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02

正文 分节阅读_102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玩笑的宿命,偏要将他推入地狱。

    “没事。沙场没有生死。”生也死,死也生。

    玉清风的鼻子像是入了白霜刺激的他不能呼吸,心里酸涩,睁开朦胧的双眼撑起身体看着玉清?#22330;?br />
    忽见他眼里的银光,玉清境便觉怜惜,忍不住伸手去安抚他的眼,轻声说道“即便天下人都不要你,哥哥,依旧不会抛弃你。”

    “哥哥。”玉清境的话无疑加快玉清风心里的愧疚,使那寸愧疚调浓,哽咽的叫了一声便吻了下去。

    被这般对待,玉清境有些惊讶,伸手去推他。可,当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时却忍不住想要他。轻轻打开他的贝齿,慢慢试探他的反应,不见他拒绝这才放下心更进了一步。翻身压下,伸手去解他的衣衫。

    “清风。”低喘的呼唤绕在玉清风的耳畔,让他真假不分。

    即便陌生的手伸进衣里触摸着自己的肌肤依旧不觉曾经的感觉,玉清风?#39318;?#24049;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感觉和从前不一样?

    玉清境在他身体里游走,要他的意识剥夺了他的理智,忘了身下人是自己亲弟弟。

    玉清风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那熟悉而温暖的面容,不?#23665;?#20182;搂紧了许多。却在下身被碰触时忽然清?#21387;?#26469;,眼前的人烟消云散,取代的却是自己的哥哥。

    “哥哥。”玉清风惊讶的推开玉清境,慌忙的拉上衣服侧过身去蜷缩在一起。

    被推开的玉清境也就是在此时发觉自己的情况,可,他真的很想要他。再?#21563;?#36523;上前趴在他的身?#20384;?#30528;他的肩膀,嗅着带着冷清的体香,那柔美的轮线让人难以抑制幻想,抬手怜悯的抚摸着他的下颚。这个人他想疼他,用这一辈子,即便付出性命。

    “清风。”此声唤的轻,却是万般的宠溺和温和,想将自己一生的温柔融在里面赠送与他。

    玉清风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裳,不敢抬起头看着对自己千般好的哥哥。今晚,一旦逾越了,那么,这一切都无法收局。而且,他对身上的人?#28216;?#26377;过除兄弟之情之外的情感,方才,一切都非本意。

    “哥哥。”多余的话被梗塞在咽喉之中上不来,他这般对自己,如若被自己拒绝,会让他伤心。可,他做不到除他之外的人。该怎么办?他?#39318;?#24049;该如何该如何做?

    一时情动无法收住脚步,一切妄想着他给予回复,可,迎来的却是他的无动于衷和抽cu。玉清境微微一惊,缓?#21644;?#19979;看着黑夜之中害怕的人,不知为何?这些灯火本看不清什么此刻却将他的泪水看的那般清楚?心?#24187;?#22320;一抽。

    “清风,你”

    “哥哥,对不起。”玉清风轻声说道。

    玉清境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沙哑,话语也是在拒绝他在这样做下去,然而,他不想,可他又不想让他为难。“你好好休息。”终是不忍心,玉清境慢慢移开,拉过被子将他盖上免得他被这寒夜给吞噬。

    被放开的玉清风没忍住转身扑进玉清境怀里哭,将心里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不甘尽数哭出来,无心打搅这夜晚。

    玉清境忍着心里的酸涩紧紧的抱着他,任由他哭,哭哭就好了。

    二日一早,玉清境起来时玉清风还躺在怀里,那双眼红肿不堪依旧残留着泪痕让人心伤,浅浅的呜咽声还在继续。

    玉清境怜惜的将他青丝理好,小心抽出手臂起身离开。

    南燕。

    萧玉暮寒坐在床边看着满身戾气的紫捷,目光依旧那么冷。

    紫捷抬手将被子?#31185;?#26469;盖着自己,冷漠的看了一眼就转身过去继续睡着。

    “你还是不肯跟随我?”看着紫捷这般,萧玉暮寒终是将话说了出来。

    “不跟。”紫捷冷漠无情的拒绝,丝毫不给他留再问的机会。那晚将箭对着那位将军的时候可想到会这样,让他跟他去?#25745;?#33258;己的国?#34915;穡?#20182;虽出生卑微却知晓忠与臣二字如何写。

    对于萧玉暮寒,反对他的只?#24515;?#19968;人便无他人,而这人又成了反驳他的人。萧玉暮寒有些怒气,握着手盯着那微微弯曲的背脊。“别以为我不会杀了你。”

    数日的忽视置之不理,见似不见,那晚的绝情一概被萧玉暮寒这一句话激起。紫捷沉着脸起来,忍着身体被鞭打的痛,直接下床。

    而萧玉暮寒就淡然的坐在那看着他一举一动。

    穿好后,紫捷没梳理头发,直接披着随意勾到耳后。看向床边的人,道“我?#28216;?#35748;为你不会杀我。”说完,转身走了。

    “站住。”见他离开,坐着的萧玉暮寒终于起身了,却是一身怒气,随时都可能爆发。

    而紫捷不是吃素的,说走就走,掀起帘子时那坚决让人畏惧。什么破玩意?让他留在这一无是处,想上他床就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以为他是玉清风?

    紫捷走了几步,萧玉暮寒就追来了。

    ?#30333;?#25463;,你给我站住。”

    紫捷理都不理,走人,快速的闪。

    萧玉暮寒眸子一沉跟了上去。

    由于身体不便,紫捷走不远,都出不了?#27973;亍?#28982;而,萧玉暮寒又落在自?#22909;?#21069;了。

    “萧玉暮寒,我又不是玉清风,你抓着我做什么啊?”

    萧玉暮寒没说话。

    “如若因为玉清风抓我,那么,我告诉你,我慕容紫捷不干了。如果因为我们是敌国,那么,你可以杀了我。如果因为当初我把礼品摔了,那么,对不起,我现在只有一条命,无法还你。三个原因,无论你选择那个,今天在这里,我跟你说清楚,不放我走你就杀了我,让我死个痛快。”紫捷不顾这里还有很多人就对萧玉暮寒大声说话,算不上是愤怒也算不上是吵架,只是心平气和的说理。当初为了慕容指霜他答应留下,可以。那么,现在留下作何?原因在?#26410;Γ?br />
    紫捷几句话让士兵对萧玉暮寒有种?#25991;肯?#30475;,能让他在这对他大喊大闹,着实了不起。看守城门的大人确实有点看不下去,可他主子都没说半句话他也只好旁边站着,等待下续。

    而对于萧玉暮寒来说,此刻的紫捷很真实,很有独特的?#24187;妗?#19981;过,他可不会这样因为他真实而改变什么。反而,觉得紫捷这是在用愤怒掩?#25991;?#30031;惧。“你别想离开这座城即便是空城,也别想我杀了你。你可以在城里大喊大闹,但若逃出城我把你抓回来你将再?#38382;?#21435;行动的自由。”

    紫捷以为自己话对他会有点作用可现在看来全放放屁了,没用反而被他威胁。抬头看看城楼,?#32531;螅?#20113;淡风轻的说道“我与你何用?回答我。”

    “无用。”萧玉暮寒很肯定。

    “呵呵!”紫捷哭笑转身离去。入?#27515;?#31389;?#35328;?#36867;出啊!

    见人回去,萧玉暮寒也慢慢跟在后面也不打算和他一起走。

    认命吧!

    作者有话要说:

    ☆、巡视

    玉清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整理好一切又一副无事的样子生活下去。

    到了一日,?#20302;?#21435;了南燕下午才回来,?#20381;戳死?#23567;义。

    “小义,知道次所(注:古代军人煮饭的地方)在?#26410;?#21527;?”

    兰小义疑惑,道“公子是肚子饿了吗?奴才给你去拿吧!”

    “不是,你带我去。我想做点饭菜给玉将军吃。”

    “这活哪能让你去干啊!交给我们就好了。”兰小义忙的拒绝。

    “小义,没事的。他是我哥哥,我呢?#24656;?#20570;给他一人吃。”见他推托玉清风耐心解?#20572;?#20854;实,对待照顾自己的人他还是很好心和他相处的。何况,曾经身边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吉。

    “玉将军真好,有公子这么照顾他。”听到这,兰小义忍不住流露出一点点的羡慕。

    “呵呵!你没有哥哥吗?或者,弟弟?”是他真?#20197;?#36935;到这个哥哥,如若没有他或许很不一样。

    “我有一个妹妹,她很好看。”因为提及家人,兰小义露出幸福的笑容,与这边疆格格不入。

    玉清风伸手拍拍他的头,笑道?#30333;?#21862;!”

    “好勒!”

    “小义,你多大?”

    “十八。”

    “十八?我23岁。”听到他的岁数,玉清风心里顿时便生出了一点想要保护他的感情。他的十八岁是这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时间,不早不晚恰在他生日后的几天便遇见他了。一生只有一?#38382;?#20843;岁。想兰小义好好的度过这个十八岁。

    “公子比我大?”兰小义惊讶,这样子看着相似二十出头,怎么?

    玉清风无所谓的笑了笑,道“骗你做什么?”

    “公子看着真不像是23岁的人。”

    两人一路漫聊,到了次所才停下?#19981;啊?br />
    负责将士伙食的人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中年那子,和掌管?#29976;?#30340;都抚师有些相似,若问不同之处便是他那面部无色无情,比都抚师更严肃。

    醉仙手里拿着一根不满尖锐小钉子的铁鞭尺,立在里面如似一尊佛,冷霜的目光扫视这一?#23567;?#23545;来人更是不理不睬,反而在?#24597;?#36305;堂的是一位小哥。

    兰小义说道“那就是这里的大人,通常他都不会管只会在那立着。公子要做什么可以和他属下阿田说。”

    玉清风避开醉仙的视线,直接去找那个阿田。

    阿田也没说什么,便给他腾出一个地方让他自己做,自己还要忙东忙西呢。

    兰小义帮忙打杂,边疆也没什么好吃的,都是些?#23383;?#21152;?#23433;?#25110;者黄齑【咸菜】。

    “小义,那大人为?#25105;?#30452;立在那?”玉清风边切着?#23433;耍?#20415;问。那人看着比慕容湘渊还膈应。

    兰小义低声说道“他啊!被大伙取了个称号,?#23567;?#30707;尊”。公子懂了吗?”

    “这样啊!那他会一直在这吗?”立在那也不动,就一双犀利的眼睛在动,看的人真是不舒服。

    “等大伙吃完后,他就会离开。?#32531;螅?#20250;安排人在外面看着。”

    玉清风眉头轻轻一皱。

    “对了,小义,打水在?#26410;Γ俊?#29577;清风放下刀不准备再做。

    “公子打水做什么?这里有啊?”兰小义疑惑。

    玉清风看了看身边的水桶,恰好空了,轻手将它提起,道“没有水了,你陪我去打点。”

    “好。”兰小义脑子不转,玉清风说什么就什么,忙的取出手随意在身上擦擦就跟着出去了。

    走出后,兰小义带着他走进旁边的一个营帐,里面正巧也有人在打水。

    “小义,这打水的地方还真是奇怪!”看着营帐里的水井,玉清风还真是惊讶不已。这边疆还有这东西。

    那些打水的人看了看玉清风和兰小义挺奇怪的。一个小哥笑道“你们是新来的吗?”

    兰小义笑道“不是。大哥幸苦了。”说着,帮忙提了一下水。

    那小哥倒了谢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忙,玉清风含笑拒绝了,那小哥才离去。

    玉清风走近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平常人家的水井。十尺宽的井口,浮出地面两尺,一掌井沿,上面架着辘轳。里面距离半臂之远的地方插着竹筒,里面的水?#26410;鸕未?#30340;落在里面荡起一阵涟漪。不知多深但至少应该很深的。

    “小义,这水不会从竹管里流出来的吧!”

    “对呀!只要打开那个小的竹管,水就进来了。”兰小义伸手去打水,一边解释。

    “这水来自?#26410;Γ俊?#29577;清风惊奇的围着水井转探头看着里面。

    “郊外有一条小溪。通过挖掘渠道再借助绿竹将溪流上游的水取到?#35828;兀?#24403;年费了好大的力呢?”

    “是何人想的法子?”玉清风忙的过去帮忙

    兰小义将水搅起,边倒水便说道“听说是,皇上十八岁那年被?#28982;?#23433;排到?#35828;?#25506;察时,见这里将士取水远便想了这法子。”

    听到慕容策时玉清风那惊奇和赞叹的?#25104;?#30636;间骤降成了阴郁,握着拳头。回头看了看这水,提过兰小义手里的?#23601;?#30452;接扔进去。

    “唉!公子。”听到水声的兰小义惊疑的回头。

    玉清风看向他问道“怎么了?”

    “这个不要扔进去,就放在井沿之上。”兰小义以为他是公子出身不懂也不作怪,自己回去将扔进去的水桶拉起来搁在边上。

    玉清风就看着。?#30333;?#21543;!”

    等两人走后,又一个小哥过来打水,弯身?#40763;?#35265;井沿之上有白色的粉末
英超直播吧
北京旅游logo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表清风 宁夏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广西快3豹子间隔统计 网球场围栏 棒球帽子厂家 云南快乐10分几点开始 安卓版快乐三张牌 三肖两码中特网 双色球2019084期红球 江苏e球彩总进球玩法 57亿巨奖得主怎么死了 波叔一波中特 2019 6个数学破解彩票 官方一分极速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