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90

正文 分节阅读_90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的不巧。”

    “此话怎说?”

    “你家徒儿在一个月前已离于人世。”

    “怎会?”这,千里寻来,却闻这话,柳卿兮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

    ?#27492;?#22914;此惊讶便知他对此事是毫无所知,可奈何此事便是如此。端起茶杯饮完最后一点茶水,说道“也可以说我家徒儿在一月前随你徒儿离世,但,他被瑢亲王救了。现,重回朝堂。”

    说的是万般,柳卿兮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好不容易听闻活着的消息,怎么来不及相见?#32622;?#20102;呢?

    西林国皇宫某处。

    古林离榕穿着带金丝袖边的?#30528;?#31435;在莲花座池旁,面前立着一位戴着王冠的男子。

    “二弟,五年前不告而别,五年后又随相如凌燕回国,不知所为何事?”古林离峰面容普通,却噙着一抹讥笑。没有离榕那双紫眸,更没有离榕静止也有的气质。

    “怎么?你怕我回来。”古林离榕丝毫不畏惧,反而话语高冷,环胸而立。

    听到这话的古林离峰嘲嘲一笑,迈步走向别处,说道“怕你?呵呵!一个被王室抛弃沦落为丞相男妾的人本王有何好怕?倒是你,”转身蔑视与他“分别五年,丞相?#38405;?#30340;感情可不及从前?#21069;?#28145;啊!”

    古林离峰字字带讥,步步逼人,那贬词让旁边的宫女都觉可笑。可古林离榕却跟没听见似的,依旧冷漠的看着他。

    “本王听闻,你从不看丞相,不知,这丞相是否早已看不惯你呢?不过,凭借你这妖媚的模样,说不准还能将丞相勾引到手。”

    古林离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如今做了国王变得嚣张的人。

    “王宫已经没有二王子的王殿了,你可以出去了。”古林离峰冷冷的赶人。

    古林离榕行到王室大门前,回头看了看这深院,终是回头离去。

    丞相府。

    古林离榕一回丞相府就去了曾经居住的院子,进去时,司马斓还在。

    “殿下,你回来了啊?情况如何?”见人回来,司马斓立刻前去了。

    古林离榕没说话,走向小窗那,说道“相如凌燕在何处?”

    “丞相一直在书房。殿下,你要去见他吗?”这一回来话也不说反而询问,相如凌燕的下落,这让司马斓有些吃惊。

    古林离榕在小窗前沉默了片刻,?#25243;?#36523;去寻相如凌燕。

    书房。

    “浮生,殿下的药研制的如何?”相如凌燕拿着一本医书在那看边询问浮生,鬼?#24066;?#30340;解药。

    “已经按照丞相您的方子和司马大?#35828;?#33647;在做了,再等一个月便好。”

    “快点。他中毒极深,不能再等下去。”一个月,这毒又要在他体内留一个月,虽有药缓解,但他落子后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相如凌燕很担心。

    “是。属下这就与司马大人商量一番,看能否最快将药做出。”

    “去吧!”

    浮生退出去后,相如凌燕将书搁下,轻声叹气。心情有些沉闷,起身走出书台准备出去,却见到了古林离榕。

    “殿下。”

    古林离榕转身关掉门,朝他走去,说道“相如凌燕,你不是说帮我吗?”

    对古林离榕忽?#36824;?#25481;门,相如凌燕还有些疑惑,听这话又?#24187;?#30333;,道“对。殿下为何突然说起此事?”看着他靠近,相如凌燕不由后退。

    “那你何时动手?”古林离榕步步紧逼。

    “有些事情还没有做好,需万无一失才能动手 。”被逼到了书桌那了,似乎无路可去了。

    古林离榕走近打破这唯一的距离,靠着他的身体,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想欠你。你要还是不要?”

    相如凌燕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可他没这么打算。抬手拉开一点距离,说道“我不是不想要,而是我不想你如此把你给我。”

    “你推开我?”看着拉开距离的手,古林离榕表情极其的冷淡。

    这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相如凌燕的手停在那也不动了。看着如此逼?#35828;?#20182;还是不知如何是好。“殿下,我?#19981;?#20320;是真,可,你不?#19981;?#25105;。所以,请宽恕微臣推开你之罪。”说完,决心推开了他,迈步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相如凌燕,古林离榕没什么表情,只是立在那看着。

    相如凌燕刚刚睡下,门便被推开了,?#35805;?#26085;事情扰的他没注意到外面的声音,此刻却听到了。

    “何人?”相如凌燕警惕的起身坐在那看着那影子。“殿下?”

    古林离榕只穿着亵衣,青丝没有梳起,漫步走向床那边。

    相如凌燕有些惊讶,连忙掀开被子下床立着。“为?#20301;?#19981;休息?”

    “相如凌燕,你不是说我回头后你在吗?那,现在我回头了。”古林离榕边走边说。

    如若是先前他一定会高兴,可现在他不信他这话,在相如凌燕心里他这都是交换,可他不想要这交换,靠近他将他拦下,说道“小古,朝着你想去的方向去。”

    “我孩子没了,家没了,你现在也要抛弃我?”一向冷漠的古林离榕立刻一脸悲伤,那点软弱淋漓的露在脸上。不是他自己说?#20154;?#21527;?不离不弃吗?

    看着这样的他,相如凌燕的心软了许多,但是,有的事情不能逾越。“今晚,你在这里休息吧!别回去了。”让他睡在这里既不是拒绝他也不会让自?#20309;?#38590;,最好的法子。

    古林离榕没说话。

    床上。

    古林离榕睡在里侧,相如凌燕躺在外侧,因为天不冷,只有一床被褥搁在这里,此刻?#20146;?#20182;们两人。

    “相如凌燕,你总是告诉我让我回头,那你为何不回头?”慕容策不回头偏向玉清风走去,而有人却要他回头,可他自己都没回头。

    灯火下的相如凌燕微微一笑,道“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我还没撞。”其?#25285;?#36825;些情情爱爱他也不懂,只知道看中了就要跟着。

    “你不必非我不可。”

    “可我偏偏要非你不可。从见到你开始到现在,我很想?#38405;?#35828;一些话,但一直没机会。?#26412;退?#20154;生有的人有的事需要凑合,可他对身边人绝对不凑合,认定了便是一辈子。而相识多年,积累了很多话还来不及说。

    “我现在给你机会。”

    ?#25226;?#33509;不见,心忧;心若不见,梦忧?#24187;?#33509;不见,生死之忧。倘若此生风情难解,我相如凌燕也愿赠你磐石不损之意,今世不离不弃、不怨不悔。”动?#35828;?#21477;子,甜美的段子,三言两语却是多年汇成。这些话一日复一日练就而出,到如今,说出来了。

    古林离榕不得侧头看着他。

    “早点休息。明日去外面走走。”话一完,屋子都安静下来了,这让相如凌燕有些不习惯,便主动打乱。他不着急,就像是刚才的话他愿意等愿意给。

    古林离榕侧过头去,没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谁帮我推文?照这样下去,就算是结束了,也没多少人看这小说。我好累啊!

    ☆、违逆

    古林离榕一人坐在妆台给自己梳妆,那眼里少了一些人气,嘴唇抿着也不知抿着什么。

    “殿下,先王传您,让您立刻进宫。”一个?#20061;?#36827;来说道。

    “让丞相立刻前来。”

    “是。”

    ?#20061;?#36208;后,古林离榕拿起梳眉的眉梳慢慢将眉毛梳顺。

    等了片刻,相如凌燕来了。

    “先王让你进宫?你当真要去?”对先王忽然召见他,相如凌燕还有些猜不透缘由,?#24187;?#25285;心他的安危。

    “我何必怕他?对了,把血蛊给我。”古林离榕梳好眉,再看了看自己。这自己都藏不好的憔?#19981;?#35768;很多人都看到了吧!见到了就在身后嘲笑。古林离榕自己都想笑自己,笑自己愚蠢,笑自己?#38405;?#20154;太执着。但,从今日起,他要做回曾经的古林离榕,西林国的二王子。

    血蛊?“你要血蛊作何?”

    古林离榕起身看着他,将胸前的青丝扔到后面去。道“到了现在,除了你相如凌燕之外,曾经害我的人都要死。”

    他这一句话坚定而阴狠,让相如凌燕都有些害怕。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相如凌燕顿时不知如何说话。

    不闻回答,古林离榕绕开他,说道“你放心,我只报仇,其他的无关的我不会做。”

    ?#25226;?#34506;我给你,只要将一滴血撒在对方身上,对方立刻会死。”既然他要做,相如凌燕也不好拒绝了。转身去给他拿血蛊。

    丞相大门口。

    相如凌燕将一个小瓶递给古林离榕,道“切记,别让这东西碰到你。而且,你也不可以靠近死者,知道吗?”

    “知道了。”古林离榕接过东西就转身上了马车。

    看着离去的马?#25285;?#30456;如凌燕叹了一口气。一边的浮生过来说道“殿下会不会坏事?”

    “不管他要做什么,你们都别管,只要保护好他就?#23567;?#21478;外,让大臣们今夜到南?#38750;?#21830;量事情。”

    “是。”

    王宫。

    古林离榕在一位侍卫的带领下走进了先王的宫殿,这里的光景似乎没?#20889;?#21069;好。

    闻声的先王回身看了看多年未见的人,再撤去守在这里的人。

    “离榕,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等屋子里的人一走,先王就问话了。

    “你是说回王宫还是回西林国?”这容颜苍老的人还是这般牵?#26131;抛?#24049;的大儿子,凄惨的宫殿还能否记起曾经的华丽呢?古林离榕平静的看着他。

    听得这语气,先王就有些不悦,道“你就是这般同本王说话?”

    “呵呵!本王?”古林离榕觉得好笑,转身再屋子里走,打量着这光景,“还本王呢?现在的日子还不如我呢?还敢妄称本王。”

    古林离榕身上的蔑视让先王鼻子眼睛气的歪了,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瞪着在?#20146;?#21160;的人。

    “你为古林离峰布局了这么久,几乎所有心事都在他身上,封他为王,呵呵!最后,还不是被他一脚踹下来落到现在。”

    “够了。”先王听不下去了,大声吆喝准备要古林离榕闭嘴。

    可是,古林离榕没停止?#30333;?#39135;恶果。”说完,转身朝先王走去,慢慢拿出小瓶。“你知道血蛊吗?”

    血蛊?先王的脸色暗淡了许多,缓步移开“你要做什么?”

    ?#30333;?#20160;么?”古林离榕没多说,将小?#30475;?#24320;。

    先王见状连忙跑,可跑不过古林离榕,那血尽数撒在他的后背上。

    古林离榕扔掉小瓶,看着先王跑出去,很淡然的走出去。

    “来人呀!来人呀!”先王边跑边喊,满脸惊恐,还不知血蛊已经落在他的身上。

    闻声而来的侍卫见到他,欲要前去,可先王两眼?#35805;祝?#30452;接倒下去了。

    “啊!”一个侍卫被吓的大叫,那一滩血看着真是恐怖。

    听到这叫声的古林离榕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王宫曾经是我的囚?#29301;?#29616;在,我要让它成为你们的坟墓和地狱。

    天黑之时。

    一个将军带着一群侍卫包围了丞相府,将军直接闯了大门,气势汹汹的进去。

    古林离榕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旁边还放着茶与瓜果。

    “大胆逆臣,胆敢谋杀先王,该当何罪?”将军一进来就指着坐在那的人说。

    古林离榕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悠哉的吃着葡萄。

    将军不见古林离榕反应,眸子?#35805;担?#25300;出腰间长剑直?#30001;?#21069;。?#20154;?#30340;剑放到古林离榕脖子上却没动了。

    “你?#30097;?#25105;?”古林离榕抬起紫眸直视近尺的将军,冷冷的问道。

    将军看着他,手不敢动。

    “你要知道,当前真正的掌权者是何人?在这丞相府你想杀我,那之后你能走出去吗?”古林离榕音落后,相如凌燕、司马斓、浮生从里面走出来了。

    闻声的将军连忙看去,脸色一变,但手中的剑的确松了一些。

    “将军,既是来了,不妨坐下与我们好好谈?#28014;!?#30456;如凌燕上前去,伸手拿开放在古林离榕脖子上的剑。

    将军没怎么说话。

    古林离榕起身看了看相如凌燕,再看向将军,道“朝中?#36136;?#20320;比我清楚,立在那边你应当清楚。”了音后,转身看
英超直播吧
体彩大乐透带线走势图下载 乐透型15选5 一年顶呱刮玩法 广西快乐10分分析 博雅德州扑克官方网站 大乐透5连号历史 新用户送38彩金 基多体育 儿童围棋启蒙班 广东快乐十分大小 三肖平特碰赔率多少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比分直播188完整 重庆欢乐生肖技巧 上海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