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96

正文 分节阅读_96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琴师疑惑。

    “唉!我说,哥,嫂子刚才出墙了。”缨络很快就转移开了。

    侠麒麟瞪了她一眼。缨络?#24187;?#30333;,也没理会。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的疼爱

    作者有话要说:  接受不?#35828;?#21487;以取消收藏和不要看下去了,结?#32622;?#20320;们想的那么美好,而且,故事就应该这么发展。

    不要说我报复你们,我都找不到报复的原因。

    别人写文起码能得到一句“幸苦了?#20445;?#25105;写文得到的是怨气。别说你们有怨气,我肚子里全是,我向谁发火啊我?不是自己写文体会不到这种忽上忽下、费力不讨好的感觉。

    后面的剧情我不会再改了,一切就是如此发展。

    而在南燕的紫捷现在也是越来越慵懒了,先前还不死心的想着跑,现在是,把门开着让他跑他都不跑了,莫问原因,问他他也只能?#30634;?#31505;一笑,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

    “少爷,太子前赴战场去了,你就在此营候着吧!”彩寻将紫捷从太子府接到了边疆,这才在?#25165;?#20303;的地方。

    紫捷看了?#27492;?#22788;,想着他现在似乎离自己的国家越来越近了,可是,唉!“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别老跟着我,我?#32622;?#32570;胳膊少?#21462;!?br />
    紫捷唠叨彩寻也是见惯不惯了,将屋里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

    待人走后,紫捷才去那没有帐子的床上躺着,盯着帐营。我慕容紫捷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凤渊啊!不过,留在这里也很好,可以帮忙打听消息。

    到了下午时候,萧玉暮寒才含笑而归,至于他那嘴角的笑意是为有人来还是为战场的事情无人可知。完颜康随他到了紫捷的帐子外便候着没进去,萧玉暮寒掀起帐子便进去了。

    那时,帐子不大,所以,一眼便把屋子里的情况览尽。自是,那跟衣服躺在床上的人也是看清楚了,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其实,眼前人?#20154;?#22810;一分人气,而他本人就像一把剑。

    紫捷并?#27492;?#30528;,只是昏昏沉沉的,待觉有人来,连忙起身警惕的看向那人。待看清是何人时,才放下戒心,悠悠起身笑道“太子今日这仗打的如何?”

    萧玉暮寒道“如若我说胜了,你会如何?”

    果真,紫捷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却在片刻归于淡然。环胸笑道“胜败乃兵?#39029;?#20107;。”不过一场而已,还未到全输的地步。

    紫捷的变化萧玉暮寒尽数看在眼里,只是也不说什么。他这样很对很对,毕竟是他的国家。可,以后还是不是还说不定。“远?#34013;?#26469;,不如好生休息。晚饭彩寻会送来。”

    紫捷无力的点点头,转身朝着床走回去。“多谢了啊!”安坐看两国斗,这损伤啊!

    萧玉暮寒只是看着他,也没做什么。“你还是疏离我?”同样的脸容,却是两个人,而这一窗纸无人戳开,但还是受不了千倾画疏离他,即便不是他本人。

    “没?#23567;!?#25105;慕容紫捷?#38382;?#19982;你走近过?这句话对紫捷来说就像是笑话,笑着回答,笑着大大咧咧的回到床上坐着,看了他一眼便倒了下去,鞋子也不脱就滚到了里面去。这鬼天气,过来受罪。

    萧玉暮寒停留了几分便出去了。

    离开后,?#24066;?#36807;来回道“太子,西林国那边,相如凌燕已经驻扎到他们的边疆之内。”

    “相如凌燕,或许,会是我们的朋友。”萧玉暮寒只这般说。

    完颜康道“如今,乌沙挞国与梵蓝国和伽连国开始对弈了。那道路随时可破,他小小乌沙挞国根本?#31181;?#19981;了多久。而,凤渊朝这边,一直都是那几位将军。”

    “乌沙挞国简?#26412;?#26159;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是。”

    玉清境端着三个包子和一碗粥去了玉清风的屋里,进去时,玉清风正在桌边看书。待他走近时才发现书是反着的,不由笑了。

    闻声的玉清风抬起?#24742;?#30340;眼看着他,不知他笑什么。而他这无意之举却撩动玉清境的心。

    玉清境含笑将包子放在他面前,问道“为何将书拿反?你又出神了。”

    玉清风这才去看手里的书,有些疑惑自己为何将书拿反了,而且,自己丝毫没发现。缓缓将书放好,道“有些犯困。”

    “呵呵!你啊!快吃点包子喝点热粥暖暖身。”玉清境将包子拿起为他掰开,用筷子将里面的掺着肉的馅弄出来,因为,将士们要吃,没法只作素?#35828;?#21253;子,只能这样做。

    玉清风端过粥,用勺子慢慢喝,然后看着他为自己挑肉馅的双手。泛黄,看着便觉粗糙,无意之间将手掌的茧一展无余。那带着伤疤的手看着总给他一分温暖的感觉,他?#19981;?#25569;着他的手后,很厚很大很暖很有力。反而,那?#35828;?#25163;却不是这般。有力却少了那点温度,或许,他本就是无心人。

    “大哥,你手上的伤从何而来?”

    “战场上。来,吃吧!”玉清境将包子放到他面前的碗中,宠溺的说道。对于这些伤痕,他觉得挺好的,是他出生沙场的见证。

    玉清风心里有些感动,一手拿起包子,放下勺子。掰下一点送到他嘴边,道“大哥,你也吃。打仗的人要多吃一点才会有力气。”

    正在为他掰第二个的玉清境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笑道“大哥不饿,你吃。”

    玉清境不吃玉清风再将包子皮?#25112;?#20102;一些,道“我一人吃太过无聊,大哥难得闲下来,就陪我一起好吗?”这些日子他都忙忙的见不到他人。

    经他这么提起,玉清境才知道自己多久没停下来陪陪他了,心里有些歉意。将包子吃下,道“清风,对不起,我明日陪你。”

    看着他吃下,玉清风才露出一抹笑。听闻明日他歇下陪自己,心里开心,不由挨着他坐着,道“那好,我等你。”

    “好。”

    二日一早,玉清风刚刚喝?#35828;?#28909;粥就被玉清境叫走了,说是出去走走。

    玉清境骑着马匹带着他去了边疆周围的一个小溪,那里很幽静。

    “大哥,边疆还有这种地方,好惊奇啊!”

    玉清境跳下马,再伸出手去抱他下来。玉清风现在会骑马不需这般被人?#23637;?#30528;,可他还是?#19981;?#34987;人宠着的感觉,调皮的跳入他的怀里。

    “就不怕大哥松手吗?”看着怀里人,玉清境笑着说道。

    玉清风伸手揽住他的脖子,笑道“大哥不会舍得丢下我。”

    玉清境无奈,将他横抱起,往小溪那边走去。抱着他很舒服,怎么会将他丢下,安静的眸子里溢着满满的疼爱,道“你是我的边疆,我是将军。将军的使命就是誓死守护身下的每一寸疆土。”他不太会说暖情蜜语,只能借着这些来说。可他这短短几字却让玉清风很?#19981;叮?#24456;开心。

    “我才不要做边疆,我要做大哥手中的铁戟,随你一同守护你身下的疆土。”听得这话,玉清风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和他继续说了起来。于他而言,疆土没有温度,千古万古都在,而且,即便护住了这一朝也不能永统天下,倒不如做一把能杀敌书写豪肠的铁戟征战沙场。

    玉清境笑道“那大哥可得将这副铁戟好生珍藏。”

    “呵呵!大哥可得说话算话。”

    ?#30333;?#28982;。”

    两人走到小溪边,玉清境将他放下,然后,掀起披风坐在溪边的土地上。然后伸出双手,玉清风会意的坐了上去。

    清澈的水里倒映着他们的落影,清晰,偷偷听着他们的话。

    “清风,如若大哥那日不幸死在沙场,你可不能告诉爹。”玉清境最是清楚玉清?#24120;?#24180;老之际失去夫人,又失去孩子,会是何般的心。当初,怀里?#35828;?#27515;讯已经将他折磨的差点魂归西去,他不能再传出任何不好的消息。

    本来开心的心被他会这么一说,心里有些不舒服。玉清风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贴着悲风?#36947;?#21364;吹不去他体温的?#24120;?#36947;“清风会保护大哥的,大哥要好好活着,说好等此次战事一了便卸下胄?#30528;?#25105;回家。大哥,不可以言而无信。”

    身在沙场生死便在那么一刹那,纵?#36824;?#20102;前刻后刻却已经是谜底?#25512;?#31095;。这沙场埋了多少人,又有多少将军,他玉清境或许也是这样永眠?#35828;亍?#20294;,他要等到最后。玉清风的话静静?#20040;?#20182;的心,不?#23665;?#20182;护紧了。道“大哥还带你坐秋千。”

    玉清风抬起头看着他,玉清境看着他不带半点伤?#23567;?#26149;风拂面荡起头上青丝,触摸着睫毛。

    玉清境伸手拂去他的青丝,那动作间都带着温柔。

    玉清风笑着,待他停下才倾身前去在他眼睛?#19979;?#19979;一吻,很轻却很浓。玉清境微惊。

    “大哥,待再坐上秋千的时候,清风希望推我的人还是你。”

    “好。”

    玉清风在军营里?#21480;?#27809;事就穿着将士的衣服跟在他们身后练习,玉清境就在前面监视着,虽然发现也没出声。临安走到后面时,看到他有些惊讶,他这个样子还真不是当将士的料。

    而且,他的动作有些不足。还是像模像样的靠近,将他的铁戟摆好,道“你的方向刺得可不是敌?#35828;?#33268;命处。”

    玉清风跟着好好的将铁戟放好,他会用剑不会用这个长长的玩意。见他做好了临安才离去。

    回?#25509;?#28165;境身边,问道“为何让他参进来?”

    玉清境一本正经的说道“他?#19981;?#20415;让他做,战场不让他去便好。”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也不能随意出去,只有这事有点兴趣了。

    临安笑而不语。

    那边安一华和曲半指走了过来,看着这些训练整齐的士兵也满意。

    “安将军,曲将军。”见人来,玉清境和临安连忙行礼。

    安一华笑了笑,看向这些士兵。道“天气转暖,他们都有活气了。”

    曲半?#24863;?#36947;“一个个跟出壳的小鸡仔似的,天冷的时候就缩的跟乌龟一样。”曲半指个子不高,偏胖,皮肤黝黑,那炯?#21152;?#31070;的眼睛将他刻画的精神,紧紧握着腰间的弯月刀透着他一身豪气。那笑有些浮躁是一个鲁莽之人。

    安一华笑道“曲将军,你此言极对。”

    玉清境也是如此觉得,天冷,不仅是他们,就连敌方的将士都有些慵懒,也正是因为天气转暖,他们才精神了,战事也多了。

    曲半指呵呵的笑着,然后,迈下高台去看看这些出壳的小鸡仔们。看到一个动作很好的一掌打在他肩膀上,竖起大?#31895;浮?#21487;怜?#22681;?#22763;。然后,看到了不规矩的,又愤怒的一掌打去。

    当看到慵懒又不规范的玉清风时,从?#20998;?#19979;的看了个遍,才说“你新来的?”

    玉清风点点头。

    “先去学蹲马步。去。”曲半指可不管他是谁,直接柠出来,道“去去,还没学会走路就像奔跑了啊!”

    还以为没事的玉清风这次知道了自己这次有事情了,他最害?#38706;?#39532;步了,被柳卿兮罚了好?#22797;巍!?#25105;不去。”

    他的声音不大,将士们听到了也不敢来看,只是更加规矩了。

    上面的安一华和临安都注意到了,玉清境看着不说话。

    ☆、醉酒难敌过往

    听他说不去,曲半指皱眉,严肃的说道“不去就拿着你的行李回你娘怀里待着。”

    玉清风拿着长戟不方面,又被他拎着更是跑不了。只知道挣扎,道“要蹲你自己去,我才不去。”

    “嘿!你这小子还真是掘呢?啊?不去,就去火房做饭去。”

    “我不会生火。”

    “那你能干嘛?”

    “吃饭啊!打架我也?#23567;!?br />
    “你个饭?#21834;!?#26354;半指一章打去,他高兴啊!因为没人和他一样?#19981;?#21507;。

    而在玉清风眼里他这一掌很狠,所以,他躲过了。撤到一边去,拿着手里的长戟对着他,道“你再过来,我就让大哥打你。”

    落空的曲半指因为用力差点收不住,在原地打转才停下来,看着他拿着长戟对着自己,一时童心泛滥了。伸出又短又粗的食指指着他,笑道“好你个小娃娃,看我怎么收拾你?”

    见不对劲的玉清风开始跑了,曲半指就在后面追。

    上面的安一华无奈的摇头,道“曲将军还是如此童心未泯。”

    临安笑了笑。玉清境就追着玉清风。

    一时,整齐的训练场就被他们两人打乱了,训练就变成了在那打成一团的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