都是逢场作戏吗?

    泪水冲刷的过往渐渐清晰突显在脑海中,那一场黄昏下的婚礼真是美得无以言表。

    那时是在蓬山的时候,一切都发生在蓬山,那个流水人?#25671;?#28810;烟出屋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黄泉

    那日玉清风在屋里雕刻木人,细心的看着那块成型的模样。

    一直到快黄昏时才放下手里的活去书?#31354;?#24917;容策,?#23665;?#21435;后却没发现他人在。疑惑的在里面走了一圈,最后去了寝房,可里面依旧没人。但那?#26597;?#19978;放着一叠殷红的东西,玉清风好奇的走过去,看了看。拿起上面的信:穿上这身衣裳到后山。不见不散。

    玉清风拿起衣裳看了看,除了红色还是红色,这金色风凤凰看着还真是栩栩如生,合欢花刺得很好很精致。

    过去换上才出门去。

    慕容策也是一身红?#28895;?#22312;百年合欢树下看着天边的斜阳,嘴角的笑意一直都未散去。

    微风习习,小草随风摇动,带着?#35828;?#30340;荒芜。

    玉清风来时看见地上那人,笑道“五郎,你在这里做什么?”

    闻声的慕容策?#21543;?#30475;去。那人一身红裳看起来惊艳不堪,这个天下或许只有他人会将红衣穿的如此惊艳。

    “你猜猜看,我要做什么?”慕容策起身问道。

    玉清风疑惑的挨着他坐下,看?#19997;此?#36523;上的衣裳,和自己的差不多,却比自己的多了分男气。

    “你不会是要嫁给我吧?”

    “你娶得起吗?”慕容策?#27425;?#36947;。

    玉清风理理身上的衣裳,看着天边的斜阳,道“娶不起,嫁给你也一样啊!”

    慕容策微微一笑,从旁边草丛里取出凤冠和盖头,将人转过来。把凤冠为他戴上,看?#19997;此?#30340;模样,这才将盖头为他盖上。

    被挡去了视线,玉清风伸手去抓。“你干嘛啊?再不拿开,我自己拿了。”

    “别急。”慕容策按住他的手,笑道。

    “我什么也看不见。”

    “盖头自是要揭的。”

    “你不会是要娶我吧?”玉清风再次问了一次,这事情发生了还是有些不相信。再则,他们同为男子什么娶嫁都不在乎。

    “还真是被你猜对了。”

    玉清风瘪嘴“为什么不是我娶你?再则,你的聘礼呢?”

    “呵呵!你娶得起我吗?你这聘礼嘛!便是我这心了。”以心为聘去这?#24187;?#20154;如他家,从此便是他家人,他家鬼。

    “算了,我收下了。娶不起你这尊佛,嫁给你也是一样的。”玉清风终是放手与怀间,那红盖头之下的脸庞浮出的笑容是那么真实。压抑不?#35828;男?#31119;冲击着他。

    慕容策将他扶起,掺到合欢树下,看着那些绽放的合欢花。

    “玉清风,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都穿上嫁妆了还能说不吗?”

    两人同时跪地。

    玉清风举起左手,道“我玉清风愿与慕容策结为百年连理,无论贫苦卑贱、生老残疾都随他朝暮左右。苍天为证,黄土为鉴,如若有违誓言定暴尸荒野,永世不得为人。

    ”

    那?#38382;?#35328;久久在山上飘散带着慕容策那一段。

    “我慕容策愿与玉清风结为百年连理,护其五世安然无恙。祸福同当,生死同路。苍天为证,黄土为鉴,如若有违誓言定死无葬身之地。”

    言落后,两人三拜。

    那一杯合?#27602;?#39278;下时很辣很辣,辣的像是要让他铭记曾经说过的话。

    可现?#30340;兀?#29616;实却是如?#35828;?#25240;磨人。

    玉清风垂眸像一只折翼的蝴蝶扑向那无量的深渊,从此步上万劫不复之路。慕容策,别让我活着,这次,我再也无法原谅你。

    大雨淋唰着那里,雨中的人跪在那不曾起身,双目已经失去了颜色,没了曾经的风华。

    雨水洗去血色斑驳,洗不去入骨相思之苦。

    许久后,慕容熬撑着伞来了,立在他身边为他挡着雨,也撤去了随从。

    “羽笙。”

    “我无力再担负天下,父皇,你另寻他人吧!”到了现在,还守着天下作何?他的家他不能再回去,守着家又作?#25991;兀?br />
    慕容熬没有惊奇,现在,他该懂?#35828;?#20182;对玉清风的情了。可,事已至此,该如何收场?非的逆转也是徒劳。“休息几日。”退位之事他不能让。

    慕容策没再续话只是看着雨水里的人。清风,等等我,黄泉路上,等我一程,如若转身不见我,也要等我。奈何桥上,莫饮情酒,待我随你携手彼?#32922;?#27867;长河。

    慕容策穿着一身红衣在荒芜的地方游历,身边走过很多人,那些人嘴里念道着凡尘俗世,那路边有位老人在为人解风?#23613;?br />
    慕容策好奇的过去,老人看?#19997;此?#38382;道“可有夙愿未了?”

    ?#30334;?#24895;?我”慕容策变得犹豫似乎记不起是何夙愿为了,“我想知道我要找的他在何处?”

    老人轻笑,道“?#19968;?#28954;尽相思罪,伶仃九泉奈?#20301;亍?#20116;世劫难子不归,镜里身后永相随。”

    听完的慕容策回身看去,可看到的却是艳红的彼岸花,怎?#24515;?#20154;模样?

    “人,只有在在镜子里?#25293;?#30475;见自己的身后。”老人闭眼淡笑。“打指许诺红妆谁?#31354;?#19979;风流江山对。意迟迟兮人憔悴,唯余有情独不悔。”

    慕容策在老?#35828;?#21477;子下走远,他要去找那个人,那个许诺红妆的人。他也许就在那?#20154;?br />
    孤灵多少擦肩而过,许多人已经走过奈何桥,步上了?#21482;?#36947;。而他就立在那候着。

    “你在等我吗?”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冷清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里。

    慕容策回头看去,虽然不认识可心能感觉到此人正是要寻之人。“你愿意陪我吗?永世不?#21482;亍!?br />
    玉清风笑道“我愿意陪你,永世为魂。”

    孟婆抬头看了看携手走远的两人,无奈的笑了笑,再次低头给路过的人送汤“忘了前尘纷扰名利知己,去活另一个你吧!”

    穿入彼岸花之中,那两道红影渐渐融入其中,他们朝着长河的河畔走去,拉长的身子死死的交缠在一起。

    行到一颗千丝红树下,玉清风抬起头看着它,道“你愿将你的情丝赠我吗?”

    “好。”

    玉清风拉下一支芊芊树枝,对着它说“千丝红,千丝红,请你将我们的红线缠绵百世。”

    千丝红枝条一卷似是记下来了,待玉清风松开手便化作了飞絮飞走了。

    慕容策看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玉清风,你呢?”

    “我,我?#24515;?#23481;策。”

    两人含笑对望,牵着的?#32622;?#26377;一点放松。

    “玉清风,我把情丝赠你,你可愿将你的名姓永世刻在我的碑上?”

    “我愿意和你同棺同墓,就算?#26003;?#27585;灭也要把我的名姓刻在你碑上。”

    《同墓》

    ?#21512;?#20960;度,才回顾,已无回天乏术

    种下情蛊,?#32478;拦?#36127;,凭栏怎朝暮

    作茧?#24895;浚?#39278;下江山毒,妄自思慕

    新史开幕,几叹鹧鸪,盛世苍生谁自数

    棋间蝶?#23736;?#27493;,难挽狂念入骨,旁者眼观胜输

    金凤殊途,谎言扑朔成书

    故事收尾我自诉,悲欢历历在目

    ?#21482;?#21315;百度,情酒下腹,往事城府

    彼岸花开无字书,?#21520;洳心?#20316;?#20107;?br />
    刻下永世愿同墓,名姓左右在冢木

    世俗不容此情物,为魂为魄不陌路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书完了,?#24613;?#31532;三书了

    ☆、鬼灵之术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