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93

正文 分节阅读_93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39068;?#25159;,脸上噙着笑,倒是斯文。

    “呵呵!十年前我遇见你时,你是一身妃嫔淡笑平生,到今日,你依旧未变。”琴师不喜将过多的感情露在脸上,虽然不在平静却依旧能谈笑如初。

    烟君桀笑了笑,在桌旁坐下,道“看来你并非不堪一击。”

    “人生在世总有不得已之时,前世太安然,后世该经历点了。”琴师坐在他的对面。

    “呵呵!说说吧!寻我有何事?#20426;?#20174;国跑到这里,然后,?#20154;?#35828;事情,这可花费了许多春宵啊!

    “四年前我在凤渊遇到了他们的君王,因为一曲《断情》而与之结交。”琴师慢慢说来,这旧事不提了,想必,那慕容策也不想要他提。

    烟君桀似乎来了兴趣,笑道“琴瑟之友?琴瑟之友便能让你大远求我,能与自己的臣民作对?#20426;?br />
    “如若你那日遇到了便不会这般轻谈。我千里求你,只为让你拖住蓝琴和伽连国。”如今定义只能是琴瑟之友了。他烟君桀美人无数怎会懂呢?

    “这事我不做。”烟君桀果断的拒绝,打开折扇慢慢摇着。

    “你要如何才能答应?#20426;?#28895;君桀如此拒绝他不惊讶,放做他人?#19981;?#25298;绝的。可这是条件的交换。

    “今晚你为我弹十曲我会思量思量此事,如若你告诉我与凤渊君王之间的事情,我会对伽连国施压。倘若,你死了,我也许会在凤渊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帮他们一把。”相信这条件不难吧!

    琴师起身没有思量这条件,因为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都不能放弃。“我答应你。如若我自尽与你面前,是否能应允我拖住梵蓝国与伽连国?#20426;?br />
    听得这话的烟君桀觉得好笑,摇着扇子起身说道“你的命并不值钱。何况,即便你做到我所有条件,我也不一定会实现。”

    琴师凝眉。

    “先弹曲吧!天亮之前我告诉你我的答复。”

    一夜小屋琴声起,却没有一曲一调惋叹世事,悠扬淡雅,婉转如水,那意境让人沉醉。

    一夜的小屋茶水总在倾倒,一滴滴的?#26410;?#30528;。有一把扇子悠悠的摇着。

    曲完之时,烟君桀合上扇子,将它搁到琴弦之上。

    “此扇从不离我身,但今日我让你替我保管。两年后,我去寻你,你将折扇还我。至于你所担心的事情,其实是你多虑了。”

    琴师微惊。

    “既然他能坐上王位,而南燕国要如此?#29616;?#31456;攻打他,想必他不简单。而这赢家是何人还得看最后收场。断琴,两年后,希望折扇还完好无损的在你身上,你的故事我也不听了。”烟君桀说完,便离开了。

    琴师有些?#24187;?#30333;,慢慢拿起折扇,轻轻打开。金色镶边,?#23383;?#25240;子,蒙着水雾似的折纸,而上面只有四个“军临城下”字。疑惑的合上扇子在那?#20102;肌?br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章节,玉清风就出来了和慕容策会在街上遇到的

    ☆、万劫不复

    南燕国太子府。

    萧玉暮寒一身化装从华贵之车上走下,一位下人连忙去搀扶。

    ?#20154;?#20154;入了大门,完颜康与彩寻便来了。

    “太子,少爷今日会见了太子妃。”彩寻说道。

    听闻这消息,萧玉暮寒俊眉一挑,笑道“他终与肯出门了。”

    彩寻看了看完颜?#25285;?#25918;低声音说道“不知为何,奴才总觉得少爷与从前相比简直大相径庭。”

    “你的意思是他并非是真的倾画?#20426;?#36825;件事他?#19981;?#30097;过,可是这人太像了,让他无法相信这不是千倾画。虽然有时比较太感情化,但是,这样很好。

    完颜康说道“属下也暗地里观察过少爷,他的确变了不少。甚至,甚至开始食荤了。”

    “让他立刻来见本宫。”

    “是。”

    萧玉暮寒带着一些疑惑在大堂停下慢慢候着彩寻带人来。

    等了片刻,却见一位端庄的夫人带着一位十岁左右的男孩子出来了。

    “父?#20303;!?#24433;溪一见到萧玉暮寒就立刻脱开慕容指霜的手走到他面前去,似乎有些惊喜。

    萧玉暮寒看了?#27492;?#20005;肃着脸说道“此刻的你应该在学堂。”

    见影溪过去,慕容指霜就有些担心。但闻这话便是明了。过去拉过影溪,道“影溪忘了带书,这才回来取。”

    “不带书去学堂作何?你是不想读书?#20426;?#21548;了这原因,萧玉暮寒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差,眼里的严肃已经超过了父子之间的感情。

    被萧玉暮寒这么一问,慕容指霜觉得不对,拉着影溪的肩膀便要走,道“影溪,我们走。”

    影溪多多少少还是明白,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萧玉暮寒。

    “娘,影溪是不是做错了?#20426;?#31561;出了门,影溪抬头问还在哀叹的慕容指霜。

    “影溪,你没错。”慕容指霜心里酸涩,可这都不足为奇了。拉着他去马车旁。等上了马车之后。慕容指霜说“影溪,娘亲送你去见舅舅好不好?#20426;?br />
    “舅舅?父亲说不许我们和他们来往。”

    慕容指霜笑了笑,道“等过几日,娘亲送你走。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此事已经决定,两国之战必定发生,而她既是凤渊的公主又是南燕的太子妃,她不能走,也无法抉择选谁。既然做不了主,不如什么也不做。

    “那娘不去吗?#20426;?br />
    “娘亲要留下陪着你父亲,等事情结束后,娘就去找你。所以,影溪要听外祖母的话,还有舅?#35828;幕啊!?br />
    “影溪会听话的。”

    紫捷跟着彩寻来到大堂,瞧见许久不见的萧玉暮寒时还?#35835;?#19968;下。这回来了他行动就有太多的不便了。

    “倾画,你似乎胖了。”看到假的玉清风时,萧玉暮寒含笑说道。

    紫捷淡淡一笑,轻步走到他面前,说道“太子出行半月,消瘦了不少。”

    “呵呵!倾画,五月后,随本宫去边疆。”

    紫捷微惊。

    两人聊了片刻之后,紫捷走了。

    完颜?#20498;?#21435;问道“太子作?#26410;?#31639;?#20426;?br />
    “不管他是何人,都留着。”

    三日后的夜晚某个路口边。

    一品红一身红裳牵着马在路边探望,看了许久也不见人来,有些着急了。

    “珠贞,这指霜为?#20301;?#19981;来?#20426;?br />
    珠贞知晓她是担心,道“有紫捷护卫帮忙,公主会安然赶到的。”

    一品红不安的在那走动。

    等了许久之后,才?#24597;?#36420;声。

    “来了。”珠贞看着月下渐近的人说道。

    听到此声,一品红才放下心来。

    紫捷骑着马带着影溪?#20384;矗?#31561;到了再匆匆下马,影溪自己跳下了马匹。

    “太后,属下将小公子带来了。”

    “外祖母。”影溪含笑跑到一品红身边。

    一品红看了?#27492;?#20877;看向紫捷,说道“公主就交给你了。我带着影溪回国,如若事情难平复,便会一世隐居。”

    “属下会转达与公主。太后还是快带着公子走吧!太子发现公子不见了会追究的。”

    “好。影溪,?#19979;懟?#32043;捷保重。”

    “保重。”

    太子府某院。

    慕容指霜被下人从外面押回来,而萧玉暮寒立在那。

    “你把影溪藏哪了?#20426;?#33831;玉暮寒的语气冷的跟铁似的,一身凌然之气,恰好冷色月光打在他身上更是为他谱了寒气。

    慕容指霜双眸尽是痛苦之色,却满意的笑着,道“我把他送走了。”

    “送走?你想将他送到慕容策身边。那你可曾想过慕容策会杀了他?#20426;?br />
    “呵呵!羽笙与你不一样,他会好好照顾影溪的。”

    慕容指霜的回答让萧玉暮寒忽生不悦,眼里也多了一点狠色。启开刀刻的嘴唇“有没有影溪改变不了你将成为慕容策手下魂的结局。”

    慕容指霜一惊,有些猜不透他要做什么。

    “将太子妃好生看着。”

    折回的紫捷无意间看见了这一切,可他无法行动。只能看着慕容指霜被带走。

    ?#28982;?#20102;房间时,萧玉暮寒后脚就跟来了。

    “太子?你为何来了?#20426;?#32043;捷挡在门前,心里着急。

    萧玉暮寒借着月光看着眼前的人,说道“倾画,把你脖子上的东西给本宫看看。”

    脖子?#24555;?#23383;?紫捷心里松了一口气,慢慢退回房间去。这煜字在当初决定扮演玉清风开始就刻下了,想来除了对煜字特别?#29020;?#30340;人之外没有人能辨别出真假。

    紫捷解下衣裳,撩起青丝,将朱砂煜字露在外面。

    “本宫记得这煜字最后一笔没有花印。”看着这煜字,萧玉暮寒的眼眸再次僵冷。

    没有花印?怎么可能?#24656;?#23376;给的图文不会错的,还是说这萧玉暮寒起了疑心?不对,这煜字带着花印。“倾画看不见后面,也不知有没有?#20426;?br />
    萧玉暮寒淡淡一笑,伸手拉起他的衣?#36873;?#36825;花印的颜色浅了,不似从前浓艳。

    而在凤渊朝近日帝都内总是出现死尸,个个都是男子,而且,在同时没了心。

    此事,帝都府尹是不敢上报,只敢暗自看擦。

    一夜,天高月黑,连续十几条人命把帝都蒙上了阴郁,晚间再无行人?#39029;觶?#23588;其是男子,寂静的长街诡异的很。

    突然,一个醉步男子出现在黑夜尽头,手里还提着酒壶,哼哼的唱这歌。

    可他身后却渐渐出现一个人,那人青丝尽数被风吹起,衣衫更是凌?#25671;?#40657;夜里看不见他的面容,却能从他的衣着上看出是一位男子。

    那人用冰冷刺骨的眼睛看着前面的男子,手中散发着红色幻光的长剑被他慢慢拔出。

    “娘子,再来,再来。”醉步男子提壶喊道。

    可下一刻却见酒壶落地破碎了一地,满地鲜血参和了未尽的酒水。身后那男子上前直直朝着他的心口?#20504;ィ?#23558;心挖起,用剑削成无数碎片。留下一滴鲜血消失不见。

    朝堂上慕容策也是点名提出?#35828;?#37117;府尹关于此事,却无人能说出一个原因以及凶手的下落。

    烟花楼里酒香肉林,凝脂膏脂,醉客小倌多的是,也有风情女子挽着男子再次作欢。

    这一切?#25302;?#26159;虚幻的随时都有可能消失,那一片红特别的刺眼。

    一个小?#27597;?#21018;出门?#24613;?#19979;楼出门去,却在楼上看见了从外面走进来的红衣男子,他手中的长剑红如血,看着有些像鬼。小倌止步看着他。

    楼下人一见有客人来,连忙前去招呼,可男子却在?#26377;?#38388;推开了无数人。惊得满楼惊起。

    “啊!这人谁啊?#20426;?#19968;位大汉喝道。

    男子抬手取下红色遮面斗笠,看向在座客人时,竟是满眼猩红如血,没有一点人气。

    客人们以及待客的人一见这状况就知道此人不善,害怕的人都各自散去。

    楼上闻声而来的老鸨在二楼喊道“闹什么闹?#20426;?br />
    小倌惊觉?#24187;睿?#23558;老鸨往一边推,道“快走,走。”这不正是去年去世的帝后玉清风吗?

    老鸨疑惑,喝道“你干嘛啊?#20426;?br />
    “妈妈,快走,现在就走。”小倌劝道。

    而玉清风的面容引来很多?#35828;年?#35278;,不怕死的是个个都在看着。

    殊不知,玉清风下一刻拔剑而出,红色剑气横扫满楼。破了楼梯,破了酒杯酒壶,一切都在破碎。

    起身间,肆意的挥着剑,一剑刺杀一个人,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一剑毙命每一个活着。

    今夜的月都和这一楼一样被染上了血色,血流如河在他眼里像是轻羽而过,没有任何感觉。

    梨园中人每一个能幸免,只有,被小倌带走的老鸨。

    那晚,帝都烟火满城,士兵满城抓那个红衣男子。皇宫里的慕容策立在宫墙之上看着移动的烟火,那轮月亮看着都觉刺眼。

    哭?#21543;?#36828;处,有哭?#21543;?#20687;是灵魂。

    慕容策终是消失在城墙之上,寻着声音寻去。或许是心,或许,是幻觉。

    小桥上的男子畏惧的看着面前的玉清风,吓得已是sh了裤子。

    “爷爷,饶命啊!爷爷。”男子跪着匍匐着,哀求着。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