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12

正文 分节阅读_112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年把我送到九师兄身边陪他,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定要和他在一起。十里,明早你们还得?#19979;罰?#22238;去休息吧!”既然都没挑破那自己也没必要戳破,这对谁都好。

    “恭苏师兄,十里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可九师?#20013;?#37324;只有玉清风。”

    “呵呵!我并不认为我的感情是爱情,反而,它是一种不可言喻的亲情。这亲情无关他心里只有谁。”

    恭苏说的这样,雪姬和顾良辰觉得没结果了,这就是终点了。恭苏的决定他们以前就知道,只是十里不愿放弃。

    气愤的璎珞一个人乱走,结果,走到了玉清境那,觉得无聊就挨着他坐下了。

    “喂!玉清境,你在这做什么?”

    玉清境看了?#27492;?#27809;说话。

    “你这人哑巴吗?不回答人家的话很无礼耶!”不闻回答,璎珞又来气了。

    可玉清境还是那么安静,只启开嘴唇说道“战事结束了,人也走了。”

    “说话真奇怪!”璎珞不满的埋怨了一句,然后,向后倒去看月亮“边疆的月亮真难看!”

    玉清境抬头看去。

    慕容策在屋里照顾凤麟,给他喂饭喂药,脸上没有笑容。

    凤麟吃了一点不想吃了,慕容策还想他再吃点,可凤麟就是不吃。慕容策没办法,只好给他喂药,等收拾好后便抱他去睡觉。

    古林离榕欲要去找相如凌燕时却看见他和萧晴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竟然还笑着。

    这会儿跟鬼似的司马斓飘到他身边说道“丞相好像很?#19981;?#36825;萧晴,经常看到他们在一起。”

    古林离榕淡淡的撇他一眼,司马斓识趣的离开。

    “萧晴,相如凌燕可是我的人。”正当相如凌燕和萧晴说的高兴时,古林离榕过?#25139;耍?#36824;冷冰冰的警告。

    萧晴微惊,慢慢收起笑容。

    相如凌燕看了?#27492;?#35828;道“萧晴明日便走了,今晚和她说说话。你还没休息?”

    古林离榕不悦,却没发怒,道“我来寻你回房。萧晴,一路好走。明早,凌燕便不送了。”

    “好。”萧晴忽觉全身不舒服,也不知道那里不对劲,只尴?#20301;?#35805;。

    “回房。”古林离榕看着相如凌燕命令道。

    等回房后,古林离榕直接将相如凌燕拉到床边,然后,把他推倒,问道“需要本王把她留下给你做妾吗?”

    “你又误会了。”相如凌燕有些无奈,坐好后理理衣衫。

    古林离榕沉色。

    “对了,我准备不回丞相府了。”

    “那你去何处?”

    “战事了了,你也为王了,我也该回梦坨谷了。”相如凌燕声音低了一点,他现在是国

    王不再是从前的身份,想要和他在一起根本不可能。?#36824;?#26377;他这些日的接受已经很好了。

    古林离榕转身过去,说道“明日走,还是等几日再走。”

    ?#26263;人?#26377;所有事情都安排妥了就走,我们就在这里分开。”相如凌燕起身看着他。

    “很好。回国之后,我会告诉可洛你死了,让她改嫁。你就安心的走吧!”走吧!自己是国王,和慕容策一样,有的东西得不到。

    相如凌燕抬起手想要抓古林离榕,可那么片刻还是收回去了。这界线还是不要逾越,留着这点遗憾。

    古林离榕转身看着他,道“我再问你一次,要还是不要?”

    相如凌燕微惊,有些犹豫。

    不闻回答,古林离榕点头然后转身离开。让他回头的人在他回头之后却告诉他,他要离开。真是可笑!一国之主一定要失去那么多吗?

    “离榕,我要你。”

    二日一早,十里等离开。

    三日后,长苏生烟等离开。

    四日后,相如凌燕不告而别。

    十日后,古林离榕和慕容策并肩立在城楼之上看着黄昏,现在的安静是用许多时间唤来的,没有甘心还是不甘心。

    “慕容策,你觉得君王是什么?”看着宁静的云堆,古林离榕问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慕容策反问道。

    “奴隶。天下所有?#35828;?#22900;隶。”

    慕容策轻笑,道“的确是奴隶,没有收获只有失去。”

    “那你失去了什么?”

    “很多。多的数?#36824;?#26469;。”

    “呵呵!慕容策,我觉得有一句话很符合我们现在的心情。”

    “不妨说来听听。”

    “自掘坟墓。”

    自掘坟墓?慕容策看向他,说道“原来,严肃的你也会说笑。”

    古林离榕笑而不语。

    一日后,慕容策和古林离榕在城下离别。

    古林离榕?#19979;?#21518;说道?#30333;侠?#33457;就当是我欠你的,另外,希望你能抱得美人归。”

    “如若没?#24515;?#30340;?#20384;?#33457;我早死了,现在,我们不谈欠。一路走好,余生若是有缘再见。”

    “好。后会有期。”

    三日后,欧阳炎和侠麒麟离开了,璎珞不走了,要留在这里继续玩。

    四日后,慕容策丢下这些后事与玉清境道别带着凤麟和恭苏等人回程,剩下的兵马由慕容湘渊带回。

    ?#20154;?#26377;人都走后,玉清境才觉一阵孤独,转身时,却见璎珞在那看着他。

    “喂!我说玉清境,你能不能告诉我何为?#19981;?#20309;为不?#19981;?#21834;?”

    作者有话要说:

    ☆、五世之诺

    慕容策怀着雀跃的心不断的?#19979;罰?#21482;为早日在孔雀翎台上见到他,然后,带着凤麟一起离开锦城,去哪都好,只要他们父子两在身边。

    锦城之内早就在传闻边疆之事,而这凯旋之事也自当流传。

    曾经的三个闲?#25991;?#23376;如今也各自成家,?#36824;?#36824;是阻挡不了他们在茶楼里唠嗑,说这城内城外的事情。

    凤渊璟?#40644;?#24180;三月十一日。

    慕容熬一早就开?#26082;?#20154;张罗宫里的洗尘宴,孔雀翎台也是让人?#25139;?#26080;数次,虽然这不是大军归来,但他将他们?#28216;?#22914;此。

    抱着凤麟的慕容策坐在马车里,车帘掀起。

    “凤麟,见到爹爹的时候不许再说他是坏人,知道吗?”当初听闻他被玉清风掐脖子的原因时实在是想不通,他这么小就说好坏。第一眼玉清风就在他心里落下如此坏的印象,他必须好好和他说。

    听了许久的凤麟也懂事?#35828;悖?#21152;之又长了一岁。认真的看着慕容策问道“爹爹为何打爷爷和叔叔啊?”

    “爹爹并没有伤害他们,所以,凤麟不可以再说爹爹是坏人,知道吗”

    “我不?#19981;?#29241;爹。?#26412;?#31649;慕容策废再多口舌,还是很难改变玉清风在凤麟心里的印象。

    慕容策忽觉无奈,侧身看向?#24052;狻?br />
    不闻慕容策再说话,凤麟发觉?#35828;?#19981;对,小心的?#25112;?#24917;容策,说道“父亲,你开心我?#19981;?#29241;爹。”吐字还不是很清楚的凤麟主动示弱了。

    能听明白的慕容策含笑看着他,道“好,?#23665;弧?#20320;?#19981;?#29241;爹,父亲开心。”伸出小?#31181;浮?br />
    凤麟也伸出小?#31181;?#21246;上,笑道“父亲?#19981;?#20964;麟,凤麟,?#19981;?#29241;爹。”

    慕容策知道这样的交换并不是真的能改变凤麟,但,这样总?#20154;?#21475;口声声的说不?#19981;?#30340;好,而且,时间还长,可以慢慢来。

    孔雀翎台。

    慕容熬带着大臣们过?#20174;?#25509;,一路?#24863;Α?br />
    可就在他们步上台上时,一抹红影落在龙台之上,那犀利的双眸看着他们。蒙着红色面巾,手中握着红色长剑,识不出身份。

    “这是何人?胆敢?#20040;?#23380;雀翎台。”看着那人,慕容熬的脸色就冷下去了。

    跟在一旁的方重也没看出此人是谁。

    玉清风扫?#21448;?#20154;,朝慕容熬飞去红菱,道“慕容熬,当初你逼我,将我推进了火海之?#23567;?#22914;今,我来报仇了。”

    玉清风的红菱直直朝着慕容熬,众人?#20174;?#26469;不及,他就被拉了过去。

    但闻那声音事才知道这是谁。

    玉清风将慕容熬摔到台阶之下,截断红菱捆着他。

    “玉清风,你住手。”方重喊道。听闻这边事变的侍卫?#20384;礎?br />
    “方重,念你葬我壁沫,我今日放过你。如若再不走,休怪我不讲恩义。”

    “玉清风,这是皇宫,岂是你来放肆的地方。”玉清风的变化令他大惊,可眼下是慕容熬重要。

    玉清风嘲嘲一笑,跃身落到慕容熬身边,看着他说道“你一直不服我,慕容熬,今日,我要让你的儿子慕容策看着你死在他面前。”

    他音落时,那边的利箭袭来,顿时让他眼色一暗。

    慕容策在车里给凤麟换了心?#36335;?#25140;上了小小的束发的?#23376;?#20896;。整个人一看,便是个贵公子,很有他的范。

    顺利入宫,再折去孔雀翎台。

    这会儿凤麟由恭苏抱着了,他们直接回凤承殿。

    越近时越觉得按捺不住,想要尽快赶到,想着一切都结束了。

    然而。

    当他步上孔雀翎台时,整个人有些不知?#35828;?#26159;何处?彩色琉璃孔雀碎了一地,四处染血,倒着侍卫。抬头时,只见慕容熬?#36824;?#22312;上面的楼上,还有方重等。

    “父?#21097;俊?#24917;容策大惊。

    看见慕容策的慕容?#31454;?#36947;“走,走。”

    “父皇。”慕容策没听话,直接飞身要去。可半路时,玉清风从头顶上飞下将他逼到下面去。“清风?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还用的着?#20107;穡?#24403;日边疆你被人所救,今日,我?#27492;?#26469;救你?”玉清风握着剑直视对面的慕容策。

    慕容策微惊,道“当日并非是你手下留情?”

    “留情?哈哈!我?#38405;?#25163;下留情。慕容策你太好笑了!”慕容策的话让玉清风觉得可笑,当日若非长苏生烟等人极力抵抗他又?#24515;?#20010;鬼花爷?#21543;?#24324;鬼,他慕容策早死了怎么会活到现在?还是他留情?可笑。

    知道真相的慕容策一瞬间落入低谷,摔得粉碎。都告诉他是玉清风送他回去的,可现在,玉清风却告诉他一切都不是他做的,一路喜悦?#25512;?#24453;尽数灰飞。“呵呵!玉清风,?#38405;?#30340;绝情我真的不敢想象。”

    “哼!因为你我现在一张脸都毁了,我活的多痛苦,你不会知道。今日,我要你尝尝什么是一无所有的滋味。”说到最后,玉清风愤怒的挥剑而去。

    慕容策立在那,第一剑退身躲过。“玉清风,你当真要将自己逼到无所退路吗?”

    ?#24052;?#36335;?我早没了。你不是说忘得彻底吗?现在,怎么不动手?”玉清风的剑抵在慕容策的心口位置直直逼着他。

    “你不是说我死你会开心吗??#39029;?#20840;你。”慕容策冷漠的说道,一刻之间停下等着玉清风的剑刺进去。

    可玉清风也停下了,回身退去,道“你今日不出剑,我就杀了慕容?#31454;头?#37325;还?#24515;?#30340;兄弟姊妹们。”

    “玉清风,你欺人太甚。”停下来让她满足,可他却要逼着他出手。那楼上挂着的每一个人都与他有关。慕容熬是他父亲,公孙歌是他的老师,他们?还有没出声的孩子,应该是苏城和苏钰,这些人,玉清风都在找他的弱点。

    停在那的玉清风看着慕容策,说道“你动手啊!他们是死是活就在你一念之间。”

    “慕容策,杀了玉清风,留不得他。”?#35805;?#30528;的慕容熬到现在还是不忘杀玉清风,这个魔鬼。先前想着接受他,可现在,他所做的一切太无法让人原谅了。

    “哈哈!慕容策,你听到了吗?你父皇让你杀了我,杀了我啊!你倒是杀啊!只要我活着,你不但会死,他们也会陪着你。哈哈!”玉清风肆意的笑着,风来卷起他的红色衣摆,露出里面紫色衣衫。

    慕容策看着他们,一一看过,胸膛此起彼伏的。“玉清风,我告诉凤麟说我们三个人离开这里,可是满心希望全都碎了。玉清风,?#39029;?#20840;你。”慕容策终是唤出长剑朝玉清风刺去。

    为什?#27492;?#35745;划了一切,?#30475;?#37117;会被他狠狠的摔碎呢?他想带他走,去哪里都可以??#27809;?#20301;换他留在身边?而如今。

    一时间,两人打的不可开交。

    ?#24616;?#32773;看着担心,也不知胜负。

    待看清他们时,
英超直播吧
五分彩官方 今天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nba比分表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年开奖记录 南粤36选7网上投注 合买彩票靠谱吗 白小姐旗袍a第26期 山东福彩群英会48 体彩竟彩足球胜平负 篮球比分表怎么看 福彩青海快三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票 香港最准两码中特 吉林快三一定走势图 澳门皇家赌场有片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