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89

正文 分节阅读_89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放下。“瑢亲王,你挨着皇上躺下。”

    慕容央昊照做,躺在枕上侧头看了?#27492;?#20877;次握紧他的手。

    “瑢亲王,属下这法若是施便不能终止。施法之后,你只有三年的时间可活,并且每逢下雨之时便会全身疼痛难忍。你想清楚了?#20426;?br />
    “你施法吧!不用担心我。”慕容央昊坚定的说道。

    鬼花爷点点头。

    屋外慕容熬着急走着,走来走去都不放心。

    齐风一等人还在那候着,也不好靠近去询问,怕是打扰了屋里人,现在,一切都交给那个蓝色男人了。

    也不知是谁将消息传出去了,政殿现在也是闹腾,大臣在?#19988;?#35770;纷纷。

    ?#33251;?#23458;栈。

    “司马?#25285;?#20182;情况如何?#20426;?#30456;如凌燕已经在床边守了一夜,从大雨开始到天亮。

    司马斓收手,看了看还在昏迷的离榕,起身说道“二王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是,孩子没保住。”

    “这就好。至少还活着。”孩子没了以后可以再有,对于相如凌燕来说,他活着是最大的恩赐。

    “二王子殿下极其喜爱这个孩子,属下担心,他知道孩子没了,会,会伤心。”曾经?#27492;?#20877;无人时坐在那摸着肚子对他说话,说他的父亲很了不起却也是无情人,那些对窗小语只有他一人对着没有出世的孩子说。司马斓一直看在眼里偷偷听在心里,这如今孩子没了,他会如何?

    正为离榕无事而高?#35828;?#30456;如凌燕忽闻司马斓这话,?#30343;?#20063;不知如何给他答复。

    “你出去?#24613;?#19968;下,立刻回程。”

    “是。”

    司马斓走后,相如凌燕才轻叹了一口气,看着他。“离榕,多年过去,为?#20301;?#26159;如此固执?为何舍不?#27809;?#19968;下头看看你的身后?没了慕容策,还有我啊!”

    初见他一身?#30528;?#25405;着水袖立在莲花池座之上用高傲的眸子看着下面所有人,他就是那样子。他的舞步?#27492;?#26580;却带着他自身性格的刚烈,紫眸空幻也不知在看何处,那抿着的唇瓣轻轻勾勒着一笔诡异,却极配他这一副容貌。

    再见他他在习舞,那抛出的水袖恰好落在他面前从他心口慢慢落下,就那么一刹那的相视,却把他一辈子刻在心上。

    他伸出手邀他共舞一曲,一舞下去他没有半点表情更没有半点字句,哪怕是他不会可他依旧跳到了结束。

    这些私心作祟才将他从高位拖下来放在身边。

    为何?初到丞相府,他见到第?#24187;?#23601;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比着他的咽喉问为?#25105;?#21521;国王讨要他。

    可他却说:你依旧是二王子,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相如凌燕,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谈吐无情,丝毫不是舞台上的他。

    可有一心,你不知。

    多年过去,还是初入丞相府?#19988;?#24149;最清晰。

    相如凌燕伸手给他拉上被子,轻说道“你想报仇,我帮你,无需你付出任何代价。”

    鎏宪台上。

    那永世不谢的血色桃花依旧绽放着,被风卷在空?#23567;?br />
    台阶上已跪了许多大臣,个个哀求着立在石台之前的慕容策。

    一身白裳的慕容策青丝?#36176;歟?#20219;着冷冽的风刮着,那俊美的脸上刻着的是绝望和心痛,在滴血的手熏染着过去的故事。

    鎏宪台,?#35828;丶且?#22810;少?那年为他受百针入骨之痛,可如今,故人走远。相见难,相思难,相亲难。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凄惨的声音在台上回响,也不知是要说给何人听?

    慕容央昊撑着身体爬上了台阶,看着立在那的人,喊道“五哥,那酒你不可以饮下。”说着朝他跑去。

    闻声的慕容策用含泪的眸子看着来人,见到的再也不是曾经那人。手中握紧的酒杯未满。

    慕容央昊跑前去,一把抓住他的酒杯,含泪的说道“当时,那人只是带走了清风,或许,他还活着。”

    “错了,错了,呵呵!你知不知道,离榕把他推下深崖了。他不会武功,他不会啊!”慕容策不敢想象他从深涯之上摔下去那血淋淋的模样。

    慕容央昊用力的夺他握紧的酒杯,将它打翻,喊道“可,五哥,清风不想你这样。你不是听他的话吗?他要的你都给吗?那为何此刻做不到?#20426;?br />
    被打翻了酒杯,慕容策木讷的转身去,泪水润sh了青丝,也洗尽了脸上的风霜。空洞的眸子也不知在看何处“他要的,我没有一样满足了他。他想我带他走,可是我骗了他。我明明可以带他走的,而我却要管着这个与他无关的天下,将他带进纷争。呵呵!既然,他想和我在一起,那我为什么不去呢?#20426;?br />
    数尽过往,一笔一笔的泪血情债,不堪数,不堪看。

    慕容央昊看着酒壶,轻手将它拿起,仰头尽数饮下,再摔到地上,对着慕容策说道“你想死是吗那你知道吗?你的命是用我的命换的,我剩下三年时间。可,你去却如此辜负我的好意,那,我陪你一起死。”

    听到酒壶碎裂的声音时,那边的大臣也吓到了。

    惊得慕容策?#19981;?#36523;来,见到的却是落了一地的碎片,还?#24515;?#23481;央昊那张不再是少年的脸容。

    “如若你对我还有半点愧疚和疼爱,请你,请你活下去,好吗?#22570;?#26122;罪孽重,负你真心,今日,我尽数还你。”慕容央昊不怕五脏六腑?#27627;?#20043;痛,也不知自己已经是另一幅模样,只知此刻想让他活下去。

    “阿昊”到了现在,再是沉浸在失去爱?#35828;?#30171;苦之中的也被慕容央昊此刻惊扰。可恍然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跑到他面前,抓着他的手臂,喊道“把酒吐出来,快呀!那是毒酒啊!快,吐出来啊!”

    此酒名为断魂,饮下会肝肠寸断而死,活不过半盏茶的。

    慕容央昊忍着痛,摇头,说道“明知是毒酒我却饮下,只为换你存活于世,肩负这个天下。”

    “不要,不。毒酒是我的,你还我,还我啊!”长发凌乱不堪绕着他与青丝渐白的、容颜苍老的人,呐?#21543;路?#26159;幽?#25200;?#40557;凄凄。该死的是他,这些人都是无辜的。

    不堪重负的慕容央昊像轻?#27492;?#30340;从慕容策手中滑下去,跌倒在地上,可还未闭上的双眸含着泪水,嘴唇微微启开似乎还想说什么。

    ?#19988;?#22768;几人能懂?

    呆滞的慕容策缓缓看向自己成空的手,惊恐的看向地上的人,再也没曾经的灵气和活气,蹲下身子将他抱起来,紧紧抱着,连哭都不知道该如何发声?

    “活,活下去。”被抱紧的慕容央昊用着最后一点力气抓着他的手臂祈求他活下去。皱皮的手血管爆出,格外的渗人。

    “阿昊,阿昊。”

    “活”慕容央昊得不?#20132;?#31572;还想继续说,可是发出?#35828;?#19968;个音却发不出第二个音,身体垂下,可手却抓着他的手臂。

    “阿昊”人走,慕容策仰头大叫,想要宣泄,可增加的却是痛苦。

    桃花香?呵呵!古龙国没了,因为满国桃花而灭。娘没了,因为我一身桃花香。爱人没了,亲人没了,都是因为这一身桃花香。这桃花劫。

    跪在那的大臣低头行礼,?#20599;?#19968;切悲伤。

    寒冰几尺,流水藏在寒冰之下,冰鸟飞过空留几声余响,带走红英。绽放与冰河之上的冰莲妖艳的摇曳,随着冰蝶舞动。

    安静的地方,却被一个匆匆跑来的人打碎了。

    那人一身白衣,手里的长剑肆虐着?#35828;?#30340;冰莲,破碎的花瓣落于地化为水再化为冰凝固在那。

    在他毁掉无数之后,一个鹤发童颜的男子走了过来,看着他只哀叹一声。?#26377;?#22842;去他手中的长剑。

    那人没了长剑像是失去力气似的?#34987;?#21040;地上,哭泣声不断。

    “事已至此,你过多悲伤也是徒劳。倒不如,放下好好活下去。”男子鹤千绝说道。

    玉清风摇头,已经喑哑的嗓子喊道“不,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是他,是他慕容策将我害的如此体无完肤。”?#36824;?#36127;,被欺骗,被仇杀他誓死要报仇。

    鹤千绝行到他身边,蹲下身子看着他,问道“你如何报仇?#21487;?#20102;他你开心吗?#20426;?br />
    “只要他死,我就开心。只要能报仇,付出一?#20889;?#20215;也不惋惜。”玉清风抬头时,露出凶狠的脸,语气更是阴狠。

    看着他这样,鹤千绝无?#25105;?#22836;,道“如若你没有怀孩子,老夫可?#36234;?#20256;授你武功,但。你认命吧!”

    “我不要这个不?#20040;?#22312;的孽子。前辈,我求你了,你传授我武功吧!”孩子,他没有,爱人他没有,他有的是仇恨。慕容策该死。玉清风跪在那哀求眼前人。

    ?#27492;?#20026;了报仇连孩子都不要,鹤千绝忽觉仇恨在他心里根深蒂固难以拔去,可他不能害了这对父子。起身说道“我不会传授你武功的,孩子是无辜的。”

    “无辜?那我呢?他慕容策如此待我可知我的无辜?这孩子我不要,就算前辈不教我习武,我?#19981;?#26432;了这孩子再去找慕容策报仇。”鹤千绝的坚决玉清风更加的冷酷无情,此仇他已种下绝不荒负。慕容策欠他的他要?#21482;?#22238;来,离榕的他要?#21482;?#26469;,所有人都要死。

    “清风,老夫。”

    “前辈,求你了。”玉清风为仇为恨哭求。

    被叫的心酸的鹤千绝走了三步又忍不住的回身看着跪在那的人,终是叹气,道“想要报仇,孩子是不可能活下来的,除非,你?#25954;?#31561;孩子生下来后再学。”

    “立刻学。”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啊!我要收藏啊!

    ☆、接受亦或拒绝

    半个月后,慕容策才梳?#38381;?#40784;的从凤承殿出来,看到许久不曾见到的太阳时也?#30343;?#20040;变化,只立在那看着。

    “师兄。”连夜奔波而来的恭苏衣裳未换,行李不曾卸下就跑到了凤承殿。看着那人时,?#35895;幻?#24525;住失态的叫了他一声。

    也就是这一声,将沉浮在悲伤之河的慕容策叫醒,?#20174;?#26497;慢的看去。

    “师兄。”恭苏破啼而笑的跑到他面前去,还没发现他的变化。

    旁边的季莲看着摇头。

    “师兄,恭苏以后不会再惹你生气了。”恭苏说完便抱住了他。

    某城大街上。

    柳卿兮一人穿梭在繁杂的街上,走了一会儿,进了一个茶楼。

    进去后瞧没桌子,又仔细看了看,才在挨窗的地方看见一个位置,而那客人?#27492;?#19981;是刁钻之人便迈步过去了。

    “在下,能借此一位吗?#20426;?#26611;卿兮恭敬的说道。

    长苏生烟抬头看了?#27492;?#24494;笑道“请坐。”

    “多谢。”柳卿兮道谢后才缓缓坐下,将手中的长骨放在桌边。

    长苏生烟看了看那长骨,笑道“出溪山庄的庄主遗子。”

    柳卿兮微惊,却没表现出来。反而认真打量着面前白发面容却精致?#24598;?#30340;人,这一身紫白交错的素雅衣裳倒?#30343;?#20040;,有的是手腕上一朵雪花。了然笑道?#25226;?#22495;山庄第九十八代掌门长苏生烟长苏庄主。”

    传言中的雪域山庄第九十八代庄主长苏生烟年少绝美无双加之一身才华风流美名响于江湖中,他更是谦和有礼让无数门?#19978;?#20570;亲,却不知他为先尊选为第九十八代师尊,而师尊须得终生不娶。当年他师尊退位,游历在外的他被急令号召回门,从此不再踏足江湖,更是断了上?#21543;?#22899;的梦。没想到在?#35828;?#35265;到,更是叹惜是慕容策的师父。

    长苏生烟抬手捋捋耳边银丝,含笑为他沏茶,道“正是在下。先生请用茶。”

    “多谢。”虽然不?#19981;?#24917;容策,可这人与自?#20309;?#24616;无仇他也不必和他置气。接过茶后看了看那边弹琴的女子,再回头?#27492;?br />
    “先生极少出现在江湖之中,如今,出现可是有何事?#20426;?#20986;溪山庄在多年前便消失与江湖,近些年更是没有他?#21069;?#28857;风声。为?#25105;?#34255;如此之久的人会出现在?#35828;兀?#25163;中握着长骨怕是江湖高人都会认出来吧!

    “听闻圣上封清风为后,特来寻他回去。”前次下山去寻桃花谷的好友,在途中却听闻慕容策封后一事。心中疑惑便?#20384;?#20102;,不料还真是自己那徒儿。可他?#24187;?#30333;,既然活着为何不告诉他。这次,他决定了,不管他?#25954;?#36824;是不?#25954;?#37117;要将人带走。

    “那你来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