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88

正文 分节阅读_88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太上皇,出事了。”黑暗刚刚被光明拉开时,皇宫上空飘着一个尖锐的男声,然后是匆急的步子在宫里穿梭。

    已经起身的慕容熬被吓的落了手中的杯子,看向进来的季莲。

    “太上皇”季莲一跑进来就噗?#35828;?#36330;在了慕容熬的面前,满脸横泪,双眼已红。

    “出了何事?如此惊慌。”对随从慕容熬一向不喜大吵大闹,季莲在一大早就哭更是让他觉得心烦。

    “皇上随皇后去了。”季莲哇的一声哭了。

    “你胡说什么?”慕容熬气愤的上前,一巴掌打去。昨晚还好好的人今早怎么没了?分明就是胡说。

    被打得季莲?#36824;?#30528;哭,说道“皇上,奴才,刚才去叫皇上,可,可皇上迟迟不作答,也?#30343;?#20040;?#20174;Α?#22900;才试探了一下鼻息,可,可是,根本就没有鼻息。”

    慕容熬被这几句惊得差点倒下去,眸里生出了许多痛苦。羽笙,你这是为何?玉清风只是一个人而已啊?慕容熬?#39318;約何?#24917;容策,为何?为?#25105;?#36319;着去?

    “不,羽笙怎么可能如此不负责?”慕容熬不相信,不相信这是事实,撩起衣摆奔跑了出去。

    那一路?#20102;?#27882;,一路的心声久久荡漾,?#36335;?#27744;中涟漪,不浅不深恰好触伤心。

    揽儿,你若在天有灵,一定要保护羽笙,他不能死。揽儿,求你了。羽笙,等等父皇,等等,再等等,羽笙。

    曾经的过往何人还记得?花园中晨读的孩子总是一身紫裳立在那,会舞剑会吟诗会画画,?#19981;?#25361;灯处理国事。

    “父皇,黄袍并非是儿臣烧的,请您相信儿臣。”那年他才五岁,那么小,本该无忧无虑的生活,围在娘亲身边,可是,那一场火毁了他。

    “不是你烧的?那是何人?当时,房中只?#24515;?#19968;人。如若不是奴才看见,你是不是也想将朕烧死?”当年如若选择相信,他是否不会记恨他的亲生母亲?也不会步入皇室纷争之?#23567;?#22857;着书看那细读,舞着剑在那玩耍。

    “父皇,火是?#27597;?#28857;的,不是儿臣。”小慕容策跪在那徒劳的解释,可换来的不是慕容熬的信任。

    慕容熬愤怒的将御台所有折子扔到他弱小的身体上,喝道“你还学会推?#23545;?#20219;了?是你做的还冤枉他人。你,来人,把他拖下去打十丈。”

    “父皇,儿臣没?#23567;!?#34987;扔了一身折子的慕容策依旧说着那两字“没?#23567;保?#21487;没人相信。

    回首曾经,信任与不信任,偏爱与不偏爱。慕容熬自责的跑着。

    凤承殿内。

    齐风已经跪在床边了,御医在外面跪了一地,太监宫女都跪着,没人开口。

    双眸紧闭的慕容策静静的躺在那好似曾经躺在那睡着的人,那泛白的嘴唇映着一点点血色好似彼岸花的露珠,抿着的呼吸就像是曾经而现在不会说的情话,捷羽安静的合在一起没有一点动静,紫砂还在可不再是曾经的模样。

    风华已经是过去,就像翻过页的故事成了过去。

    “羽笙。”终于跑到这里的慕容熬还没进门就开?#24049;?#21483;,一直?#26263;?#24202;边,看着没有动静的人。什么是世界的黑暗与无助,或许,此刻他能很清楚的明白。爱的女人去了,爱的儿子去了,不爱的女人也去了。

    齐风抬头看了看慕容熬,终是垂下了眼眸。

    慕容熬轻身坐在床边,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羽笙,情爱究竟为何物?竟让你如此不顾一切的步上黄泉。这就是你想要的圆满吗?可是,这样的圆满代价太大了,孩子。”

    如此冰冷的脸庞是不是和他在一起的?#38706;齲?#22914;此安静却带着悲?#35828;?#32477;望是和他在一起的表情吗?慕容熬轻?#32622;?#30528;?#28216;?#20180;细看过的轮廓,含着的泪水也不知该不该流下。

    一切都是过去了吗?

    慕容熬倾身上前捧着他的脸庞慢慢靠近。这样的代价太大了,真的太大了。吻落在慕容策的额头,想弥补过去的亏欠。

    慕容央昊带着伤跑进来,看着慕容熬抱着慕容策的身体在那哭,?#30343;?#27809;站稳,竟要柱子来支撑。“五哥,五哥。”

    抱着哭了片刻的慕容?#31454;?#28982;起身看着地上的御?#21073;?#21564;道“他没死,你们给我治,快点。”

    跪在地上的御医不敢抬头。

    齐风抬头说道“请太上皇节哀。”

    “节哀?呵呵!你们只知道节哀,可曾想过努力?呵呵!”慕容熬?#30343;奔?#20687;是疯了似的在那笑,带着?#20384;帷?#20154;亡都说节哀,节哀,那何人努力的去挽救?挽?#28982;?#26410;亡命的人呢?

    “何罪?何错?既是罪过又何必分对错?既是罪过又何必如此捉弄?老天,你瞎眼了吗?还有没有天理?”慕容熬颠簸的步子在床边走着,撕裂的声音在那呐喊着,仰着?#20998;?#36131;老天的不公平。

    正当此刻,那晚的鬼师匆匆从外面跑进来了,什?#21254;?#27809;说的便走到慕容熬面前。

    “太上皇,属下刚才替皇上算了一签,皇上还有救。”

    一语?#21483;?#25152;有人。

    “你说什么?有救?当真?”慕容熬不信的看着眼前蓝色头发的男子。

    “有救。”鬼师鬼花爷坚定的说道。说完便朝着慕容策走去。

    齐风和慕容央昊都同时一惊,连忙赶过去。

    “父皇,五哥不会死的。”

    “花爷,羽笙当真有救吗?”慕容熬仍旧不信的跟上前去,还来不?#23433;?#27882;。

    鬼花爷没说话,而是伸手试探了一下慕容策的鼻息,很认真的试探。“还有点鼻息,还来得?#21834;!?br />
    “羽笙他还没死?”慕容熬大惊。

    齐风破啼而笑,道“没死,没死。”

    满屋子的人都缓了一口气。

    “五哥不会出事的。”慕容央昊随便的抹去眼泪,喑哑的说道。

    鬼花爷回身看着慕容熬,道“若是普通的医术怕是难以?#28982;?#20129;念太大的皇上,还请太上皇?#24066;?#23646;下用鬼灵之术。”

    还未从这惊喜之中醒过来的慕容熬问道“你要如何救?”

    “想借他人寿命换皇上醒来。”鬼花爷说道。那蓝色眸子阴暗的可怕。

    “用我的。”鬼花爷话一落,慕容央昊就主动请缨了。只要能?#20154;?#23601;算立刻死也?#25954;狻?br />
    齐风还是有些不信,毕竟这些鬼灵之术需要擅用之人,如若不对便会直接让人死。

    鬼花爷看向慕容央昊,道“瑢亲王从小便被皇上疼爱,?#20013;?#31995;皇上,是最佳人选。”

    慕容熬没太注意鬼花爷话里的意思,只知道慕容央昊能救躺在那的人。回神说道“立刻救人,不惜一?#20889;?#20215;。”

    “是。”

    雪域山庄内。

    十里刚刚走进恭苏的房间便见恭苏脸色极为的不佳,难免有些担?#24688;?br />
    “师兄,你怎么了?脸色这么?#22253;祝俊?br />
    恭苏捂着心口,看了看十里,说道“从昨晚开始,心一直不安。今日三更心口作痛,到现在,都很难受。”

    “那,快去找三师叔看看。”

    恭苏点点头。

    等到了外面,心口是越来越痛,痛的他有些受不了。

    “师兄,很痛吗?我去把三师叔叫来吧!”?#27492;?#36825;样子实在是担心,十里很?#27973;睢?br />
    恭苏点头,十里看了?#27492;?#25165;离开,可走了三步便听闻身后有声音。回身时,只见地上一滩血。

    “师兄,师兄。”

    含着血的恭苏看着地上自己的血,?#26263;饋?#24072;兄,师兄,是师兄。”

    跑到恭苏身边的势力扶着他,问道“师兄,你这是怎么了?好端?#35828;?#20026;何吐血啊?”

    “师兄,师兄一定出事了,我要去找他,我要回去。”只要慕容策出事他才会有这些不安,为何早早没发现呢?现在,竟然痛苦到如?#35828;?#27493;才知道。恭苏推开十里忍着痛苦朝着外面跑去。师兄,师兄,你答应我,你会好好的,师兄。

    “师兄”看着奔跑的恭苏,十里大喊,可换不回离开的人。

    凤承殿内。

    鬼花爷让慕容熬在慕容策身后扶着他,将慕容央?#35805;?#32622;在慕容策对面。

    慕容央昊认真的看着慕容策,脸上浮着笑意。五哥,这次,我终于能帮到你了。折损寿命又如?#25991;兀刻?#33509;能看到你醒来,都值了。

    鬼花爷端来一个黑色透明的碗,盘中有一把小刀。

    “瑢亲王,属下需要你的血。”

    慕容央昊拿起盘中的小刀,划破左手中指,将血滴入碗中,十滴之后方才停手。

    鬼花爷看了看碗中飘着黑烟的血,然后,将盘?#35828;?#24917;容熬身边,道“太上皇,划破皇上左手中指滴入十滴血。”

    慕容熬照做。

    鬼花爷取血后,便放在身后的焚香台上。拿起画着红符的火色长剑,走到焚香台后。看着床上。“瑢亲王,途中无论如何都不得睁开眼,也不能有放弃的念头。如若出了半点差错,你和皇上都将灰?#35059;?#28781;。”

    “我会救五哥的。”慕容央昊坚定的说道。

    “太上皇,我开始了。瑢亲王,握住皇上的双手。”鬼花爷面色忽然一变,手中长剑浸入那碗血之?#23567;?br />
    慕容央昊握紧慕容策的双手,含笑闭上双眼。

    守在外面的齐风等人焦急的等着,忽然屋内一阵阴暗的风袭来,那暗黑之气更是?#30772;?#30528;他?#20146;?#36828;。

    “齐风,这样能?#26032;穡俊?#25206;阙问道。

    “鬼灵之术比起我那医术好多了。”

    ?#26263;?#24895;能成功、”天行看着游转在房屋上下的黑雾说道。

    且看屋内。

    此刻能看见的便是散着蓝色之光的鬼花爷,舞着长剑,蓝眼旁生出了许多蓝色纹路,薄唇念着咒语。

    五哥。暗黑的屋子里飘荡着呼喊声,却只有鬼花爷能听见。

    慕容央昊的脑海是彼岸花畔。他穿过很多地?#21073;?#25165;在这里停下,一眼便看见了游走在河畔边的慕容策。

    五哥,五哥。慕容央昊惊喜的叫道,轻身跑过去。

    可慕容策像是什?#21254;?#27809;听到似的在那走,表情呆?#20572;?#30446;光无神。

    五哥,快跟我回去。慕容央昊拉住要走的人。

    你是何人?

    我是阿昊啊!五哥,跟我走。

    不,不,我要?#20154;?#20182;说过,要永世与我在一起的。

    五哥,就算是永世,你也要找到他啊!跟我走好吗?他尚在人间。无论慕容策如何挣扎,慕容央昊就是不愿松开。

    不,你们骗我,你们都骗我。

    五哥,走啊!

    鬼花爷垂眸,用剑划破自己的手指。鲜血直接落入碗中,刹那间,碗里生出一道红色光芒笼罩着整个屋子。

    而慕容央昊的神色开?#24613;?#24471;痛苦,像是遭遇了什么严酷的鞭?#20303;?#30524;角流?#39318;?#27882;水,嘴角却流着鲜血,可这痛苦让他更?#28216;?#32039;了手中的人。五哥,无论多么痛苦我都咽下,你要活着。父?#24066;?#35201;你,天下需要你,恭苏和我都需要你,死去的清风也想你活着。你的活是为了很多人,知道吗?

    鬼花爷抬眸时,眼里凌厉的光袭去垂眸的慕容策,长剑离?#20013;?#32622;于空。

    “归、”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终于来了

    ☆、毒酒

    鬼花爷的声音落下,屋内黑暗刹那间消失,只留下那还在飘散的帘子。

    “噗!”

    随之而来的却是慕容央昊和慕容策同时吐血之声。

    “羽笙。”一直在慕容策身后扶着他的慕容熬闻声一下子急了,也顾不得吐血?#21254;讕山?#25569;着慕容策手的慕容央昊。

    “羽笙,你醒醒啊!”这人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慕容熬一下子无神了,抱着他在那?#21834;?br />
    “五哥。”慕容央昊轻声叫道。

    鬼花爷收起长剑,垂下眼眸将眼里的厉气收尽。抬眸时才极速移到床边去,看了看还未醒的慕容策,道“不要出声。现在,只要用血?#21483;?#20415;可。”

    “花爷,你这法子究竟行不行?”慕容熬急了。

    “能行的。太上皇,现在请你出去,属下要给皇上与瑢亲王做最后的施法。”鬼花爷扶住慕容策的身体说道。

    慕容熬看了看慕容策犹豫了片刻才下?#24598;?#21435;。

    鬼花爷让慕容央昊松手,然后将他
英超直播吧
时时彩开奖软件 吉林十一选五助手免费 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300 022期平特一肖 福彩中奖率 中国排球网 北京幸运28是不是假的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棒球比赛 pk10和值稳赚法 陕西快乐十分任三玩法 广东体育彩票走势图 快乐飞艇规则 黑龙江36选7开兑奖 江苏快三官方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