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97

正文 分节阅读_97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训练,而曲半指还是在追着玉清风,玉清风体力不是很好,跑久了有些虚脱,看着曲半指要追来就摘掉盔头扔给他直?#21152;?#28165;境哪里。

    “大哥,那个老头欺负我。”

    立在那的玉清境看着他越来越近。

    “清镜,你今天敢维护他。”听到那话的曲半指在后面威胁道。

    玉清风才?#36824;?#37027;些,跑到玉清境面前就躲到他的身后去,露出脑袋看着精神的曲半指,笑道“老头,你该回去带孙子了。”

    安一华无?#25105;?#22836;。

    玉清境任着玉清风躲在身后,对曲半指说道“曲将军,清风不懂事,晚辈给你谢罪。待会儿回去便让他蹲马步。你老先歇歇。”

    追前来的曲半指?#24598;?#20102;,撑着膝盖说道“这小子,太能折腾了。”

    玉清风趴在玉清境肩上,很是无辜,道“曲老头,是你老了哟!那是我的错啊!是不是?#30475;?#21733;。”

    安一华说道“曲将军,你啊别跟他闹。”

    曲半指不服气的说道“下次出征,我们俩就?#27492;?#26432;的敌人多。”

    “比就比,谁怕谁?”他可不怕,现在不是从前,他能保护自己不?#20384;?#36523;边人。

    这一晚,曲半指便拉着他和玉清境围在耿火边喝酒说笑,玉清风也是能说让人开心的话常常让曲半指大笑,而他手里的酒也是一杯接着一杯。玉清境倒是不沾酒就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个。

    直到玉清风到了说胡话的时候,玉清境才?#24656;?#25226;他带走了。而曲半指还坐在那喝酒,那叫一个悠?#23567;?br />
    “嗒嗒,下雨了。”玉清风靠在玉清境怀里闹腾,挥着?#30452;?#21010;着下雨,嘴里有嚷着下雨声。

    “清风,别闹。”玉清风再是轻,可他这样子闹,玉清境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打雷了,轰,好大啊!嗯,好响啊!”玉清风嚷着,不知是不是曾经遇到过雷电,自己嚷出来时还有些害怕,伸手将玉清境抱紧。“我怕,打?#20303;!?br />
    玉清境安慰道“?#25381;写?#38647;,不怕。”

    玉清风眼睛半睁半闭,安静的靠着他。

    待去了屋子里,玉清境将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然后吩咐人去取水。

    躺下的玉清风在床上打滚,嚷道“不睡,不睡。看月亮,月亮。”

    坐在床边的玉清境伸手将他按住,道“待会儿就看月亮。”

    玉清风挣开水蒙蒙的眼睛看着玉清境,伸出手画个大大的圆圈,笑道“大月亮,像不像,圆圈圈啊?”

    玉清风的样子在玉清境眼里是可爱的,很天真无邪,都不想去打扰他了。“像。”

    “嗯嗯!我,要吃圆圈圈。”

    玉清境疑惑,哄道“乖,大哥明日给你?#25671;!?br />
    玉清风不乐意,滚到里面去,嚷道“我要吃,圆圈圈。圆圆的,我要吃。”

    玉清境也不知道他说的那个圆圆的是什么,可听他那声音就知道他不开心了。无奈的起身出去找什么东西能吃又是圆的。

    玉清风抱着被子在哪嚷着圆月亮红月亮,听不到回答。慢慢的进入梦乡。

    安静的小屋子里,玉清风趴在床边望穿秋水似的看着空荡的屋子。

    我回来了。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他回来,玉清风的眸子立?#36538;?#20986;灼眼的光彩,整个人都精神了,连忙坐起来。

    慕容策走到床边看了?#27492;?#38382;道:到现在还没起,饿了吗?

    饿。我的东西呢?玉清风抬起头仰视他,双眼期待。

    慕容策疑惑,道:什么东西?

    不是答应给我买那个圆圈圈吗?玉清风惊疑。

    我何时答应了你?

    昨晚啊!你说今日一早就下山给我买。

    慕容策悠然在床边坐下,道:估计是你做?#25991;兀?br />
    听到这话的玉清风不高兴了,倒下身去,揽过被子就睡,心里不舒服。答应我的,你反悔。

    床边的慕容策很无奈,慢慢从身后取出?#35805;?#19996;西,拿在手里悠悠的说道:某?#35828;?#31958;葫芦好多啊!

    蒙在被子里的玉清风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买了,听了这话才只知道,忙的掀开被子走起来。果真看见他手里的一大包糖葫芦,顿?#20445;?#21452;眼生花。五郎,给我。

    慕容策撤过,将脸对着他。道:知道怎么做吗?

    玉清风本想去拿的可是被他躲过了,想埋怨却?#27492;?#36825;样,就知道要做什么。上前捧着他的脸在他脸颊上深深的烙印一个吻,然后,在他双眸上,最后是他的嘴唇。好了吗?

    本想让他亲吻脸就好了,没想到他一次亲了几处,慕容策是惊?#25172;?#24320;心。见他这般期待便不再为难他,将东西送到他手里,道:买了许多,慢慢吃,?#36824;?#20877;去买。

    玉清风拿到手里时只有一个想法,好多啊!五郎,你也吃。

    你吃够了我再吃。

    玉清风拿起一个放进嘴里含住一半然后凑近他,慕容策没有躲开,而是顺承的咬下一半。

    曾经在玉清风的心里已经只是曾经,这些被他亲自摔碎的过去他不再怜惜不再想着复合,因为,碎镜子可以?#25351;?#20174;前的样子吗?这些美好只会出现在他梦中,弥补缺失的一?#23567;?#25110;许,在某一个地点他会忘了梦,这一场糊涂?#19981;?#24536;记。

    玉清境无果回来,那水已经放好了,他便过去给他洗脸。当将人翻过来时才看见他脸上安然的笑,似乎梦到了很好的事情。

    看得玉清境也笑了起来。

    玉清风醒来?#20445;?#21482;觉头晕全身都不舒服,幸好,他不是将士,还能再床上多待一会儿。

    待他起床?#20445;?#20415;看到了放在桌上还未冷的热粥和无馅包子,心里一暖。

    吃完饭后出门去,他又从将士手里拿来长戟说继续去玩,如果遇到那个老头也是最好的。

    扛着长戟走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人啊!玉清风疑惑的抓来一个将士问“将军们去了哪里?”

    这将士回道“南燕来袭,将军们去迎战了。”

    将士话还没完,玉清风就丢下长戟跑了。

    话说这边沙场之上,一望无际是那随风而起的沉?#24120;?#19968;眼之心的是不尽的肃杀,兴奋的是那些身下之马。

    玉清境和安一华、曲半指以及其他大将小将并骑马于前,玉清境对安一华说“歇了数日,他们又来了。不知这小战小战一次次是为何?”

    安一华沉默了片刻,道“如若没错,应该与?#28165;?#22823;陆的两国有关。”

    他这话一出,玉清境便明白了。

    那边领头人是一位中年将军,?#25509;?#23613;枫,他身边是小将,身后是大约一千人。

    曲半指说道“你这小儿,还?#27492;?#37266;你又来拜访老夫。可真是有心。”

    樱尽枫挽唇一笑,负着刚硬的铁戟,傲然说道“老匹夫,半白青丝竟还在沙场不去携带小孙,凤渊就如此紧缺人才吗?”

    被这么一说,曲半指不爽了,夹着马匹便去了。

    “曲将军。”身边的安一华还未料及他人就冲出去了。这?#30475;?#37117;是他打头阵,真不是何时才能改改这性子,三言?#25509;?#20415;被激怒。

    玉清境此?#36538;?#20102;那分儿郎情,多得是严肃之色。看着?#27801;?#30340;马匹,不带半点忧色。

    见曲半指袭来,樱尽枫自是?#38632;?#32780;去。

    曲半指惯用两头为矛的铁戈,那矛峰已有刀剑铁戟划过的痕迹斑驳的留在上面,太阳下看的很清楚。他的长?#32570;扔?#23613;枫的短上一掌,可,他?#27492;?#27627;不输。

    几个回合下来,两方和局,没有输赢。

    “小儿,若要胜老夫,还?#20204;?#20462;几年方可。”曲半指笑道。

    樱尽枫擒马负戟而笑,道“胜你只在一瞬,休得在此猖狂。”

    “哈哈!”曲半指长笑而回。

    看着回去的曲半指,樱尽枫举起长戟,后面的将士会意的准备。“杀。”

    一声令下,沙场风起,黄沙被脚激起一层一层,那缨抢的交锋、速度的厮杀、生死的较量都在此刻尽数上演。

    江山疆土都是用血换来的,用白骨铸成的,千古都是如此。何须在乎生与死?

    作者有话要说:

    ☆、玉清境起疑

    玉清风?#20384;詞保?#36824;有点分不清那是那,在那?#35835;似?#21051;才唤出长剑直接冲了进去,见到腰间缠着红色丝髫的便杀,一剑剑狠毒的将人折成两段,嗜血的眸子让人恐怖。

    玉清境发觉玉清风时本想去保护他,可却看见他杀人不眨眼的样子,愣是没?#20174;?#36807;来。

    樱尽枫的长戟划来,玉清境也没感觉,在这一片萧索纷乱的地?#21073;?#24573;觉那个奋杀的人像是地狱的魔鬼,太过残忍。

    幸及临安发现,将人揽过却依旧让他?#30452;?#34987;划伤。

    玉清风残杀了一会儿忽然停下来立在那看着厮杀的人们。我为?#25105;?#22914;此做?这是慕容策的天下,我不能帮他。可,这也是大哥的疆土,他说他是将军。我,我应该这样。

    杀到玉清风周围的曲半指靠着他笑道“小娃娃,你害怕了?”

    闻声的玉清风冷冷一笑不再理会自己的?#22841;鰨?#20877;次握紧剑,笑道“你这个糟老头都不怕我怕什么?”

    “哈哈!就?#19981;?#20320;这小娃娃。”

    “老头,别忘了我们之间的打赌。”玉清风丢下一句话便?#21767;?#22868;向敌人哪里,杀了正在屠杀他将士的敌人。

    这一场战争?#20013;?#20102;一个时辰以樱尽枫带着百人残兵离去而结束。

    玉清境顾不得?#30452;?#30340;伤找到和曲半指在那争论杀人多少的赌注的玉清风,?#27492;?#23433;好才放下心。可他脸上灿烂的笑却让他无法接受他刚才嗜血如魔的样子。

    回了军营,玉清境在?#35270;?#20013;让军医包扎,安一华和曲半指已经回了,只有临安和玉清风还在这里候着。

    军医叮嘱了几句便离去了,玉清境支开临安,将玉清风拉到身边。这件事情他必须?#26159;?#26970;,否则,心里不安。

    “大哥,疼不疼?”玉清风担忧的问道。

    玉清境摇摇头,道“这只是小伤罢了,不必担心。”

    “可划?#35828;?#26159;你的身体,会疼的。”一剑如身那么疼,疼得他麻木,这伤怎会不疼呢?他应该比任何人都知道划破身体是多么的疼。

    “没事。清风,你实话告诉大哥,你为?#20301;?#27494;功?而且,那般邪乎。”

    玉清风淡淡一笑,道“是一个前辈将他毕生武功传授与我,让我保护自己不?#20384;?#20182;人。虽然,有点邪,但是我不是好好的吗?没有残杀自己人。”那些在帝都做的事情他不会告诉他,既然这?#27425;?#20102;,若是说出?#27492;?#19968;定不会原谅自己。

    玉清境疑惑,道“有武功是很好。可是,邪攻会在不经意间伤害你。”

    “大哥,我知道你为我好。武功不邪,是,我的心渐渐走出正轨,所以,才会变得是你看到的那样子。”

    提及此事,玉清境倒是想问问,“清风,你偏离正轨步向邪道是否与慕容策有关?”突然回来,而且,不与慕容策在一起,在这?#27604;?#37324;更是半字不提他,太蹊跷了。

    提到慕容策,玉清风的脸色明显变了许多。起身背对着玉清境,冷冰冰的说道“除了他会是何人?”因为他他变得残忍无情杀人不眨眼,因为他他一心成魔。

    玉清境起身说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何事?”

    玉清风转身时双眼朦胧,看着玉清境,忍不住前去抱住他,喑哑的说道“他将我推下深涯,我恨他。”离榕当时说的那么清楚,是慕容策想要他死。那么高的地?#21073;?#22914;若不是鹤千绝出行也不会接住他。恨慕容策,更恨慕容策一己之心。

    玉清境最见不得玉清风伤心,那刻回眸泪光?#20102;盖?#21160;着他的心,入怀那刻很想把他融进自己骨髓之?#23567;?#21448;闻真相,眼里忽生狠力。慕容策,你欺人太甚。

    “他将我囚在皇宫不让任何人知道我还活着,他想囚禁我一辈子。大哥,我们,我们走吧!他的江山,我们何必为他守着?”

    “清风。”玉清境呢喃。

    屋外的临安全部都听到了,暗叹一声便离去了。

    在南燕。

    樱尽枫跪身在主营复命,道“在中?#22659;?#29616;一个青衣男子,武功极般的厉害。”

    萧玉暮寒没有不悦,道“好了,下去吧!好生休息,等上几日再去。”

    “是。”
英超直播吧
河南帝彩快三走势图 澳洲幸运5精准人工计划 一波中特找蓝珠今期焦点是群众 贵州11选5日开奖73次 彩票计划网 福彩试机号今天 查询 排三四码组六最大遗漏 买2元彩票中 什么软件有浙江15选5 cba上海对辽宁辽宁球迷 竞彩总进球数23球 大河彩票网 江西多乐彩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电影象棋手的毕业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