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00

正文 分节阅读_100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兰小义有些着急,道“大人,小人所言属实,毫无半点虚假、”

    都抚师不动色,道“彦亲王吩咐过,欲进?#35828;?#38656;有军令。今日,就算是皇上前来也得有军令。”

    看着都抚师认真严肃的模样,玉清风心里微微不悦,上前拉过兰小义说道“大人不让我看,我不看便罢。”

    都抚师闭唇不言。

    兰小义也没继续说。

    玉清风看着他,用着冰凉的审视,然后嘲嘲一笑,转身说道?#25353;说?#26082;是如此?#20384;鰨?#37027;大人可得好生看着啊!那日?#35828;?#20986;事,你怕是活不了吧!”

    “此乃我都抚师之责,不劳他人多心。”

    “哼!”玉清风冷冷一哼便离去了。

    待人离开,?#35270;?#20043;中走出一位红袍之人,看着那离去的身影问道“刚才是何人前来?”

    都抚师闻声,连忙回身行礼,道“属下不知是何人,但闻方才那小兵说他乃?#39029;?#24093;后。”

    许子璇皱眉,道“他来?#35828;?#20316;何?”听他方才的话语倒是有几分是警示有些危机席卷在心头。

    “不知。”

    “你且好生看着粮草,再加兵看守?#35828;亍!?br />
    “是。”

    许子璇刚刚要进去,慕容湘渊和临安走了过来。

    两人连忙行礼。

    慕容湘渊说道“下次他再来直接抓起来关着。”

    许子璇和都抚师微惊,许子璇有些问为难,道“亲王,这,皇上若是知道了该如何是好?”

    临安说道“皇上若是责怪下来,我临安一人承担。”按照今日所说,若是将他抓起来也不会受到严重的?#22836;#?#21482;是,玉清境哪里难做。

    慕容湘渊说道“无须理会他的身份,粮草关系着我军存亡,不得容下有丝毫威胁粮草的蚂蚱。”

    “是。”他们二人既是如此说,他们也只好领命。

    作者有话要说:

    ☆、中计

    两日后的战场。

    萧玉暮寒骑马安静的在那看着?#24742;?#36319;在玉清境身边的玉清风,而玉清风却是淡然的看着他。

    这?#21361;?#20165;仅是他们二人前来。

    两军交战之时,一片混乱,玉清境被完颜康和另一位南燕将军捆缚着,玉清风去对付萧玉暮寒。

    “凤渊来了五十人江湖人士,个个皆是高手。”玉清风趁着打在一起的时间说道。

    萧玉暮寒倒也配合,手里也很是小心,回道“小心行事。我会将七羽送到凤渊军营,以左手腕上的红色朱砂为暗示。”

    “好。”

    这一场没有胜负,但生死是正常的。

    城楼上的慕容湘渊用冷漠的眸子看着玉清风的身影,身边的安一华临风问道“彦亲王可是有何法子?”

    “今晚让他们行动打他个措手不?#21834;!?br />
    “是。”

    玉清风负剑回去,在路上与玉清境漫谈。

    ?#28982;?#33258;?#20309;?#23376;时遇见了曲半指。

    “小娃娃,你没退步吧?”曲半指一看见玉清风就凑过去了。

    玉清风笑道“怎么会呢?”

    “是吗?那今晚你和我们一起去。”曲半指开心的邀请。好几场都未和他一起了。

    玉清风含笑答应,可随即反应了过来

    “今晚去何处?”

    曲半指笑道“去打南燕啊!趁着他?#21069;?#22825;主动打我们,晚上,我们趁其不意的反击一次。小娃娃,你晚上跟我去,我们两在好好比比。”

    玉清风惊讶过后,在心里满满盘算着,渐渐浮出一点笑容。太阳之下无人瞧见那寒意的冷光,直戳人心。

    “老头,今晚,我一定与你比个高低。”

    曲半指没发现半点不对劲,还一个劲地拍拍他,笑道“今晚一定要去,别和我耍赖哟!”

    “好的。”

    曲半指前脚刚走,玉清风转身便回屋去写信。而他们消失后,一位墨兰衫男子?#24433;?#22788;走出,露出那双犹如黑鹰捕获猎物的寒厉的黑眸。

    西林内。

    相如凌燕端坐与桌前看着前来复命的男子,正是方才那偷窥玉清风的人。

    “乌恬,可是听到何事了?”相如凌燕倒是不急,悠悠的问道。

    乌恬回道“两个时辰前,南燕率兵攻打凤渊,无局而退。凤渊今晚派曲将军前去偷袭南燕,但,消息被曲将军告诉了玉清风。”

    相如凌燕微惊,用着冷霜的眸子看向他,阴沉的问道“为何迟迟不对玉清风动手?”若等慕容策前来再动手根本没机会,而且,还会冒着很大的风险。

    乌恬无所畏惧,却依旧不露表情,回道“此刻对他出手显然很不利,倒不如,我们不动手。”

    相如凌燕起身严肃看着他。那一起身宛如一个君王般尊严如尊,慢慢启开嘴唇吐出低沉寒厉的字“何其不利?你是杀手就该清楚自己的使命,不得反抗。”

    乌恬单膝跪地不敢抬头?#27492;?#36319;随他多年自是明白他的脾气。“属下遵命。”

    相如凌燕走出书桌,漫步走到他身边,道“今晚先不行动,看情况。如若凤渊陷入危机,便暗之协助,不可让南燕发觉是我西林。”能不出面他尽可能不出面,这对西林国很好。

    ?#30333;?#21629;。”

    “回去吧!”

    乌恬走后,古林离榕带着司马斓走了进来,?#27492;?#37027;平静的脸倒是能看出几分不悦。

    相如凌燕看了?#27492;?#19981;是很想打理,回身坐下,问道“为何进来不打招呼?”

    对相如凌燕的改变他们都熟悉了,古林离榕也不作怪,过去坐下,冷着声音问道“你在凤渊?#25165;?#20102;内线?”

    司马斓示意离榕,便退出了屋里。

    相如凌燕不急不慢的拿起一本兵书慢慢翻阅,道“与你何干?”

    相如凌燕的话果不其然的引来古林离榕的不悦,一道寒冰直直的射向那边安然端坐的人。“相如凌燕,你只是臣。”

    “对,我只是臣。可我这臣也要对得起百姓和天下”相如凌燕似乎也和他斗起来了,语气强硬了许多,手中的书直接扔到了桌上。自从联合之后的所有怒气都想在此刻发泄出来。天下是他从别人手里夺来无条件的赠送与他,可他却拿着国家和负心人报复。那他算什么?#30475;?#22836;到尾默默付出,贴冷屁股不止一次两?#21361;?#27809;讨到半句好。现在,他受够了。

    看着如此失态的相如凌燕,古林离榕沉默不言,一个房间就慢慢的安静下去。

    天慢慢的暗淡下去,?#35270;?#20043;内,几位将军和那些江湖人士还在说话,商讨今晚夜袭之事。

    而玉清风穿着一身乳紫色简衫立在城楼下,身边是曲半指。

    “小娃娃,你若输了,必须罚酒三壶。”曲半指摇起腰间的空壶,许下赌注。

    玉清风竖起大拇指,在灯火下露出真挚的笑容,道“如若你输了,那么,一月之内不许沾半点酒。”

    闻得这话,曲半指不由拿紧了腰间的空酒壶,这个事情,这个赌注会不会赌错了?酒可是他的命根子啊!没饭菜都可,可就是不能没酒啊!这些酒是他好不容易沉下来的。

    ?#27492;?#22914;此稀罕,玉清风就知道自己赌对了。可他也不会赢他,爱酒之人不让他喝酒真是比让他下油锅还难受,心里会空虚。

    这时,曲半指的助将前来提醒出发了。曲半指才将他们的赌注忘记,扬鞭打马而去,吆喝道“不许吵不许闹,跟我走。”

    看着昏黄灯影中疾驰的身影,玉清风轻轻一笑,似是觉得他可爱有些童心。那挽起的黄沙扑洒在黑夜之中,扑面而来,让人窒息,却被风吹的?#30001;?#19981;去。

    城楼上的玉清境看着玉清风的身影,生出几许担忧之色。几次对站都有他在身边,?#23665;?#26202;,他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独自去了。

    “将军,此次只袭不攻,将军大可安心。”身边的临安知晓他心思,便说些好话与他听。今晚这一战,他也是不安。

    玉清境收回悠远的视线,转向城楼明灯,那随风晃动间?#31918;?#30528;他的笑?#22330;?#21487;,今晚,?#27425;?#20309;觉得不安?纵使知道他如今武功不凡,就是放不下这担忧。

    见他如此,临安冒昧的问道“将军,可觉您对玉公子的心太逾越了?”

    逾越?玉清境疑惑的看向临安,“何?#27492;?#35328;?”逾越?逾越了什么?

    见他不懂,临安也不打算再多说,只道“无事,将军对玉公子的牵挂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回去吧!”

    玉清境也没多想,便随临?#19981;?#21435;了。这句话似乎?#30343;?#20040;可疑?

    而相对的这边。

    黑夜之中,曲半指将玉清风安置在身边,缓缓带着兵靠近那灯火依旧的城池。一个个双眼多的是危机?#23567;?br />
    “老头,你看,他们城楼上看守的人少。不如,?#27809;?#31661;如何?”玉清风细声说道。

    曲半指看着他,然后瞅瞅上面的人。问道“?#27809;?#19981;行,这?#27809;?#31435;刻就会被发现。”

    玉清风沉默了片刻,道“老头,我们两人去探探别的地方,看看哪里合?#21490;?#36215;攻击。”

    ?#32610;?#20010;主意不错。”

    “那,我?#20146;?#21543;!”

    曲半指抓来助将让他好生看着这里,便瞅准时机拉着玉清风弯着身子从草丛之中碎步移动。而楼上也是毫无半点动静,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等移到一边的小树林里,玉清风说道“我记得地图上,这座城池的东北部有一个树林。哪里极容易掩?#21361;?#19981;如,去哪里看看?”

    曲半指不疑有他,反而称赞的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啊!你看我们都老了,记不住事情了。”

    玉清风满意一笑,便带着曲半?#21648;?#24320;。

    自从那晚被萧玉暮寒逼着戳穿身份并被糟蹋后,紫捷再也没有出过帐子。一来,害怕自己忍不住自取灭亡的向萧玉暮寒算?#32781;?#20108;来,不想出去随便走。等着凤渊那边有人发现他在这里和他联?#25285;?#28982;后,将慕容指霜救出去,他才可以走。

    今晚忽闻外面的声音,疑惑的?#28216;?#37324;出来,便瞧见萧玉暮寒急匆匆的出去,心里疑惑。一副担忧的模样走到他面前,问道?#32610;?#20040;晚了,你去何处?”紫捷和玉清风两人唱戏的功夫是不相上下,这一伪装起来还真是绘声绘色。墨黑色的眸子流溢着担忧,气息也跟着一点急促。

    萧玉暮寒被他突然出现惊到了,也没仔?#32538;此?#30340;神色,道“狸将军唤我,我先去。”

    紫捷?#27492;?#36824;是看不出着急的样子,但,刚才的步子似乎很快,像是要去做什么。跟着他走也没出声,这样跟着去不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吗?

    走了几步的萧玉暮寒止步看着紫捷,冷冰冰的说道?#30333;?#25463;,你是奴才,虽上了本宫的床却并不意味着你可随意东西。”今晚的冷漠无情,与那夜温柔缠绵的他毫无半点关?#25285;?#25110;许,应该是两个人。

    被萧玉暮寒这么一看紫捷微惊,心里也有点害怕,随即收回视线移向别处,没底气的说道“知道了。”

    萧玉暮寒片刻不留便走了,也无半点心情因他而改变。

    而紫捷却被萧玉暮寒的冷漠无心?#35828;剑?#24515;里有些不舒服。可,他很快的便调节过来了。再次迈步跟去,无论如何都必须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曲半指的助将带兵躲在荒草之中,借着荒草隐藏。可他低头时嗅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心里疑惑不解。不?#30722;?#20986;几根草放在鼻子旁仔细辨别这究竟是什?#27425;丁?#29255;刻后,一道恍然大悟如同寒冰的利刃之光划破这黑夜。

    “中计了。”助将小声呢喃

    虽然声小却瞒不过此刻安静的黑夜空间,尽数传到身边的人耳里。个个都是不信和惊慌。

    作者有话要说:

    ☆、叛徒

    助将按捺住心,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可越是在此刻越是无法安静下来。那么,现在只能在敌人未发觉前离开。

    助将回身说道“迅速撤离。快。”

    他这一句话让隐藏的人不安。

    却在此刻,从城楼和?#38393;?#39134;来无数火箭,那一瞬间,暗黑的夜空终是被燃亮,就那么一刹那,划破苍囧的不止是那些利箭还有一颗心和人世的乱争。

    萧玉暮寒用冰冷无底的双眸凝视火箭飞去的方向,线条清晰的嘴角慢慢被挑起一抹笑,肆意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