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08

正文 分节阅读_108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也当是我表策反真心之证。”

    相如凌燕握着玉佩有些惊喜,含笑点点头。

    想好的慕容策说道“今晚,我带三千兵马下山潜伏在你们兵马之处。一更时,用纸鸢烧他们的军营,趁他们不备,我们进攻。在一更时,会有另外三千兵马趁你们的虚口绕道南燕之后,另一万则在两更时将南燕、梵蓝、伽连一同包围,而你们在两更前一直按兵不动。”

    “好。”

    等慕容策离开后,相如凌燕试探性的将古林离榕从后抱入怀里,古林离榕只是一惊,问道“现在策反一点也不晚。恰好赶在玉清风对我起疑之前。”

    “西林国?#24515;?#25105;?#22836;?#24515;了。”

    “呵呵!”

    凤渊璟榛六年七月三日,凤渊西林联合一夜围攻南燕、梵蓝、伽连三军,三国靠人多在天亮时杀出重围,被逼退原?#24688;?br />
    凤渊西林同住凤渊之所,日后,一战一站夺回所失。

    同年八月,朱琪、齐风、玄音、顾良辰、雪姬、十里等人赶到,再是带着一千?#35828;?#33609;兵之马而来。

    同年九月,玉清风一人夜袭慕容策,在无果之后抓了琴师。

    玉清风将人抓回去之后,便将把他武功废掉再是绑着,而看着一切的梵蓝琴不理不?#24688;?br />
    二日一早,玉清风带着琴师上了城楼。

    看着下面的人马问道“当初,你爬上他的床可料到现在的后果?”

    琴师被废武功,身体不如从前,有些虚弱无力,现在看城楼下面都有些眩晕,可他不后悔。浅笑道“不悔。玉清风,有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倘若那天你知道了,会比现在更痛苦。”

    “呵呵!是吗?你说,我让慕容策选择,他会选你还是选天下?”玉清风看着下面骑在马上的慕容策说道。

    琴师看着慕容策,笑道“无论他选择那一个,你都会痛苦。”

    玉清风觉得可笑,示意身边的樱尽枫向他们喊。

    “下面的人听着,要么,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要么,我们将梵断琴推下城楼。”

    闻话的慕容湘渊眉?#20998;?#20102;一下,相如凌燕说道“这玉清风做起事来还真是不给后路。”

    慕容策看着琴师不说话。鱼和熊掌,二则不可兼得。清风,到现在你还是想看看我是否愿意为了一个人放下天下吗?#38752;?#26080;论我如何选择你都会痛苦。选琴师,你会说我可以选琴师却不选你,若选天下,你会说我这辈子不肯为了任何人卸下天下。

    没听见回答,玉清风笑了,对琴师说道“琴师,你真可怜!千里迢迢跑来帮他,到最后他宁选天下不选你。”

    琴师看向玉清风,笑道“与其说我如此,不如说是你,玉清风。”琴师音落时,一?#32440;?#21488;上的玉清风推下去自己则背向下倒下城楼。慕容策,我愿身死城下,换你不负天下。保重!

    被推开的玉清风落在地上回头时想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抓到,只能看见琴师那一身白衣。

    “琴师。”看着琴师跳下那刻,慕容策急了,朝着他大喊,打马跑前去。“琴师。”

    慕容湘渊、相如凌燕、恭苏都是一惊,他们没想到琴师会这样做。

    琴师看着立在城楼边的梵蓝琴和玉清风,最终是闭上了双眼。

    落地时,脑子里一黑,惊起的?#39029;?#21364;像是那年?#19968;?#26519;的?#19968;?#20284;乎,让他分不清真假。耳边是熟悉的声音,心似乎走?#35835;恕?br />
    “琴师。”慕容策急匆匆跳下马赶到琴师身边,可那一地的鲜血刺痛了他的双眼,这白衣如雪的人为?#25105;?#36319;着他啊?“琴师,为什么不等等??#26412;?#26159;那么片刻,是可以?#20154;?#30340;,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不要重蹈从前的事情。

    玉清风看着他们,听着慕容策的呐喊,“出兵。”

    玉清风带兵出征,城下的厮杀只为那一口恶气。

    慕容策抱着琴师离开,眼里是怨,可他无法恨玉清风,因为玉清风现在的一切也是他造成的。

    “慕容策,放下他。”可是这一刻,玉清风?#25506;?#24102;着满身鲜血走到他面前。为什么琴师死了他会反应如此大?而对他如此冷漠。

    “人都死了,你还想怎么做?”慕容策呐喊道,“人都死了,你满意了?是不是还想我死啊?是不是想我也这样被你逼死了你才满意?玉清风,从你将我踩在脚下的时候,我就死心了。”

    “你若是不放开他就休想活着回去。”玉清风抬起剑指着慕容策的心口。那一脚只为?#21040;?#20182;不肯屈服的傲气和一直以来的贵气,谁能想到会让他死心。可若是死心了,他玉清风所做的一切都是空幻。

    “若是我不放手你想做什么?”慕容策坚定的问道。

    “你不放手我就杀了你,放开。”玉清风将剑?#32440;?#21487;慕容策就是不放,这让他很愤怒,丢掉剑便伸手去夺他怀里的琴师“你放开他,他该死,他凭什么让你抱着?你放开啊?”

    可是慕容策就抱着不松手,直直的看着玉清风,对他的痛苦无动于衷。

    一边的恭苏注意到这,连忙抽身赶过来,愤怒的将玉清风撤开,嫌弃的说道“你滚开。”

    ?#24576;?#24320;的玉清风全身无力直接倒在地上,看着慕容策不说话。

    “师兄,走吧!”恭苏护着慕容策说道。

    慕容策看都没看玉清风直接走人,等走了几?#21073;?#24573;见一个?#21543;?#30007;子。

    烟君桀看了?#27492;?#24576;里的琴师,有些惋惜,伸手说道“把他交给我。”

    慕容策没犹豫将他送到烟君桀怀里,然后,转身去了。

    烟君桀带着琴师直接消失在这里。

    慕容策去找玉清风时,可地上已经没有他了,似乎寻找都没看到,直到视线落在城门那才发现他一人走进了城门,而那门此刻像是地狱之门,隔断了他们两人。

    作者有话要说:

    ☆、舍弃

    玉清风回去时坐在那一言不发,进去的萧玉暮寒觉得奇怪,也有些担?#24688;?br />
    “清风,你怎么了?”

    玉清风呆滞的坐着不说话。

    “清风?”萧玉暮寒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却仍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心里越发的奇怪了。“清风,怎么了?”

    玉清风低喃道“完了,都完了,呵呵!都完了。”

    萧玉暮寒还没反应过?#27492;?#21475;中的完了是指什么,玉清风?#25512;?#36827;他怀里大哭了。

    天黑时,玉清风独自一人去了一个营帐里,玉清境还在?#20102;?#20043;中,?#28216;?#37266;过。玉清风走近坐在床边看着他,用手握着他粗糙的手,酸涩的双眼随时都有可能决堤。

    “哥,你不是想做将军吗?我放你走,你继续做你的将军,我继续做的我的叛徒。呵呵!开心吗?该怎么办?哥,我好想回到那个黄昏的下午,?#24515;悖?#26377;壁沫,有爹,有我,那时,二妹也在。”说到曾经,玉清风死气的脸起?#35828;?#24812;意之色,缓缓倒下去靠着玉清境的心口位置,“那个秋千还在吗?玉府都没了,或许,秋千也不在了。摇啊摇,摇啊!呵呵!就这样,一直摇到天黑。”

    玉清风闭上眼眸梦着那个下午,秋千上他们肩并肩靠着,壁沫在身后推着,那里是他们的欢笑,深深烙印在墙上。

    慕容策回了城之后便一个人在高台上坐着,从下午到黄昏,在到天黑。身后,立着恭苏。

    侠麒麟和欧阳炎在屋子里聊天,而绿袖蓝袖则在?#20999;?#36824;没有绣完的红盖头,紫捷和几个侍卫以及江湖人士围在一起猜拳罚酒唱歌。

    安静的夜就是这样子,要么安静的像是死一样平静,要么热闹的让人想失聪。

    璎珞东走走西走走,从一城走到了另一城,然后,爬上爬下跟将士们玩,要么就是打趣欧阳炎和侠麒麟两人,他们闲得慌又把她打开。

    那知,跑去了另一边。

    古林离榕和相如凌燕一起在玩两条红色的虫。

    “这虫是我前些日子用一些死?#35828;?#34880;育出来的。”相如凌燕伸手搁在地上,那类似蝴蝶的东西慢慢的爬向他,扇着小小的折翼。

    “你养那么多蛊虫作何?”古林离榕觉得奇怪。

    “没事时打发时间。”

    古林离榕觉得好笑。

    可就在此刻,璎珞开口了“这虫有什么好玩的”说的是一脚将黑色的虫?#20154;?#20102;。

    两人抬头看去,怎?#20174;?#26159;这丫头?

    “慕容策在高台。”心知璎珞心里想什么的古林离榕说道。

    “谢?#35805;。 ?#36793;说边用力踩了一下,然后,拔腿就跑。

    等人离开后,相如凌燕看了看被?#20154;?#30340;蛊虫,有些无语。说道“这璎珞好狠心。”

    古林离榕看了看,却没?#20197;擲只觶?#32780;是好心的安慰,道“你育蛊之术如此厉害,何必在乎这一个?”

    “也是。走吧!回屋去商?#21487;?#37327;接下来的战事。”相如凌燕轻轻松松的起身,然后,向古林离榕伸去了手。

    古林离榕看了看,没拉他的手自己起身了,说道“慕容策都不着?#20445;?#25105;们何必着?#20445;俊?br />
    对古林离榕的忽略,相如凌燕心里一点凉,但这才是古林离榕的做法。

    璎珞武功不高,上这高台还需时间,等上去了,额头都冒汗了。看见坐在那的人觉得奇怪,爬过去挨着坐下,问道“你想谁啊?想的这么入神。”

    闻声的慕容策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后,回头看着天边的?#20999;牽?#35828;道“在计划接下来的战事如何打才能尽快结束这一?#23567;!?br />
    “哟!这么认真!呵呵!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他们的三个头就好了啊!”璎珞还是一惊,?#26197;?#20182;在这里想着谁,没想到是在计划这事情。不过,她说的法子很简单啊!

    “说的简单。”

    “慕容策,?#38405;?#26469;说,做什么比登天还?#30505;俊?#29838;珞忽然变得很认真看着慕容策。

    慕容策收回视线,想了想说道“在做君王的时候又要做一个负责的爱人。”

    “为什么啊?”这个璎珞?#24187;?#30333;了。

    慕容策轻声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说道“这就好比一个妻子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照顾丈夫,照顾好了孩子就会忽略丈夫,一心照顾丈夫就好忽略孩子,懂了吗?”

    ?#20843;?#28982;我没孩子也没丈夫,但是从我哥和嫂子看来,好像是如此。只有小侄子不在的时候,嫂子才会跟哥吵吵闹闹,而小侄子在的时候,哥主动?#34915;櫸成?#23376;都不理会。既然你知道这件事情?#30505;?#37027;为什?#20174;?#35201;做皇帝呢??#22791;?#25454;他哥和嫂子的相处来看,慕容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明知如此为?#20301;?#35201;如此而为?

    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问了,先前回答是执迷不悟想做皇帝想要权力地位,现在,他或许应该这样说“因为责任与义务。”

    “为什么啊?”

    “因为父皇相信我把皇位传给了我,所以我就得对凤渊朝的所有人负责。而同时,我也是凤渊朝的一者,我有义务为百姓们做事。”

    “好吧!好累啊!慕容策,那玉清风呢?我在战场上也看到过他,可他变得好恐怖。”?#38405;?#23481;策口中的东西她还不能真正的理解,听着便觉累人。想着想着,忽然想起了玉清风,不由自主的便问了

    累?的确累。起早贪黑,很少安宁,这皇帝的苦差事,终须一个人来担。忽闻玉清风时,慕容策的?#25104;?#21464;淡了一些,说道“他和我已经是陌路人了。”

    慕容策淡淡几字让璎珞一惊,却不知该如何继续问下去。正当这时,忽见城外一匹马驮着一个人走近了,惊疑的说道“城外有人。”

    闻话的慕容策看去,果真有一个人,连忙起身下去。

    等将玉清?#25764;?#21040;营帐之中时,慕容策才发现他头上撇的簪子,正是当年在吴中城的客栈里送玉清风的那根,可为什么现在插在他的头上?

    慕容策从他头上取下放入腰中,等着人来给他看病。

    老先生看后说没事,大?#19968;?#25165;散去。

    慕容策揣着玉簪回去了,等回去后便拿出簪子细看,也没发现裂痕或者磨损之类的。玉清境应该不会戴如此雅气的簪子,而且,他的衣衫是墨色与这簪子极为的不符,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了:玉清风要归还玉簪。

    玉清境醒来时,眼前浮现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看的不真切,等彻底看清楚时才知道自己这是在何处。

    玉清境伸手?#21584;呐?#22312;床边睡着的璎珞,被拍的璎珞晃得起身,朦胧的看了?#27492;?/div>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