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01

正文 分节阅读_101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的张扬着。他身边就在那么一瞬间立起无数潜伏在那处的士兵,个个把箭张弓对他们射去。

    天空亮起的瞬间,助将不由抬头看去,一直火箭带着凶狠的火势朝着他飞来,似乎要穿过他的眼眸。

    “啊!”呼声四起,火箭落地,荒草尽数燃起,好似要燃尽这一?#23567;?br />
    火箭的无情,刀剑的无情,土地的冰冷,那一刻,多少人领略到了。

    挣扎吧!只是徒劳。

    已经绕到离城池越远的曲半指忽见天空发亮,疑惑的回身看去,疑惑的说道“那边为何如此亮?”

    玉清风倒是不奇怪,说道“不知道。老头,我们快走吧!”

    “小娃娃,你看,那个方向”曲半指?#24187;?#30333;了。

    害怕曲半指看出什么,玉清风拉住他走,道“没什么奇怪的,我们快走啊!再走一段就有敌?#35828;?#24033;视了。”

    曲半指跟着他回身继续走,可心里就是想?#24187;?#30333;。待走了一步便记起来了,恍然大悟的拍腿,道“那是他们隐藏的地方。不行,出事了。”

    “老头。”听到他这话玉清风就知道他反应过来了。

    曲半指挣开玉清风便往回跑,道“糟了,糟了,糟了。”曲半指嚷着这两个字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内心的不安,脑子里一片浑浊。

    看着曲半指的背影,玉清风便要去抓,可是,脚下被倒下的树干一拌,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而奔跑的曲半指对身后人没有半点注意,一心全在那些人身上。

    萧玉暮寒从完颜康手中拿来弓箭对着舞着铁剑的助将,嘴角的笑还那么冰冷。垂死挣扎而已。

    助将身边已是火海,看不到任何人,?#33618;?#21548;到那些惨叫声和火焰之声,火是炙热的,炙烤着他的脸颊,似乎要将他画入火?#23567;?br />
    就在萧玉暮寒将弓拉开之时,一个人冲到他身边抱着他往一边倒去,可箭还是发出去了。很利索很干净很猖狂。

    完颜康也是一惊,看着被紫捷弄到一边去靠在墙上的人。而萧玉暮寒和紫捷此刻的视线都跟着那一支利箭而去。

    奋杀的助将终是落幕在那一刹那,火箭直直闯过他的咽喉,熏染着他的盔甲那绣在衣襟上的桂花依旧那么灿烂,而他永远停留在那里。

    “小骨。?#26412;?#22312;这时,跑回来的曲半指对着那被封喉的人大喊,撕破了所有人。

    ?#28165;?#29992;最后的力气看向曲半指,握着铁剑倒下去,惊起满地沉沙。

    “小骨啊!”曲半指不顾什么乱箭直直的朝他跑去,还没赶到就哭着趴在?#35828;?#19978;抱起还未冷却的身体,喊道“小骨啊!你咋比我这个死老头先走呢?”而怀里人却睁着含泪的眸子直视着满天的魂灵和那未散去的伊人面容,舞剑的手渐渐松去。

    萧玉暮寒嘲嘲一笑,然后,宛如一把利刃射向紫捷。“把他给我带回去关着。”

    一声令下将紫捷从方才那震惊中?#21483;眩?#36814;来的却是萧玉暮寒冰冷的无法反抗的命令。曾经的怜惜烟消云散,喝道“萧玉暮寒,你不得好死。”那是他的国啊!凤渊朝的将士啊!

    完颜康丝毫不顾及他曾经的身份将他钳制住往回拉。

    看着嘶吼的紫捷,萧玉暮寒却无半点感情。对身边的士兵命令道?#30333;?#20303;他。”

    “是。”

    生死在沙场或许不该这么悲伤,应该淡然的面对,可此刻,却无法做到那般。曲半指?#30636;?#24471;一把老骨头抱着?#28165;?#21584;喊着,吐诉着。

    火海便是如此吗?那些快要熄去却弥散着人体的焦味刺激着曲半指的神经,他的将士,随他出生入死的将士,说好此战胜利便回家娶媳妇,可,一个个无一生还皆埋在了?#35828;兀?#20219;凭历史去评说,任凭这些疆土去拥抱。将士的归宿,?#28900;?#26159;何处?

    “你这个?#21171;?#23376;,怎么先丢下老头我啊?”

    靠近的萧玉暮寒抬手示意他们动手,十几个将士拿着长戟靠近他,将他围住,而曲半指似乎什么也不知道。

    颠簸着跑回来的玉清风惊诧的喊道?#30333;?#25163;。”可一切都来不及了,数十把长戟插ru那残老的身体,鲜血一滴滴从锋刃流下。那一刻,他终于知道理解了沙场的痛苦和无情。

    闻声的萧玉暮寒有些惊诧,被士兵杀死的那人是他信中叮嘱不能伤害的人。

    被长戟入身的曲半指煽动着嗜血坚定的铁眸,将?#28165;?#25918;下,片刻间像是厉鬼一般抬头,愤然大喊,发泄心中的痛恨。

    他这一声将十几个将士吓得不轻,个个有些惊慌的看着毫无人性的他,仿佛,他们的长戟是刺在自己身体里。

    闻声的玉清风忍住?#24597;?#22788;的疼痛前去,喊道“萧玉暮寒,你不能杀他。”

    可以这一句话太迟了。

    萧玉暮寒?#27492;新?#19981;便,连忙过去扶他,可,却被玉清风想初见时那般将他推开。

    “啊!”曲半指的沧桑的呐喊烂漫在空中,?#20040;?#27599;个?#35828;?#32819;膜。众人看去,却见他在那一刻愤然起身,似乎倾尽一切将身体里十几吧长戟推出,拔出腰间的长剑朝着这些还没来得及反应的人砍去。

    这残骨到了现在若不再?#22868;?#20010;敌人,又如何对不得起死去的将士呢?曲半指一世爱酒,却有些遗憾腰间的酒壶是空的。今宿,完了。

    “老头。”玉清风看着他那般绝强有些寒心,尝试着去抓他,可距离是那般遥远,好似他在天涯的尽头。

    “倾画,不要靠近他。”曲半指如今的模样,萧玉暮寒多少能理解,不过,谁还能挽?#20154;?#30340;性命?见他要去,忙的将他护到一边去。

    而杀完那十几?#35828;那?#21322;指转身,用着染血的眸子看着玉清风。本会担心,可看着他们两人如?#35828;?#36817;距离,忽然大悟,拿着长剑对着玉清风,笑道“你,你是叛徒。”

    玉清风现在是有千张嘴也说不清楚,推开萧玉暮寒便要前去,即?#24618;?#36947;毫无挽?#21482;?#26159;想解释“我不是。前辈,一切都并非是你所看见的。”

    “你”曲半指艰难的迈着步子走来,含恨的看着玉清风。这个人,这个人。

    而此刻,樱尽枫骑马而来,也没注意到曲半指,便向萧玉暮寒说道“太子,凤渊来人了。”

    闻声的萧玉暮寒狠心拉开玉清风,拔剑刺入曲半指的身体里,再狠狠的一掌将人打倒十步之远。空留玉清风伸出悬在空中的手。

    “倾画,快走。他们若是来了,你就洗脱不了。”萧玉暮寒吹促道。

    而玉清风却是极般的愤怒,唤出长剑,直接朝萧玉暮寒袭去,冷霜的问道“为何杀了他?萧玉暮寒。”

    没注意的萧玉暮寒直接被玉清风削去了胸前的青丝,未待青丝落地就见他再次袭来。脚下施力?#30636;?#36807;去。

    “倾画,不杀他你就无法回凤渊那边去,知道吗?”

    樱尽枫也是疑惑不解,却不打算插手。

    “你和慕容策都是一样,想要权力,想要地位江山。”?#28216;?#26126;白我真正想要的,说的这般好听做什么?让他回凤渊,继续为他做卧底背负骂名。他萧玉暮寒原来也是如此,几人不爱这江山,能袖手东篱呢?

    “倾画。”萧玉暮寒想解?#20572;?#21487;玉清风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厉害。现在,才知道他的武功高到什么程度,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别叫我倾画,我是玉清风。”玉清风痛愤的回道,他不是千倾画,他是玉清风。就像,夜凌郗是东方灵犀一样。

    听得这话,萧玉暮寒一惊,有点明白他这是想起以前了。否则,怎会如此?

    听?#24597;?#36420;声的樱尽枫喊道“太子,凤渊的人来了。”

    “收兵。”萧玉暮寒一边应付玉清风一边说道。

    “是。”

    玉清风一剑朝着萧玉暮寒刺去,而萧玉暮寒也算是认命的落地后退,直直的看着他似乎被血浸泡的双眸。他的倾画不该是这样子。

    玉清风持剑追去,步步紧靠,好似那个在月下挥剑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为何与他好的人总逃不过死?曾经无能力保护,如今,有了,为?#20301;?#26159;如此无用?

    “他们在那。”奔来的孤黛梨一看到玉清风的身影就朝着那边的玉清境等人?#21834;?br />
    玉清境不管地上的人,直接朝着那边跑去。

    被逼到城墙的萧玉暮寒忽然翻身一转,从后面袭向玉清风。本来是剑却变成了一掌打在他肩膀上,?#35828;?#29577;清风一口鲜血吐出。

    “清风。”看的这一幕的玉清境眼睛瞪得老大,连忙跑过去。

    萧玉暮寒持剑踩着城墙回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清风,清风。”玉清境踩着满地?#22681;?#36305;到玉清风身边,而玉清风几乎是晕过去了,完全凭着意识撑着长剑蹲着,耳边有什?#27492;?#37117;不知道。

    赶到的安一华等人在残迹里寻?#19968;?#30528;的人,看着一个个的面目有些不忍心。

    作者有话要说:

    ☆、要还是不要

    “这一计划?#28900;?#34987;何人泄?#21486;?#19968;夜之间折损百名将士,还有将军和助将。这责任该何人来?#20445;俊?#20108;日一早,忍受不下的慕容湘渊终于露出一丝怒气立在台上,看着立在下面的几位将军和知晓此事的江湖人士,包括,已经醒来的玉清风也在内。

    临安偷偷看了看玉清风,却见不到什么,他完全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坐在那。

    安一华说道?#25226;?#20146;王,末将看此事先不得宣出去以免引起军心乱,既然,此人如此?#24515;?#32784;想必隐藏极深,不如,慢慢来掉。把他揪出来交给皇上处置。”

    临安说道“属下看,安将军所言极是。我等先?#28982;噬侠?#20877;做事,?#24515;?#20877;出击让贼人有机可趁。”

    慕容湘渊用着慵懒无神却压迫感十足的眼神扫视在座的各位,待对上玉清风淡然的眸子时便停在那,启唇说道“在座的每一位都有可能是联合南燕之人,此次不深究并不意味着你?#24515;?#32784;。”

    玉清风倒是脸不红心不跳,悠悠的收回眸子。

    这知道的几位江湖人围着慢慢说此事。玉清境则保持沉默立在一旁听着。

    慕容湘渊散了,留下安一华在此,玉清境扶着玉清风回屋去了。

    “清风,你去床上躺着。”玉清境将他往床那边扶去。

    玉清风的?#30636;?#37325;,只不过,装出来的。一?#36744;?#27523;还真是无可挑剔。

    “哥哥,我想睡一会儿。”

    “好。不舒服就唤仆人。”

    “好。”玉清风慢慢躺下去。玉清境给他裹好被子,看了?#27492;?#20415;离去了。

    玉清境走后,玉清风淡然的眸子终是浮出了几丝哀伤,不忍心的抓紧被子闭上双眼侧身而去。玉清风,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为何不开心呢?慕容策的将军死了啊!你赢了!

    这场胜负到了如今真的很重要吗?

    玉清风一睡便是天黑之时才醒,那时,玉清境背着他坐在屋里。玉清风起身看去时,恍惚间,还看错了人。还有些惊奇的唤道“五郎?#34987;?#35768;是方才醒来,加之心里不舒服,这声音很小。

    闻声的玉清境连忙回头,也没听清他唤的是什么,见他醒来,才将脸上的哀愁抚散,起身朝他走去。

    待人回头,玉清风才看清是何人,不得不在心底嘲讽自己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

    “清风,你总算是醒了。”

    “让哥哥挂心了。”玉清风谦谦一笑。

    “下次,你不许再随军出战。”玉清?#22478;恐?#21629;令道,挨着他抚着他的身体。

    不是这伤让他变成如今的一蹶?#39068;?#27169;样,而是这满处?#25749;?#30340;心让他难以康复。

    “我没事,不过小伤而已。”

    “还说你没事,一张脸苍白的没有半点颜色。”

    玉清境如此说,玉清风知道是为他好,便不反对,顺着他的话下去。

    吃过了一点东西,又让军医看过,喝了极苦的药,他才再次上?#27531;?#24687;。不过,他留下了玉清境,想让他陪陪自己。

    那一盏灯被熄灭,?#20174;?#22806;面的灯火穿进来微微打亮这屋子。

    玉清风趴在玉清境的胸口,闭着疲惫的双眼。“哥哥,你怪我没保护好老头吗?”他死前都那般看着他,没?#20889;?#21069;的半点熟悉。而他这个凶?#21482;?#36825;般悠闲活着。

    玉清境全当是他舍不得,将他拦紧了一些,用着落花如水的声音说道“相信曲将军也希望你好好活着。”

    “哥哥。”是我杀了他啊!本想让他离开护他?#24187;?#37027;知,这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