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94

正文 分节阅读_94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可玉清风就是听不到,感受不到,手里的长剑狠狠的刺破他的身体,将之一分为二,那颗心被震碎。

    “你是何人?”慕容策立在桥头看着桥上的玉清风,他以为?#30772;?#24093;都风波的人是女子,却没想到是男子,可这身影看着真是熟悉。

    闻声的玉清风眼眸之中的恨意再添几层,嘴角勾起一抹鬼魅的笑,握紧剑转身便向慕容策刺去。“慕容策,我来报仇了。”这般熬等一年多就是为了杀这人,什么苦痛都咽下,如今给是算算账了。

    当看到这人面容时,慕容策惊讶的立在那不知反应。清风?他没死。

    黑夜之中,剑影如梭,剑气寒冷,而被刺之人却没什么反应。

    “清风。”

    玉清风没有半点留情,直直的刺去。即便是慕容策没有反应,他也没想过是为什么?

    “铿!”那么一点的刹那间,?#20384;?#30340;恭苏以自己?#28216;?#26377;的速度冲上前去用剑挡开玉清风的剑,揽着慕容策躲到一边去。

    “皇上,你没事吧!”恭苏担忧的叫道。

    被挡开的玉清风稳稳落在地上,没有半点慌色。恭苏,你也在这。

    此刻的慕容策倒是反应过来了,推开恭苏看着桥边人,喊道“清风,清风。”说着没顾任何东西便朝他跑去。想要抱紧他。

    被推开的恭苏这才看向那边的红衣人,也是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玉清风立在那没动,就算是被慕容策忽然抱住他还是那般立着,没有半点感情,却在下刻眼里划出一道冷光。

    “清风,你去哪了?我好想你。”抱着旧人,慕容策差点哭出来,忍受了这么久,忍着不去找他的痛苦,多少夜晚辗转难眠,对少酒饮下,今晚,他还活着。

    恭苏看着抱着玉清风的慕容策,却在下刻看见了不想看到的。

    “清风,我”慕容策还想说什么,可,腹部被剑穿透的疼痛?#21483;?#20102;他。

    玉清风的剑刺穿慕容策腹部,再是狠心的一刺到底,没有留半点情面。

    “师兄。”恭苏大喊。玉清风的剑,那染血的剑是玉清风的。整?#36134;?#24565;着的故人今夜却刺透了他的身体。

    “清风。”慕容策忍着疼痛喊着玉清风的名字,还是不愿意放开怀里的人。

    “慕容策,是你负了我,也是你的天下负了我。”玉清风恶狠狠的说完,便伸手将慕容策一掌打开,像是扔恶心的东西一般。

    “师兄。”恭苏弃剑跑过去扶住被打?#35828;?#24917;容策,那鲜血在路上画了一道红线。

    慕容策不信的看着?#21543;?#30340;玉清风,也不捂着自己腹部。这,这不是清风。不是的。

    “师兄,我带你走。”着急的恭苏不想和玉清风纠缠下去,流了好多血,让他不知所措,只想带他快点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跟妖魔一样的人。

    “不。清风。”慕容策奋力的再次推开恭苏,迈着步子再次朝玉清风走去。他的清风不会是这样的,不会这般嗜血也不会不?#40092;?#20182;这样对他,就算是曾经他错了,他?#19981;?#21407;谅他的。这个人,这个人。“清风。”

    “师兄。”

    看着步子蹒跚的人,玉清风竟讥笑出声,握紧手中的长剑迈步走向他。

    剑向着天空对着靠近的人,而人无情道绝情的地步。

    “师兄,回”恭苏的话未完,玉清风的剑划破了慕容策的胸膛,?#26032;?#30340;衣裳飞在空?#23567;?br />
    一见刺透身体,又一剑划破慕容策的胸膛。这一次,慕容策直接不堪跪了下去,抬着头看着眼前人。伸手抓住他的衣摆,喊道“清风,清风,原谅我,原谅我。”欺骗他,没能守住他,都是他的错。过去利用他让他失去那么多,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但若能原谅,低一次头又如?#25991;兀?#36825;生死别离的痛苦折磨他一年多,不想再继续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残忍的报复

    听着慕容策的祈求,恭苏心里酸涩,跑过去榄在慕容策前面,看着?#21543;?#30340;人,说道“你要杀杀我好了,当初是我害的你,我恭苏一人做事一?#35828;!!?br />
    “呵呵!你以为我会放过你。”慕容策的祈求他听不到,也不想听,与他只有仇恨,只?#24515;?#23481;策失去一切才是目的。而这恭苏也是害他的人,都活不得。

    恭苏闭上眼。“放过师兄,我替他死。”

    玉清风看了看在恭苏背后虚弱的慕容策,而慕容策也在?#27492;?#20294;他的感情他读不懂。

    “慕容策,浴火重生之时,我已万劫不复。今晚,你们都去死吧!”玉清风提剑朝恭苏刺去。自焚时,在那最后他忽觉此生不甘,想要活着,活着报?#27492;?#26377;人。现在,他做到了。而且,很完美的做到了。

    冷冷的剑光划破了夜空,冷风袭来?#30772;?#22320;上的落叶。

    而那一瞬间,慕容策用力扑开恭苏将他死死护在怀里,一剑再次刺透身体,终是忍不住吐血而出。

    “师兄。”没料到慕容策会反过来保护他的恭苏在此刻哭了。

    看着这一幕的玉清风脸色不悦,拔出剑一脚将抱着恭苏的慕容策踢到一边去,然后,跟了过去。

    “师兄。”恭苏的衣裳已经染血了,他的脖子是慕容策血,而他手也沾着。为什么玉清风会这样?

    慕容策被一脚踢到腹部的伤口之处,疼的他冷的呼气,差点就这样昏过去,可他不想,而且,身体里某种力在流窜似乎是要治愈他。

    滚到一边去时,还未起身,便被玉清风一脚狠狠的踩在胸膛上。

    “慕容策,可曾想到你也有今天。”玉清风用着鼻孔看着满身是血的他,手中的长剑还未收起。慕容策在万人眼里是多么华丽,多么辉煌,天下就他立在最高处俯瞰天下人,哼!现在,不是被自己踩在脚下吗?这般的狼狈!

    挣扎着起来的恭苏恶狠狠看着踩着自己师兄的玉清风,愤怒的过去拾起剑朝他袭去。

    慕容策看着玉清风,渐渐有了些不悦之色。他就算是狼狈又何时这般过?但是,这算不算是咎由自取?

    “这样,你开心吗?”

    玉清风没有回答他,而是伸手挥出长剑将刺来的恭苏袭到,并用另一只手飞出红袖缠住他的脖子,将他狠狠的拉近。

    “恭苏,当初你用的右手害我一次。今晚,我要用手中的剑砍下你的右手,让你的”低头含笑看向血腥的慕容策“师兄好好看看你痛苦的样子。”

    恭苏抓着脖子的红袖,双眼已经猩红跟染血似的,可他不服输,但是有一人让他不得不服输。“你,放了师兄,要杀要刮我恭苏绝不吐半字。”

    玉清风满意的欣赏着手中生死不能的恭苏,用力将慕容策的伤口按下去,说道“你和你师兄一个都别想活着。”

    慕容策咽下所有的痛苦,垂眸遮住无助。“玉清风,你要报?#27425;页?#20840;你,所有?#35828;?#20167;恨我一人承担。”

    “师兄。”

    “你不是觉得报复我才会开心吗?那何必再动他人?我就在这,你?#34987;?#19981;杀都随你。”到了现在,慕容策渐渐走上了失望的道路。但这又有何不可,只要他开心成全何妨?

    “玉清风,你离开了师兄,什么也不是。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报?#27492;?#27809;有他你早死了,你这个无恩无义的畜生,只知道站在自己的角度?#27492;?#26377;人,而忽视他?#35828;?#32972;负,你就应该死。”恭苏说完话,却被玉清风狠狠的捏下去。

    没?#24515;?#23481;策他什么也不是?是吗?没?#24515;?#23481;策他什么也不会经历,还是雪山的世外人。哼!这些人只知道自己的利益,忽视他的无辜。玉清风用剑柄用力打在恭苏的头上。

    “师兄。”被打得恭?#36134;?#38388;满头是血,直接?#31454;?#20102;他的脸。可在混过去的时候他不想,但是抵不住这黑暗的侵袭。

    “恭苏。”慕容策痛苦的呐喊。这次,玉清风激怒了他。愤怒的用手挥开玉清风,翻身起来拖住要倒的恭苏,速速撤开几步之远,沉着眼眸看着执剑立在那的玉清风“玉清风,你今晚欺人太甚。”枉他这些年对他牵肠?#21494;牵?#36127;尽这么多人,还树立敌人,可他今晚如此待他如此待他爱的人。

    “怎么?你心疼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心疼呢?呵呵!我才打伤了他而已,你就如此愤怒,想要杀我?”玉清风带着讥笑步步靠近,手里的剑握得更紧“但你现在有这能力吗?满地的血都是你的,不过,比起这来,我不如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慕容策拖着流血的恭苏,淡然的看着靠近的玉清风。现在才明白?#20384;?#33457;的作用究竟在何处。

    “你知道吗?你的凤麟死了。”玉清风的眼眸就像是浸着鲜血狠毒的让人不寒而栗,仅仅是三步之遥便让慕容策浑身一颤。“他七个月大的时候,我用药把他引出来,当时,他浑身是血。我抓着他的小脑袋,很想直接掐死他。呵呵!可我发现,这样并不能泄恨。有一种更狠毒的法子折磨他也折磨你,想知道吗?”玉清风噙着笑看着慕容策,像是说着别人家的故事。

    慕容策沉着脸看着玉清风,袖中的手已经握紧了。“你疯了。”

    “疯!哈哈!”玉清风嘲嘲一笑,回身说道“我把他丢进寒冰之中,看着他挣扎,听他大哭,撕破了嗓子的哭,呵呵!那时候,我觉得要是你听到了你看到了该是多么痛苦,但是,你听不到也看不到。呵!他的哭声渐渐奄奄一息,当他被冻?#26432;?#30340;时候,我将他捞起来,他张着嘴巴好像在哭。每当我恨你的时候,我就把他?#27809;?#34701;化,砍下他的右手,再将他扔进水里,把他的手剁碎喂给雪谷里的雪狼?#28020;?#21704;哈!我反复的做着这事情,只为让自?#22909;?#35760;你给我痛苦。哈哈!慕容策,你满意吗?”说完后的玉清风回身看着面无表情的慕容策。“不过,比起你的残忍,我甘拜下风。”

    “玉清风,你就是一个失去人性的疯子。”这么残忍的对着自己的孩子,天底下没有人?#20154;?#27531;忍。

    玉清风嘲嘲一笑,笑道“疯子的确。我不会杀你,只不过,我要毁了你的一?#23567;?#22825;下,爱人,哼!我们边疆见。”音落时,转身化作红影离开。

    杀他,这并不痛苦,失去所爱才最痛苦。

    慕容策立在那看着残留着血迹的小桥,而他们就像是一人桥头一人桥尾,中间的距离是隔绝。玉清风,?#28216;?#25474;量过你对我的恨。为你我已与江山说了诀别,那,让你报?#20174;?#20309;妨?

    几日后的天台之上,慕容策盘膝坐在莲座之上疗伤,那晚虽有?#20384;?#33457;保住了?#24742;?#20294;是,玉清风那一掌损伤了他的心胀,必须自己疗。

    已经恢复的恭苏带着鬼花爷过来,看着那人时心里多了些愧疚。

    “雪衣候,你还在担心皇上?”鬼花爷从侧面看了看慕容策的脸色,已经有所好转,可这恭苏?#21050;?#22825;来此探望,让他着?#20302;?#24796;。

    “我在想,如果没?#24515;?#28857;紫砂,他是不是已经不在了?”恭苏呢喃的说道,也不知在跟谁说。

    听着话语,鬼花爷便明白了,淡淡一笑,道“皇上有?#20384;?#33457;护身是不会死的。”这?#20384;?#33457;也是难得之物啊!竟落在他的身上,看来还真是留着他的命继续纠缠下去。

    恭苏沉默了片刻,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你的意思是皇上永生留于世?”

    鬼花爷神秘的笑了笑,道“皇上的命早已经没了,这命只是灵魂而已。?#20384;?#33457;护其肉身,两个灵魂留于世。倘若?#20384;?#33457;不消失,他就得永生存于天地间。”慕容央昊的执念过深竟然活生生的剥开自己的灵魂,将灵留与他身,与从地狱拉回来的灵魂交融以报其永世。这让鬼花爷大为惊诧。

    “那,那玉清风呢?皇上如此牵挂玉清风,如若玉清风年老去世,他,岂不是”恭苏有点慌张。

    “人各有命。”鬼花爷淡淡笑了笑。

    政殿。

    慕容策、恭苏、方重、吴青等朝中重臣都在,包括,慕容熬也在。

    “三个月后,朕?#21980;?#19975;兵马赶赴边疆。朝事等便暂交与父皇与方丞相。”南燕已经挑起战事,他该去了。

    慕容熬起身说道“我没什么护你安全,便让鬼花爷跟着你去。也将红宇踏?#20303;?#29577;衡戟及十二月白驹赠你,我在帝都设宴等你凯旋,?#24515;?#20877;让我失望。”?#37096;部揽潰?#32463;历这么多,他这个父亲也该成熟一点了。能放纵他时却面对着这生死难测的离别,可悲无法随其左右,但,这也是锻炼他的时候。

    慕容策起身向他?#27427;瘢?#36947;“多谢父皇,儿臣就算是死也要护住慕容的江山。”

    虽然慕容策这么说,慕容熬还是担心,伸手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