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07

正文 分节阅读_107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暮寒无奈的叹气,这才看向古林离榕。道“到屋里说话吧!”

    玉清风气冲冲的跑到山后去,走进一个山洞里。顺着灯火进入一个石屋,当看到玉清境时,整个人好似无力的倒下去了。“哥,为什么?”

    玉清境坐在椅子上,双眸紧闭,面无血色,就连双手都是玄黑色。

    “为什么无法回头时才知道真相?为什么推我的是离榕?我宁愿是慕容策。”玉清风跪着行到玉清境身边,抓着他冰冷的双手冷眼朦胧的看着他的脸庞。是慕容策的话他可以绝情一点,背叛所有人都有借口,可为什么偏偏是离榕?“曾经只想慕容策不骗我,可他骗我。后来,我想他带我走远离皇室,可他依旧骗我。我怨他恨他,都只是想他的心不被分开。现在,我为恨背叛他,将他踩在脚下,在绝路上他告诉我真相。为什么?”

    哭泣声怨恨声漂在石屋之中,却无一人回答他的问题,也无人回应他。

    凤渊璟榛五年十月始,三国战事正是拉开帷幕,直到第二年五?#36335;?#25165;停下。

    而在璟榛六年一月的同时,梵蓝国、伽连国冲破乌沙挞国全军汇入冀罗大陆的三国战场上。四月时,梵蓝国、伽连国赶到南燕军营,并扩大军营之地。

    五月,乌沙挞国全军涌入凤渊之所,驻扎与其左方。

    同年一月,慕容策借假玉清境之手烧南燕三座粮草救回被困的慕容指霜与紫捷,并当众刺死,?#25512;?#20154;头与南燕城门。

    那夜月亮正好,六国都在休息。

    只?#24515;?#23481;策摆酒在城外溪水旁,对酒望月心里一阵凄凉,月撒长戟散去那点温度,夜风习习刮着他的脸颊。

    一壶酒喝下,慕容策却无醉意。

    正当此时,琴师带着一壶暖酒走来了。看着他时?#34892;?#26080;奈。

    “一个人喝闷酒,只会越喝越清醒。”琴师将酒送到他怀里,便席地而坐看着水里的月亮。

    慕容策没有回头?#27492;?#21482;是扔掉空酒壶?#38391;?#26262;酒,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按照我?#38405;?#30340;了解,不在屋子里便会在清闲之地喝酒。”

    慕容策不喝酒只将暖?#21697;?#22312;怀里暖着自己,拾起地上的小石头打入水里,道“知我者几人,恭苏如是。”

    听得这话的琴师不由笑出来了,道“看出来了,你在哪恭苏便在哪?即便是上战杀敌也是不离开你十步范围之内。”

    看着波纹中的月光,慕容策渐渐收起心中的波澜,道“恭苏从我八岁时便跟着我,现在,有二十一年了。他能从始?#26519;?#30340;陪着我,没什么遗?#35835;恕!?br />
    “二十一年的陪伴终究输给了不足十年的爱恋,对不对?你的遗憾只说给自己听就以为能骗得了所有人。”如若真的没遗憾,语气为何近乎消失了呢?

    慕容策觉得好笑,看向如今的琴师,道“你何时变得多话了?”

    “因为我有话说啊!”琴师拾起小石头扔进水里,算是打散过去了。现在的相处很好,不似从前的冷漠。

    慕容策靠近他一点点,道“借你肩膀一用。”

    “拿去。”

    慕容策轻轻躺在他的肩膀上看着天上的月亮,一时间,这溪水旁只剩宁静了。

    然而,他们的身后立着玉清风。在他眼里,那紧靠的一幕完全让他打消了和慕容策好好谈谈的念头。

    璟榛六年六月,凤渊被逼?#39034;?#22478;内,玉清风带兵随其后,恰逢大雨之时,四面包围凤渊与乌沙挞国。

    月底时,设计除去安一华、敖智云以及慕容策其他助手。

    凤渊璟榛七月。

    已经越来越清楚萧玉暮寒面目的相如凌燕意识到策反的重要性,尝试着劝服离榕,但却无果。

    直到那晚,萧晴偷偷寻来。

    他当时正要换?#36335;?#20986;去找慕容策,可刚刚脱下?#36335;?#26102;,萧晴便进来了。因为他们中间无数次接面渐渐熟络起来,不必事先通告。

    “萧晴?”只穿着亵衣的相如凌燕很惊讶。

    萧晴淋了雨,进来就拍打着身上的雨水,也没怎么在乎相如凌燕现在的情况,道“皇上说三日后,他会从东面?#32972;?#19968;条突破口,那个位置是南燕的兵马,丞相,你的兵马挨得近,到时候需要你帮忙了。”

    “这没问题。萧晴,你换件?#36335;?#20877;走吧!正好,我想想计策。”相如凌燕过去找了一件自己的素衫给她便去了一边想事情。

    这时机刚刚好,萧晴刚刚换上亵衣时,古林离榕进来了。

    当时,相如凌燕立在外面,而萧晴在系外衫恰恰走出来,一幕入了古林离榕的双眼。

    “离榕,你为何来了?”看着门口的人相如凌燕?#34892;?#24778;奇,他们为了策反一事闹的比以前还要僵硬,而此刻他却来了。

    古林离榕那双眼直视萧晴,里面的波澜似乎很难平息。

    萧晴看着古林离榕,觉得有点不对劲,走过去“丞相,属下还是出去吧!”

    而相如凌燕却没意识到这事情,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会书?#24222;?#20320;。”

    “是。”萧晴行礼后便去了,路过古林离榕时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却被冷冰的视线惊得连忙出去。

    等萧晴走后,相如凌燕回身过去,说道“国王,时辰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相如凌燕,事到如今,你还要闭口不说吗?”古林离榕漫步靠近他。

    “策反一事,你不听我也?#24187;话?#27861;。倘若你还是坚持到底,那我们会在战场上见面。”相如凌燕并没有理解到古林离榕的话意,直接以为是关于策反一事。

    “刚才那?#35828;?#24213;是谁?”对相如凌燕的话,古林离榕直接以为是他为刚才的事掩饰,不悦的上前走到他面前问。

    这才发觉不对的相如凌燕微惊,但?#27492;?#20912;冷却掺着一点吃味的眼神时?#34892;?#30097;惑?#35805;病!?#19968;开始就告诉你了,是我的属下。”

    “如若是属下,她怎么会在你房间里穿?#36335;?#32780;你,此刻穿着亵衣。你当我看不到吗?”?#34892;?#25511;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古林离榕声音不由提高了一点。说是不在乎那是假的,这人?#28783;?#20986;现,还与他走的如此近,愣是谁都会觉得关系正常是假的。

    相如凌燕第一次觉得无奈,可发觉他的反常是出于什么原因时,便明了。伸手将他安置在椅子上,温和的说道“你看到的并非是你所想的那样,相信我。”

    “暗地里和慕容策来往,私下又与萧晴来往,你让我如何信你?纵容你已经很久了。”明知他暗地里与慕容策来往却没阻止,也当作不知道,无视一次又一次,同时也无视了他和萧晴,?#23665;?#26202;?

    看着气愤的人,相如凌燕摇摇头,似乎明白了许多。淡淡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在纵容我,但我没有利用你的纵容做坏事。离榕,答应我,收手。玉清风有足够的理由与慕容策为敌,而你没?#23567;?#37027;孩子本就不?#20040;?#22312;,忘了吧!慕容策都已经不在乎那些琐事了。”

    古林离榕显然低下头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策反

    二日一早。

    司马斓去寻古林离榕,?#23665;?#23627;后并没有看见人,觉?#38391;?#24618;,然后去找相如凌燕告诉他萧玉暮寒准备进行第二次攻击了。

    进去时以为没人,等往里走?#35828;?#25165;看见床上的两人,当时吓得不轻,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而闻声醒来的古林离榕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等清醒了,再去看躺在身边的相如凌燕,见他还睡着也没打扰。起身下床去,穿?#36335;?#20934;备准备事情。

    古林离榕一走,相如凌燕就睁开了眼睛,?#34892;?#33579;然。昨晚,我没对他做了什么吧?应该是这样的。

    古林离榕出去后收拾了一下,便去找萧玉暮寒。

    古林离榕一进去,萧玉暮寒、梵蓝琴、西洛兰峰都在。

    等候多时的西洛兰峰?#34892;?#19981;爽,起身说道“迟迟而来,昨晚做何事去了?”

    古林离榕淡淡一瞥没理会他,坐下,才说道“凤渊现在陷入死局,好比井底之蛙无处可去,无论如何反击都是徒?#20572;?#19981;如,等将士们歇息够之后将他们狠狠歼灭。如何?”

    被忽视的西洛兰峰不舒服,说道“拖延时间,你是在为凤渊找反身的机会吗?”

    他这一话引来萧玉暮寒、梵蓝琴、玉清风对古林离榕的直视。

    古林离榕淡淡一笑,似乎心情好了许多,笑容多?#35828;恪?#23545;他们的?#23460;?#20182;不否认,可也不会承认,只说道“将凤渊逼入死胡同才策反,西洛将军的脑子未免蠢得一无是处了吧?”

    “你”西洛兰峰气的直接起身,欲要去打架。

    梵蓝琴起身阻止他,说道“一直以来,都是离榕和玉清风在出主意攻打凤渊,怎么会是帮凤渊呢?”

    玉清风起身说道?#25353;?#38081;要趁热,打凤渊则是要一鼓作气,此时?#24187;鸕却?#20309;时?”

    古林离榕不?#27492;?#21482;说道“凤渊虽被困在中间,但他们所处的位置在高处,眼观四方,他们同时处在谨慎之中,此刻攻打是自寻死路。”

    “那在下倒想听听您的攻打之策了。”玉清风直逼着。

    “大雨刚过,山路sh滑,我们上不去,而他们也下不来。篣莱峰险峻也无?#23433;?#37326;果,何不?#20154;?#20204;饿死等下一场雨将他们的尸首冲下来呢?何必大费周章。”

    萧玉暮寒笑道“你的意思是等。”

    “当然。”古林离榕起身看向萧玉暮寒“你也可以按照玉清风所说立刻攻打。”说完,撇?#20284;?#29577;清风便走了。

    待人走,西洛兰峰气愤的捶桌,道“竟有如此高傲之人。”

    梵蓝琴看着古林离榕的身影略有思索。

    玉清风看向萧玉暮寒,说道“不能按照离榕所说去做,他和相如凌燕一直为凤渊的事情吵闹,恐怕,他昨晚已经被相如凌燕劝服,?#23460;?#25302;延时间。”

    萧玉暮寒沉默下去,等?#20284;?#21051;看向梵蓝琴。

    梵蓝琴说道“离榕所说的确属实,此刻路滑不适出兵,我们等。”

    等人一散,玉清风?#34892;?#27668;愤,萧玉暮寒上前安慰道“离榕所说的确是对的,而且,篣莱峰并无吃的,他们挺不下去。”

    “离榕今天明显的有点不对劲,平日里他?#28216;?#31505;过,走路步子?#34892;?#27785;,而今天他笑了,走路时有点轻挑的感觉。”

    “离榕是舞者,走路轻挑很正常。至于他的笑容,是因为他可以报仇了啊!”萧玉暮寒耐心的安慰。

    “你不信我?”

    “不要闹了,回屋好好休息。”

    玉清风气愤的离开。

    古林离榕一回到军营就去找相如凌燕,?#23665;?#21435;后看见了司马斓。“凌燕在何处?”

    这接二连三的消息染司马斓?#34892;?#28040;化不了,现在,称呼都变了啊!速度快啊!昨天还为相如凌燕在他面?#20843;?#30871;而生气,今天,不同啊!可他不能表现出来,只说道“丞相似乎要去凤渊那边,应该快出军营了。”

    “该死。”古林离榕连忙回身追去处,找了一匹马直接追去。

    一路上追到野外时才看见相如凌燕和慕容策,他们两人似乎也才遇到。

    “你怎么来了?”相如凌燕?#34892;?#24778;讶。

    古林离榕看向慕容策,说道“我帮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对古林离榕现在忽来的策反,相如凌燕还?#34892;?#24778;讶。

    慕容策只是微微一笑,道“你说。”

    “你我三掌为誓,无论如何,你不可对玉清风留情。倘若你反悔,我也可以立刻在策反。”古林离榕举起手掌说道。

    这个条件相如凌燕不会阻止,因为他若对玉清风留情便是?#38405;?#29141;三国留情,对自己的地狱。

    慕容策明白古林离榕的后顾之忧,也知晓到了如今的局势不能再言儿女之情,何况对玉清风在那一脚下就决心放手了。举起手掌,道“鱼和熊掌,二者不可得兼之理我还是明?#20303;!?#35828;完,两人拍下三掌。

    “我已经为你们拖延了几天的时间,你准备如何做?”古林离榕问道,事情越早解决对他西林国也是好事,难免策反一事会被和他?#34013;?#30340;玉清风?#22659;?#26469;,倒是,危险的可不只是他西林。

    慕容策沉默不语。

    这会儿,相如凌燕借着空闲时间问道“你是真心策反?”

    古林离榕看向他,?#26377;?#20013;取出一块紫色玉佩,拉起他的手交给他,道“这玉佩?#37266;?#22478;雪,现在,我送你
英超直播吧
北京快3开奖结果查询l 刘伯温一肖中特四肖的 新濠江堵经 广东11选5多少期数 2019年奇人七尾全年免费 中国足彩网新版本 贵州快三历史开奖 nba比分竞猜 辽宁35选7走势图综合版 奖金6元 浙江快乐彩开奖视频 大乐透复式投注计算表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遗漏 最好的竞彩app排名 广东36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