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95

正文 分节阅读_95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父皇相?#25293;悖?#21487;是,你太用情了,这在疆场上?#38405;?#24456;不利,你一定要斩断这些东西,万事以国为重。古龙国的后尘?#24515;?#20877;踏上。”

    “儿臣铭记在心。”

    恭苏说道“太上?#26159;?#25918;心,皇上做不到皆由恭苏来做。”让他扮演坏人不为惜,那日在花场,玄音师父说的没错。他就是师兄的软肋的替补,师兄软弱下不了手他可以。曾经如此,今后还是如此。

    “那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久别重逢

    西林国皇宫。

    古林离榕轻手展开黄绢,看了看上面内容,便拿起御台上的御印。

    旁边的司马斓见着了有些心急,说道“国王,不可啊!此事还是与丞相商量吧!”

    正要盖御印的古林离榕眉头一动,不悦的看向司马斓,道“本王行事何须他来指手画脚。”

    “可此事非同小可,关系着我国前途,不可大意。”虽见古林离榕不悦,但司马斓还是开口阻拦了。这御印一旦落下去,便将西林国投入这纷争之中了。

    古林离榕回头,没有理会司马斓,直接落下去。

    就在这一刹那,一?#30343;?#25377;在了御印之下。

    “不能答应联合一事。”相如凌燕此刻没了笑容,一脸肃然看着古林离榕。

    御印落在相如凌燕手上,握着御印的古林离榕抬头看向他,对他一脸冷漠毫不在乎。“这个国家是本王说了算。”

    “你若认为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主,就拒绝联合一事。”背着他暗地答应南燕联合一事,如若不是司马斓通告恐怕他到最后才知道。

    古林离?#25293;?#36215;御印,伸手拿开相如凌燕的手可相如凌燕按得紧就是不松开。两人较劲的互视,手也如此。

    司马斓看着焦急,道“国王,这一次就听丞相的吧!再大的仇恨也不值得把国倾覆啊!”

    “你知道萧玉暮寒一旦事成便会踏破我西林,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24515;兀?#20320;古林离榕没有这么愚蠢。”相如凌燕直直看着他的好?#20854;?#28065;的眼睛,想看清他究竟是放不下还是恨。

    “司马斓,本王命令你,立刻将他拉开。”古林离榕收回手,一脸冷漠。

    司马斓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想死吗?”不见司马斓行动,古林离榕再次下令。

    司马斓叹气,过去拉着相如凌燕?#32439;摺?#36947;“国王既然决定了,恐是?#30343;?#20043;间无法改变。但是,答应了联合一事也是可以作悔的。”

    听得这话的相如凌燕慢慢松手,看着古林离榕将御印落下。那一刻,怎觉自己做错了。

    古林离榕盖上御印,将黄绢合上,拿起起身走了。待行到相如凌燕身边时,淡淡的说道“你可以回你的梦坨谷继续做你的闲洒?#36739;傘!?#38899;落淡淡一瞥便走了。

    等人走后,司马斓才放开相如凌燕,叹气说道“国王是铁钉心了。”

    相如凌燕气愤的一拳打在御台之上。离榕,你到底要付出多少才肯罢休。我真怕,我等不了你回头那日。

    回家探亲的玉清?#33251;?#39532;回边疆,身边没?#20889;?#19968;人。这般连着几夜,终是停下在河边休息一下,顺便让马儿吃点草。

    他刚刚下马就?#26049;?#22788;的马蹄声,心里疑惑的寻?#25293;?#36793;看去。

    一片萧条之中,渐渐浮现那人,像是一片仙境走出一位仙子。说慢不慢。

    可玉清境却在第一眼便识出了那人。顿时,有些错觉。

    玉清风赶着马匹,一身青绿衣裳,一件?#20185;?#25259;风。看见前面那人时,还有些惊奇。走近时?#24597;?#20986;一抹微笑。

    “清风。”玉清境痴痴的叫道。

    不待马儿停下,玉清风便跃下马朝着玉清境跑去,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玉清境差点丢脸的哭了,丢下马绳便朝他跑去。他还活着,活着。

    “大哥。”玉清风止步笑着叫道。

    玉清境一把从他腋下抱起在原地打转,笑道“清风,清风,我的清风。你终于回来了。”

    “呵呵!”被玉清境抱在怀里感觉让玉清风?#26029;玻?#25918;出阵阵欢笑声。脸上的霜气没了露出?#35828;?#32431;的笑。

    “哈哈!”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玉清境兴奋,抱着他不觉累。

    此刻的感情对两人来说只有两字可言“快乐”。

    这寒冬因谁而暖又因谁而凉呢?

    片刻后,玉清境放下玉清风,抓着他的肩膀仔细看着,笑道“清风,是你吗?#30475;?#21733;有没有认错?”

    看着玉清境的样子,玉清风心里很满足,含笑点头“大哥,我是清风啊!那个让你背着在黄昏下走了许久的清风啊!”其实,他没料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只是他要去边疆,去找萧玉暮寒。可,却遇到了他。或许,他可以跟着他。

    “清风啊!大哥好想你。”

    “大哥,清风也想你。让清风跟?#25293;?#22909;不好?”

    “你?”他的话让玉清?#23576;?#35815;,他,回来了,难道不该是跟着他吗?

    玉清风不知道玉清境想偏了,笑道“清风想跟着大哥你去边疆。”

    “可是?”

    “清风不怕,大哥会保护清风的,对不对?”

    “对。”玉清境的回答很坚定,很肯定像是铁?#30422;?#19979;定局一般。“大哥保护你,谁也别想再把你从大哥身边夺走。”说完,将人揽入怀里紧紧的抱着。

    玉清风半点都不反感玉清?#25104;?#19978;的味道,反而觉得他能给他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慢慢的抱着他,含笑低垂着眼眸。

    一路风霜一路寒光,一路问候一路担忧,一路疼爱一路思索。

    这千里的征途谁看在心中成了污垢?

    玉清境总这样说“清风,天凉,披着这件厚裘襟。”

    玉清风总是会笑,渐渐的走到从?#21834;?br />
    “大哥,你真好!”他总是那般调皮的在他身边重复这句话,而玉清境总会将他抱到自己的双腿上和他说话聊天。不说风尘事,不说过去事,不提眼下也不问未来。

    “不?#38405;?#22909;,大哥该对何人去?”玉清境会含笑这般回答。

    玉清风往往都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和他在一起嬉闹,知晓他会这般任着自己所以,他很放心。

    而再美的时光?#19981;?#26377;个尽头,他们的欢乐直到在边疆结束。

    玉清境带着玉清风出现在?#25970;?#26102;,那些守城的将士是看入了迷,?#28216;?#35265;过这般好看的人终是唏嘘。

    临安见到时是惊讶的说不出话,他知道这人那晚被一箭入身倒在血泊之中,后不知所去。今日,却跟着玉清境一同出现这里,未免?

    安一华和许子璇更是木讷的看着他们两人,而曲将军曲半指只是惊讶玉清风的容貌。

    “这是我二弟清风。”玉清境向他们介绍。

    “他,不是?”安一华指着玉清风有些说不出话,这太惊讶了太不可?#23478;?#20102;。

    玉清境一笑而过,道“旧事莫提,清风现在只是我二弟。”

    玉清风笑了笑,道“各位将军,旧事清风也不再作答,若是相知其中的缘由,不如不去探问。”对曾经他不会说什么,懒得说。

    玉清风一言,众人再是疑惑也只能闭上嘴了。

    乌沙挞国边疆?#25970;?#20043;外。

    琴师带着秉垣走近?#25970;牛?#30475;着上面的重兵之时,才真正的发觉这场战事不可避免。

    “城下是何人?”把守?#25970;?#30340;领头看见人时,大声问道。

    琴师示意秉垣说话,秉垣润润嗓子喊道“我等是过路的路人,只因干粮缺乏,特想向将军讨一点盘缠。”

    “过路的路人?本将看是贼人吧!”将军黑着脸说道。

    秉垣看向琴师,说道“公子,这该如何是好?”

    琴师?#32842;?#20102;片刻,道“告诉他,我要见炎王子殿下。”

    秉垣按照吩咐回话,?#23665;?#20891;不信,正要让人放箭之时,欧阳炎来了。

    “城下是何人?”欧阳炎看着下面的人问道。

    忽见欧阳炎,琴师让秉垣回话。

    ?#25226;?#29579;子殿下,我是梵蓝国的人,而身边这位正是前任国王梵断琴。”

    将军一听梵蓝国,整个神经都紧绷了,道“是梵蓝国的人。”

    欧阳炎笑道“让他进来。”

    “可是,王子,他们是敌人,有可能是卧底。”将军担忧的说道。

    欧阳炎挥挥手,道“他们是友人并非敌人,快开?#25970;擰!?br />
    秉垣兴奋的看向琴师,这几月的?#19979;?#30340;疲惫都散了,道“陛下,他们开?#25970;?#20102;。”

    琴师抿笑不语。

    等?#25970;?#25171;开时,琴师与秉垣骑马而进。

    “琴师?”见到琴师进来,欧阳炎便立刻迎上去了。这个名字还是从慕容策那听来的,若非这战事恐怕难见这琴师?#24187;妗?#20170;日一见果真是不同凡响,一身风雅绝代。

    琴师和秉垣下马。

    琴师含笑走近,拱手道?#25226;?#29579;子殿下。”

    “半月前收到慕容的消息说让我接待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欧阳炎回礼。

    琴师笑道“若是耽搁便不能再折去凤渊。”

    欧阳炎微惊,问道“你要去凤渊?”

    “正是。”凤渊才是他的目的地,此路来只是向他说一下梵蓝国的情况。

    “哈哈!先歇息几日再去。”

    琴师点点头。

    等到了营帐之中时,忽见一些熟人。

    绿袖蓝袖起身叫道“琴公子,许久不见。”

    孤琯笑道“分别五年,公子还是风华不该。”

    血心笑而不语。

    琴师淡染一笑,道“你们为何不随你们主子?”

    听这话的欧阳炎不悦了,开玩笑的说道“慕容让我在这看门,用他几个侍卫不?#26032;穡俊?br />
    天行?#22836;?#38425;不说话。

    孤琯?#33050;?#36947;“我怎么看到王子天天在这逗他的王妃呢?是不是啊?兄弟们。”

    欧阳炎举起拳头,却在此刻侠麒麟扛着大刀气冲冲来了。“欧阳炎,你死哪去了?”

    他这阵势吓得一些识趣的人连忙躲开,琴师看着他,而欧阳?#33258;?#25910;敛起刚才的不正经,说道“我这接客呢!”指?#30422;?#24072;。

    接?#20572;?#20384;麒麟?#19978;?#29748;师,身上的怒火再涨几分,挥出大刀,喊道“你敢背着老子红杏出墙。”这琴师一身雅气,加之面若芙蕖让他瞬间暴怒。

    孤琯抓着血心偷笑。这两人在这地方一天吵吵闹闹打打杀杀已经不是奇怪事了,而欧阳炎刚才用词不当直接让他自找罪受。

    欧阳?#23376;?#20123;?#24187;靼住?#33258;己跟红杏出?#30342;?#20040;扯到一起了?

    秉垣吓得连忙抓着琴师的衣袖。

    琴师抬手之间,侠麒麟便被定住了。大刀离他还有半尺距离。

    “你谁啊?#25179;夜?#24341;我家小?#20303;!?#34987;定住的侠麒麟不该怒火,反而让怒火蹭蹭的上升。

    看着这姿势的欧阳炎瞬间有些惊呆了,然后,咽下口水靠近侠麒麟。“麒麟,这是琴师啊!”这姿?#30130;?#22909;搞笑。

    “欧阳炎,还不快给老子解开。”侠麒麟现在可不管这人是谁,?#20154;?#33021;动了,他要杀了欧阳炎,这么多人让他丢?#22330;?br />
    琴师带着秉垣去了另一边,再说道“对不住了,公子。”

    正当侠麒麟要开口时,一个红色短?#26469;?#24125;女子跑进来了,还没看清情况就喊道“哥,嫂子刚才?#20540;?#25103;小兵了。”

    一句话让众人惊讶,除了侠麒麟。

    除了个子稍微长高?#35828;悖?#32552;络还是当年模样,帽檐流苏齐齐垂着,一副眼镜依旧那般调皮。缨络走到侠麒麟身边,看了?#27492;?#29616;在的样子,还?#24187;靼住!吧?#23376;,你这是做什么啊?又拿着大刀跑来跑去的。对了,哥,我刚才看见”缨络果断的转向欧阳炎,可看见欧阳炎时又看见了立在那的琴师,?#30343;?#22909;奇的跑过去,上下打量“这公子长得不赖嘛!”

    欧阳?#23383;?#30452;看着侠麒麟,考进去审问。

    孤琯一等人识趣的出去。

    琴师行礼,道“在下琴师。”

    “琴师?”缨络咬着他的名字,然后,说道“还是没有煜王爷哥哥好看,哦不,现在是皇帝哥哥了。”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