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04

正文 分节阅读_104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抚师都匆匆被叫走了。剩下那空地在那。

    玉清风光明正大的走进去,悉心保管的粮草,然后,直接推到灯盏,甚至,走出去后,在旁边加?#35828;?#28779;候,将五座粮草房用火点燃。

    “哼!”玉清风冷冷一哼,然后,飞身走了。

    安一华、临安?#25512;?#20182;将军亲自带兵出征,主动朝着那些灯火赶去。

    赶到城里的相如凌燕刚?#31456;?#22320;时便看见了一晃而过的玉清风,眼下的事情还不是他,得先去看看中毒的将士。

    刚刚走了几步便瞧见倒在地上已经有所缓和的将士,连忙上前将他扶起找个地方安置,瞧他双目无神,再根据刚才搀扶他时他一身无力来看,他们的毒并不是很大,只是药效还没过而已。

    将士眼神涣散看不清这人模样,也只能任由着他摆布。

    相如凌燕给他把脉,等确定下来后,再点住他的穴道,起身离开了。

    萧晴这里忙的不可开交,军医在那对着病症写方子,现在这里没有多少人,事事他们得做。

    对相如凌燕的到?#27492;?#20204;并不奇怪,只是疑惑为何突然出现了这人。

    相如凌燕走到萧晴身边,问道“请问姑娘,这里的军医是何人?”

    闻声的萧晴抬头看了?#27492;?#21482;是微微一惊,才指了指坐在那边的半百老头,说道?#23433;?#36807;,他现在没多空。”

    “多谢。”相如凌燕道谢后,便朝着老头走去。萧晴疑惑的多看了一眼。

    “老先生,可否让在下看看你的方子?”

    老先生正在愁方子怎么写,一闻这温和低沉的男声时抬起了头看去,但见他要方子便问“你要这方子作何?”

    “恕不相瞒,在下会医术,对着将士们的毒也有了解法。”

    老先生微惊,但还是速速把方子给了他。相如凌燕接过方子看了看,再借来老先生的笔将其中的一味药划去,递还他时说道“尽快熬药,让他们喝下,一盏茶的功夫便可?#25351;礎!?br />
    老先生先是看了看方子在起身问道“你是何人?”

    “日后便会知道。老先生再不熬出药,这城门可就守不住了。”相如凌燕知晓他怀疑,但自己说出身份?#27492;?#21183;必会不用这方子,只好隐瞒一下了。

    老先生明显的不信这点区区解释,这刻,萧晴过来了,说道“老先生,我看这公子也没什么坏心。快按照方子熬药吧!我去看?#27492;?#30340;情况。”

    萧晴都如此说,而眼下情况这般着?#20445;?#32769;先生也不再纠缠下去,点点头便去了。

    相如凌燕向她道谢后便去了,现在,他要去找到玉清风。

    安一华等人没走多远,便被古林离榕和萧玉暮寒的兵马包围住了,左右前后来去都是烽火。

    临安皱眉,安一华临危不乱。江湖人士则是兴趣勃勃。

    萧玉暮寒一声令下,三军便混在了一起。

    只是古林离榕仍旧坐在马上看着那边的纷争,身边的司马斓看着他。

    “相如凌燕在何处?”等了片刻,古林离榕开口了。

    司马?#21040;?#35270;线移到将士们身上,道“丞相不是被国王您给关起来了吗?”

    司马斓的语气并没有让古林离榕生气或者不悦,反而很淡然的在那看着。

    作者有话要说:

    ☆、为敌

    玉清风轻松出城,直奔萧玉暮寒那边,可在半路时遇见了骑马而去的萧晴,他一眼便认出来了。只是,眼眸一暗,唤出长剑直接袭向她去。

    马蹄快快不过玉清风手里的剑,而萧晴自己也没发现。

    却在那片刻,一个石?#20998;?#30452;把剑打开了,长剑欲要落地,玉清风?#26377;?#19968;扇剑折回。

    萧晴这才发觉身后的危险,连忙停下来看向身后的人,当看见是玉清风时吓了一跳。“玉公子?”

    玉清风持剑飞身落在她面前,带着鬼魅的微笑看着萧晴,说道“姑娘这般匆急是要去何处?”

    “哦!将军他们带兵迎战去了,我看军营里稍微稳定了许多便出来看看。玉公子,也是要去吗?”

    “正是。”

    “那,我们快点去吧!”萧晴含笑转身?#24613;?#31163;去。

    可当她转身后,玉清风脸上的笑容变得凶狠,提剑便朝她刺去。

    萧晴微微感觉身后发凉,有些疑惑的回头。剑气冷的逼人,却在片刻抽身下马仍免不了被划伤了右肩,青丝也落了几缕。

    见萧晴躲过,玉清风立刻加紧朝她刺去。

    “玉公子,你这是做什么?”萧晴还没落地,又见玉清风剑袭来,顿时有些慌了,她的武功不是很高,与他堆起来完全是没有胜出的把握。

    玉清风只动手不动口,挥剑如雨,步步将萧晴逼得无?#25151;賞恕<刚?#19979;去后,玉清风直接将她一掌打到一边枯树上,然后提剑刺去。

    萧晴撞到树上,伤了腰,这落下去滚了一步。抬眼去时却见玉清风剑,慌张之中连忙用?#32622;?#20303;眼睛。

    “玉清风,你够了。”那?#20445;?#32819;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萧晴忙的睁开眼,看到的是相如凌燕。

    被相如凌燕用扇子挡住的剑的玉清风目光冷峻,直直的看着对面用墨蓝色面具遮住脸的人。“你们这些为慕容策卖命的卑奴。”

    听到这话的相如凌燕眼色明显低了一点,可他现在不能和他扯下去。微微用力将他往后一推,然后,速速拉起萧晴骑马走了。

    玉清风?#20219;?#33853;下时轻轻点地跃身追去。这人能挡住他,说明他武功很高,倘若留着他就是一个大患,倒不如趁现在除去他。

    相如凌燕也能发觉玉清风在追自己,自己又有事情做,不能和他纠缠,左绕右绕,尽量往阴暗之地跑去。

    这边短短一个时?#21073;?#26376;下满地又是尸横遍野,残兵各自有各自的,但这?#21361;?#20964;渊几乎是完败,死的?#35828;?#19981;计其数。

    安一华等杀出重围之?#20445;?#30452;接往回退以求重袭之时。不足一千将士在冲回城楼下时又折损一半,个个狼狈不堪似乎没有力气再抵抗下去。

    而萧玉暮寒和古林离榕是死死不放手。

    再次军临城下?#20445;?#21482;见那大门打开。

    萧玉暮寒凝眉看着里面,以及城上稀疏的人。

    古林离榕看着没说什么。

    却在此刻,从左?#39029;?#20986;许多士兵,而且,城里的将士也出来了。

    混乱之中,司马斓只护着古林离榕,杀?#35828;?#20107;情他不做。

    ?#26494;?#20102;些时候,相如凌燕取掉了面帕骑着马匹赶到古林离榕身边,说道“这里如此混乱,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想到相如凌燕会出现,司马斓很惊?#21462;?#29616;在出现在主子面前,不是说他司马斓擅自放人吗?

    闻声的古林离榕淡淡的看了看相如凌燕,却撇到了他领口下的一点点口红,眉头微微皱起,问道“何人擅自放了你?”

    “你觉得?#25512;?#36825;些小兵小将就能将我困住,未免太小瞧我了。现在,立刻跟我回去,要打仗也不是你来,让他?#20146;?#20415;好。”说到一半?#20445;?#30456;如凌燕从自己马上跃到古林离榕身后,牵起马绳掉头就要走。

    可古林离榕却不配合,扔开他的手说道“司马斓,告诉乎哈腾,不到最后绝对不可撤兵。”

    刚才?#24613;?#30475;好戏的司马斓见到相如凌燕坐到古林离榕身后愣是吓得反不过神来,猜想他一定会发火,可似乎没自己想的那么厉害。但闻那吩咐,便认真的点点头“国王、丞相慢走。”

    被扔开手的相如凌燕径直的抓着古林离榕的肩膀上的?#36335;?#20854;他的就不做了。

    司马斓说完,古林离榕便扬起了鞭子打马走了。

    暗中的浮生看着古林离榕离开,立刻混入厮打的军队里,跑到司马斓身边的马匹身上,说道“乎哈腾是丞相的人,你立刻通禀他瞧准?#34987;?#23601;撤?#24661;!?br />
    “好。”

    玉清风没追到人,等折回时这一场战已经打的接近尾声了,只是有些?#24187;?#30333;为何打到了这里。在这里打,势必露出他的真相。可自己又不能袖手旁观。

    安一华?#35828;?#20102;左?#30452;郟?#20020;安划破军甲,而?#30610;?#26792;染了满身血,逍人临则是衣衫褴褛。

    玉清风看着他们,目光看了?#27492;?#22788;。城里的兵不可能如此快解毒出来迎?#21073;?#31350;竟是何人暗中相助?还是说,他们藏了一些精兵是我没发现的。

    想?#24187;?#30333;的玉清风持剑在人群之中?#26494;保?#35265;一个不管是哪一国的都?#20445;?#28982;而他无形之中还是偏向了凤渊。或许因为,他哥哥说他要做将军保护脚下的疆土。

    注意到玉清风的萧玉暮寒眉?#20998;?#20102;一下,杀出血路奔到玉清风身边,拉着他问道“你知不知道谁才是敌人?”

    玉清风没想到是萧玉暮寒,当时一惊,但随即反应过来了,?#25112;?#21073;说道“我不想对哥哥的将士动手。”

    “他们是慕容策的将士,不是你哥哥的,到现在你还?#24187;?#30333;吗?”听他这话,萧玉暮寒有些不悦。

    玉清风愤然的扔开萧玉暮寒的手,转身说道“我只与慕容策动手,其他人我不想碰。”

    萧玉暮寒到现在也才明白了一点,说道“你的意思是,城里那些中毒的将士并不会死”

    “对。我给他们的药并不是毒药。”当时手里握着萧玉暮寒给的致命毒药,他想起了玉清境抱着他在河边说的话,这些将士是他的兵,已经对不起他不能再对不起他。而萧晴是慕容策的兵,他?#33945;薄?br />
    荒唐!听了玉清风的话,萧玉暮寒只觉荒唐。拉着他的手再次走入?#26494;?#20043;?#23567;?br />
    城上的慕容湘渊看的清清楚楚,却是抿着唇不说话。

    玉清风眼睁睁的看着无数?#35828;?#19979;却只能袖手旁观的看着,心里讥讽自己,这些兵不也是慕容策的兵吗?

    那么多鲜血?#31454;螅?#29577;清风终是抬起剑杀了一个似乎在那遇见过的兵,待他倒下才?#30631;?#26469;是今?#25214;?#24110;自己提水的那人,顿?#20445;?#26377;些晃神。

    一时间,下面是纷乱不止。

    玉清风和?#30610;?#26792;、逍人临同时对上了,却是残忍无情的逼着他们,半点不留情。而?#30610;?#26792;和逍人临也不留情。

    三军溃伤,都欲退去时。

    那黑暗之中骑着白马走出了一个人,是很多人都没预料的人。

    而玉清风看到他?#20445;?#20808;是一愣随即又是阴狠。

    慕容策看了看和玉清风并肩而立的萧玉暮寒,?#26377;?#39134;出长剑直袭萧玉暮寒而去,身子也点马而去。

    他的速度很快,挡在那的人只能感到一阵风却见不到人,带能看见时却是萧玉暮寒和慕容策打起来的场景。

    负伤欲倒的安一华撑着临安看着,嘴角慢慢浮出一点笑意。

    玉清风看着他们,等了片刻才去帮萧玉暮寒的忙。

    慕容策这会儿铭记慕容熬的话,对玉清风也不留情了。

    地上的人已经各归各队?#24613;?#36864;兵了。

    待三人落下时。慕容策的剑抵在玉清风的心口,而他的剑抵在自己的咽喉,萧玉暮寒的剑则抵在?#20013;?#22788;。

    而他对着的人永远都是玉清风。“玉清风,你我的剑下先亡的是何人?”

    玉清风目光冷漠,虽为用力?#21254;?#32463;划破了他咽喉处一点皮?#39318;?#40092;血,这个问题和他有关吗?“满地残尸的见面礼,?#19981;?#21527;?城里也有很多。”

    慕容策笑了笑,决然侧身去这?#21254;?#26469;,萧玉暮寒的剑直接袭向了玉清风,而玉清风则在原地不动。

    幸及萧玉暮寒守得住剑,玉清风能躲开才没?#35828;剑?#21487;当他们再见慕容策时却不见他的人影。

    “太子太子”彩寻骑马?#20384;?#20102;。

    “何事?”

    “有人攻城。”

    “凤渊的兵尽数在这里。是慕容策带的兵,赶快回城。”

    这一场就如此落了帷幕。

    慕容策赶回城里,慕容湘渊便来了。

    “皇叔,情况如何?”城里如此安静,四处无人走动,而且,诡异的很。

    慕容湘渊如实回答了一切情况。

    慕容策听后赶去了军医那处,等去?#20445;?#36538;在地上在慢慢?#25351;?#20102;,只是,药似乎?#36824;弧?#20063;只能等药效过了。

    ?#25226;?#20146;王,粮草被烧了。”正在此刻,都抚师和许子璇赶过来了。

    待见慕容策时微微一惊,连忙跪身行礼。

    可慕容策和慕容湘渊惊讶的是粮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