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05

正文 分节阅读_105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草被烧之事。

    慕容策迈步离开这里,不想让还倒在地上的将士听到粮草被烧的事情,三人跟着也不出声。

    等走了一会儿,慕容策开口问道“被烧了多少。”

    许子璇回道“回禀皇上,正是您安排在营帐之中的粮草,里面大多都是枯草,只有少部分粮食。”

    “粮草被烧之事瞒不过将士的耳朵和眼睛,在天亮之前务必从地下粮库取出一些填补被烧的。”

    “是。”

    “另外,玉将军现在何处?”

    这会儿慕容湘渊说道“从出事前到现在一直不见他的人影,估计,被玉清风带走了。”

    四人在军营之中探寻了一圈,最后,看见了兰小义。

    慕容策示意都抚师将他弄醒,都抚师这才去把兰小义唤醒,可还没唤醒,兰小义怀里的平安符露出了一点点。都抚师疑惑的取出来看了看。

    慕容策一眼便认出来了,从都抚师手里拿过看了看,确实是一品红当时赠他的平安符。可为?#20301;?#22312;这个小兵身上?“这人和玉清风有何关系?”

    “他叫兰小义,是玉将军安排给玉清风的随从。”慕容湘渊答道。

    慕容策没再说话,而是让他们各自去做各自的,他去查查中毒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失望

    重返军医处。

    老先生正在?#21069;?#33647;,其他人还在给将士喂药。

    慕容策走到老先生身边,问道“老先生,晚饭可吃了?”

    老先生看了?#27492;?#31505;道“不曾吃。肚子还响着呢?”

    慕容策再问道“那这些倒着的人是否都是用过晚饭的?”

    老先生捋捋胡子,思索了片刻,说道“小达吃过晚饭结果倒了,而小康没吃晚饭,他到现在还在忙活。这个毒,应该和晚饭有关系。”

    “嗯。”慕容策起身折向次所,等去了时,也是不见一人,但地上的确倒着人或许是睡着了。

    在里面走了几圈,看了看还未吃完的饭菜。如若是晚饭的问题那么,要全城将士中?#31454;?#19981;容易。将士每餐都有汤,而若是汤的问题呢?如若是汤,那么,这毒应该是在水,井水的问题。

    明白过来的慕容策折向旁边的营帐去?#27492;?#20117;,等进去后拿着灯盏在井沿看,看了不久才瞧到一点白色粉末在地上。

    恍然大悟的慕容策连忙扔掉灯跑出去了,匆匆赶到军医处,说道“不要再给他们喝药了,水有问题。”

    这一句话吓得正在喂药的人一颤。

    话说古林离榕带着相如凌燕骑马赶回西林军营,一路上,两人没人开口说话。

    等到了城里,古林离榕停马,相如凌燕识趣的下马,古林离榕跟着下马,然后,什么话也不说便往回去。

    相如凌燕赶回屋子里时,萧晴自己已经处理好伤口应该会是在那?#20154;?#22238;来。

    “你好些了吗?”相如凌燕过去问道。

    萧晴笑了笑,道“无妨。只是受他一掌而已。战况如何?”

    “应该没事,不会到一无所退之步。萧姑娘,你先在此歇下,你的外伤不重,但是内伤不轻。”现在,南燕城下应该很热闹。

    萧晴觉得不妥,道“你我两国为敌,我若在此停留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公子,多谢了,萧晴还是回去吧!以免他们担心。”

    见萧晴这般说相如凌燕想想觉得也是,也不做挽留,道“那好。在下送你出城。”

    “多谢。”

    两人刚刚要出去时,一群将士持刀进来了。相如凌燕和萧晴微惊,随之而来的是古林离榕。

    “去何处?”古林离榕看着萧晴问道。

    萧晴被古林离榕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极为不舒服,加之他眼睛极其的邪媚更是觉得不舒服。知道自己这是走不出去了。

    相如凌燕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更没想到他知道了这事情,可不让萧晴走也不?#23567;!?#22269;王,萧晴是臣安排在凤渊的卧底,方才有事特地让她回来,现在,她该回去了。”

    萧晴疑惑的看向相如凌燕。

    而古林离榕并不相信,上前仔细看了看萧晴说道“既然是你的属下,不?#20102;?#19982;本王。”

    “等萧晴完事之后,臣便送你。”

    “走吧!”

    萧晴道谢后便离去,而相如凌燕紧随其后,将她送出城再?#36864;?#19968;匹马让她赶回去,这才赶回屋里。

    而如他所料,古林离榕还在屋子里等着,想来该说清楚。

    “她是凤渊的一位军医,途中遇到他被玉清风追杀这才就下她带她回来。”

    可迎来的确?#20498;?#26519;离榕冷冰冰的眼神,“我想知道的是你在暗中做了什么?不必解释那女子的来历。”

    被冷冰冰的视线射到,相如凌燕只是微微一颤,他的感觉怎么会错呢?可他都这么说了,再继续说也是徒劳反倒会让人误会。“我知道萧玉暮寒势必会追到城下,于是安排了兵守在那。”

    “那你现在做到了,满意吗?”古林离榕的语气骤降。

    相如凌燕淡淡一笑不续话。

    两人沉默了片刻,古林离榕才起身离去丢下一句话“可洛公主?#36864;?#26159;死了,你也休想碰其他女子。”

    相如凌燕沉默。

    反观这边闻声袭城赶回来的萧玉暮寒等人。

    ?#20154;?#20204;回来,剩下的只是满地狼藉,还有一些死人,那有凤渊的兵马。

    “慕容策只是假攻我们。”身边的樱尽枫说道。

    萧玉暮寒没多说,只问身边的玉清风,“你可烧了他们的粮草?”

    ?#29100;?#25968;烧了,?#19981;?#20102;他们的地图。”

    在天亮之前的两个时辰内,三军各自忙各自的,整顿的整顿,休息的休息。

    天亮之时,玉清风去看被关在铁笼子里的玉清境,那时,玉清境已经醒来了。

    “清风,你做的不错,让我无法指责。”看着进来的人,玉清境?#29100;?#22833;望头顶,再是如?#25105;?#19981;会想到他是叛徒。呵呵!

    玉清风手里端着热包子和粥,听到他的话时,心里一酸,可他却不露出半点。在笼子外跪下,将东西放到地上。“哥哥,我不求你原谅,只求你好好活着。等事情完了,我们就回家。”

    “你走,现在走,别让我再看到你,走。”玉清境愤怒的伸出手打翻那碗粥,双眼猩红又红肿。

    打翻的热粥溅到玉清风身上,落在他的?#30452;?#19978;,灼痛了一下,可他没闪没躲,直接抓住他的手,说道“哥哥,你曾经也被慕容策冤枉过的,为什么你能原谅他而不能原谅我呢?”

    被玉清风抓着手,玉清境不嫌弃可忍受不了一眼睁开时被自己最疼爱的人算计关在笼子里的痛苦,他挣扎着可他也想劝说他“两件事不可同语。在国难之前,我可以放下恩怨,什么都不计较。清风,当初,你跪着求我,你求我让我帮皇上。为什么如今你却要与他为敌?你到?#23376;?#20160;么在骗我?”那年他回家之后便求他,甚至跪下了,只为让他帮慕容策。那现在曾经那个人去哪里了?

    “哥哥能做到的,我做不到。慕容策能骗我,何尝骗不了天下人?我为他跪地求你帮他,可他是如?#20301;?#25253;我的?因为我刺杀琴师他和琴师滚在了一起,因为我对他的皇位有威胁他就杀我,毫不留情的杀我。你知道吗?当时那一箭入心多么痛苦,我有多恨他。后来,我活着再次落在他身边,可他呢?他和离榕在一起欢喜。说好带我走,可转身他却将我带入宫里。几生几死我受够了,我不报复我不甘心,不让他失去一切我?#34013;?#19981;瞑目。”玉清风抓着玉清境的手,由开始的决然走到最后的痛愤,手里的东西渐渐成了安慰。

    “所?#38405;?#23601;这样帮着别人谋害自己的国家。”

    “不,我不是,我只是想让慕容策失去天下而已。这个皇位谁做都一样,百姓在,江山在,只是?#25345;?#32773;不一样。为什么偏偏要他慕容策来做?他没资格做君王。”玉清风死死抓着挣扎的手撕喊着,欲要将心中的怒火尽数发泄出来。不就是江山嘛!谁做?#25345;?#32773;都一样,为什么非要用百姓的血去换呢?而他慕容策连爱一个人都如此不负责任,能对天下负责吗?无疑是笑话。

    玉清风的话?#28783;?#28608;起作为将军的玉清境的怒火,他真不敢相信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用力的挣开手,却被他的指甲划破了?#30452;?#24324;的鲜血流?#21097;?#21487;他不管,反而撤开他好几分,说道“?#38405;?#26469;说凤渊的主是谁都无所谓,而对身为将军的我和守护者的将士们来说,换主是一种耻辱。你现在给我走开。”

    看的玉清境此刻如此厌恶他,玉清风心里苦楚万千,想去抓他但他却在逃窜着。几经撕扯下来,玉清风终是起身离去了。他?#24187;?#30333;为什么要这样?

    玉清境靠着铁笼的竿歇气,双目悲痛。好端?#35828;?#20026;何变成了这样子?呵呵!

    等玉清风走出去之后,紫捷走进来了,一看见玉清境就立刻跑去。玉清境看着他也觉疑惑。

    “玉将军,你怎么被囚在这里了?”紫捷伸手推推铁笼,?#28903;?#22826;重了。

    “你是谁?”

    “我是紫捷,我是皇上的下属,被安排到这里来的。”紫捷围着铁笼找地方,?#28903;?#31548;子似乎没有出口。

    玉清境一惊,有些不信,道“你当真是凤渊的人?”

    “骗你作何?这个笼子没有出口。”

    “这出口在上面,这屋子应该有开关的。”见紫捷这着急的模样,玉清境也信了一点。可对着笼子他的确不知道,醒来后就在这里了。

    紫捷尝试着在我屋子里找,?#28903;?#20102;许久也没找到,却想出了一个办法。

    “玉将军,玉清风应该很在乎你,要不,我们试试这个法子?”

    主营之中,萧玉暮寒和玉清风对视相谈,可却在此刻紫捷闯进来了。

    看到玉清风的时候他已经没那么惊讶了,只是?#39318;?#24778;?#21462;?#29577;公子怎么来了?”

    听到紫捷的声音玉清风一根神经就不舒服,还记得当初他围在身边饶他好事,现在,既然遇到了不如算算账。?#30333;?#25463;,你还?#39029;?#29616;在我面前。”

    萧玉暮寒只是看着紫捷没有说话,眼里的一点神色却在酝酿算计。

    “呵呵!玉公子说那的话,你非洪水猛兽又非小人,我怕你作何?#24656;?#26159;奇怪你为何出现在这里?”紫捷装模作样的说道。

    而下刻玉清风的剑直直指向了他去,幸及萧玉暮寒?#20174;?#30340;快连忙抓住玉清风?#25112;?#30340;手,说道“不能杀他。”

    对玉清风现在脾气不稳定紫捷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他现在的武功怎么这么厉害?#24247;?#38395;萧玉暮寒的阻止更加疑惑了。

    “为什么不能杀他?他是凤渊的人。”玉清风问道。

    “倾画,紫捷陪了我接近两年的时间。”

    “你的意思是你舍不得。”萧玉暮寒话未完,玉清风就补上去了。

    对萧玉暮寒的原因紫捷也是一惊,有些畏惧的后退。这好死不死的和萧玉暮寒扯上了,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看着紫捷跑出去的身影,萧玉暮寒说道“你哥哥被抓紫捷势必会知道,?#27492;阅?#23481;策的忠心,一定会联合他们,那,我们何不来一场瓮中捉鳖?”

    “如若我你?#30097;?#25105;哥哥一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玉清风恶狠狠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沉默

    玉清风和萧玉暮寒两人正僵持的时候一个士兵跑来了。

    “太子,笼子里的人割腕了。”

    “你说什么?”首?#30830;从?#36807;来的是玉清风。才离开不到半个时辰,怎么会出现这事?可一想起他刚才说的话觉得这也不是没可能。忙的跑出去了。

    萧玉暮寒微惊,问道“情况如何?”

    “他用瓷片割腕,流了好多血。”

    萧玉暮寒眉头一皱便赶去了。

    玉清风赶到时,血已经流出了铁笼之外,渗?#35828;?#24456;。“哥,你为什么要这样?”玉清风扑在那,抓着玉清境的右手碗。

    因为流血过多,玉清境的脸色有点苍白,看着玉清风?#34987;?#26159;有点痛心。“答应我,不要再这样了。”

    “我放你出来。”玉清风没在意他的话,慌慌张张的起身去找开关。在门那拉了一根绳子,便见铁笼往上升起。

    玉清境就看着铁笼慢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