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蓝颜江山之归凤 > 正文 分节阅读_113

正文 分节阅读_113

作品:蓝颜江山之归凤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数:115292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玉清风持剑刺向慕容策,而慕容策也刺剑刺去。

    两人同时刺近,可玉清风却在那时将剑反转,直接让慕容策再次刺入心口。两人维持着这姿势缓缓下落。

    “慕容策,我本想杀光你所有的百姓,可是,这样并不能折磨你。我知道你还?#19981;?#25105;,所以,死在你手下是折磨你最好的法子。因为,痛苦到最后的人是你,不是我。”到了现在,玉清风还在笑,可慕容策看不到。红色面巾遮去了下面的丑陋他看不?#21073;?#33267;少在他活着的时候,慕容策看不见他的脸毁了,因为魔气。而现在,他不痛苦,反而很开心。

    落地时,慕容策握着剑看着他,似乎呆滞了。

    看着慕容策的样子,玉清风丢掉了剑,挣开了外面的红衣,露出一件紫色衣裳,可此刻却被刺破了。

    红色的碎片漂在四处,挡去了慕容策的视线,却让他慢慢醒来。

    “慕容策,只要没?#24515;悖?#25105;什么都好。包括死。黄泉路上没?#24515;?#30340;足迹,我甚是开心。这一次,我不会再想着活着。呵呵!”玉清风说完后,将他的剑刺入?#35828;祝?#31435;在他面前看着他。“到现在,我赢了,你输了。”

    “你到底多恨我?#20426;?#24917;容策拔出剑扔到地上,直视这个用死来惩罚他的人。费尽心事,拿性命来与自己报复。

    没了支撑,玉清风努力的站好看着他,终是坚持不住到了下去。他的身体在一次次入魔后越来越不如从前,坚持到现在很费力了。恨他吗?恨还是?#32531;蓿坎缓蓿?#23545;不对?因为?#19981;叮?#25152;有的恨都可以化解。玉清风倒在地上这样?#39318;?#33258;己,手指轻轻动着。

    那一刻,慕容策无力的跪下去,看着地上的人。颤颤抖抖的伸出手去碰他,在碰到时,没忍住一把将他抱起死死的抱在怀里。“清风,清风。”

    玉清风像是即将要为茧的蝴蝶似的颤动着捷羽,想要抓住什么都抓不住。“一生一死我跟你,二生二死我忘你,三生三死我怨你,四生四死我恨你,五生五死我、放你。慕容策,如若还有第六世,你还会爱我吗?#20426;?#29577;清风用着最后的力气说话,想问问他这个答案,可到了最后,所有的音都在“我”上面停下了。

    慕容策抱着他哭,而玉清风的血泪从眼角落下慢慢滑落下去,对耳边的哭声听不到。

    当慕容策抱着玉清风走出这里时,每一步都落着鲜血,而他,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何为长相厮守?何为白头到老?何为不离不弃?曾经红衣对拜苍天,负尽所有人。然而,走到现在,都没了,没了。五世之诺,就这样在一生走完。呵呵!?#19968;?#29983;死劫,当真是啊!哈哈!一刻以为拥有,却在下刻尽数失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大结局,还有一章哈!

    最后两章了,给评论和收藏吧!我很苦的啊!码字哭,?#21364;?#32467;局更苦啊!

    撑啊撑来啊!我在上课。

    ☆、?#19968;?#21163;【大结局】

    雪山某间屋子里。

    柳卿兮和长苏生烟、鹤千绝正在屋里喝茶聊天。

    “长苏,我家清风可是跟定了你家徒儿,虽然我一直容不了他,但,我也没法反对。等过些日子,我们三人再去皇宫看?#27492;?#20204;,顺便看看凤麟。”柳卿兮笑道。

    长苏生烟无奈的笑了笑,道“明明心里?#19981;?#30340;不得了,还说容不了。羽笙何处不好?你能挑出瑕疵来?#20426;?br />
    这般说来,柳卿兮和长苏生烟又是一番平静却掩盖激烈的争吵。鹤千绝坐在那喝着茶,看着他们的笑话。

    待他们停下来之后才说道“你们两人若是同时站在他们两人面前,猜猜他们两人回先拜见谁?#20426;?br />
    “自然是我。”柳卿兮率先抢了话。

    长苏生烟笑道“所谓嫁夫从夫,羽笙是我徒儿,自是得先拜见我。”

    柳卿兮不赞同了,道“我觉得你徒儿比较听清风的话,清风会拜我,所以,他们会率先拜我。”

    两人互相?#35059;邸?br />
    鹤千绝看了看,笑道“你们两个糟老头。”

    正当三人说笑时,屋里走进来了一个人。

    “羽笙?#20426;?#38271;苏生烟对着门口,正好看见抱着玉清风进来的慕容策。他面无血色,眼神空洞,嘴角?#39318;?#34880;丝。

    听闻的两人连忙看去,当时有些惊讶。

    “羽笙,发生了何事?#20426;?#38271;苏生烟起身朝他走去。

    可慕容策却在此刻抱着玉清风无力的跪了下去,像是赎罪,又像是想要解脱。

    发觉?#24187;?#30340;柳卿兮和鹤千绝连忙起身过去,但见玉清风心口处的鲜血时,?#35835;恕?br />
    “是我杀了他,我的剑刺入他的心口。他威胁我动手,让我愧疚,让我痛苦。”慕容策流着泪,轻描淡写的叙诉那一片场?#21834;?br />
    柳卿兮无奈的垂眸。以为是?#31449;鄭?#27809;想?#21073;?#26159;死局。

    鹤千绝摇摇头。荒了一世,还是没人能逃过情爱二字。

    长苏生烟缓缓蹲下去,直视像是活死?#35828;?#24917;容策。我逍遥了一辈子,现在,才知人世的七情六欲如此折磨人。肝肠寸断不得,相爱相杀不得。

    雪山之夜凉彻透骨,寒风习习?#25377;?#30528;凭栏望月之人,搜刮着他脑中的记忆,却再也看不见曾经所谓的美好。

    ?#19968;?#19968;林随风摇曳着,零零洒洒缠着风与冷霜月光,那血色妖艳的像是遗落在衣裳的鲜血。

    一个人迈着步子渐渐走进来,一步惊起地上的花瓣,同时,惊落了枝头的寒雪。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慕容策双手垂在身侧,一身洁白胜雪之衣,银丝像是满天?#19968;?#20284;的飞在空中卷着?#19968;ā?#33509;是灵魂,若是孤魂。轻呢之声却更像是哭泣,求着解脱。

    行到中间一颗大?#19968;?#26641;下时,慕容策靠着它缓缓坐下,垂上褶皱的眼睛,像是死去一般安静待在那。平生不入相思局,又怎知蓝颜只是一瞬?而江山万古?#26469;妗?#22825;下与我究竟有何关?#30340;兀?#33707;不是责任吗?#21487;?#20026;责,死也为之,可我却给不了他半点。来生来世,不求相遇,但求相忘无迹。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惊起飞花无数。

    ?#26696;盖住!?#23567;小的凤麟跑到?#19968;?#26519;,当看到倒在树下那人时,?#35834;?#22823;?#23567;?#24908;忙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大哭。

    直到声音喑哑之时,慕容策才睁开了疲惫的双眼,可是容颜却不再那般风华,苍老不堪,褶皱无数,好似白骨。

    ?#26696;盖祝盖住?#20964;麟一切都听你的,凤麟再也不说爹爹是坏人了,?#30422;?#19981;要丢下我。不要。”凤麟丝毫不在乎慕容策现在的样子,哭的梨花带雨,好生可怜。

    慕容策抬起干枯的手抚摸着凤麟的脸颊,拭去他的眼泪,浅笑道“凤麟,好好听话,等你长大了,帮?#30422;?#37247;一坛?#19968;ň疲?#27922;在黄土之?#23567;!?br />
    ?#26696;盖住?#20964;麟听话。”凤麟一个劲地哭,哪里还能听进去许多话啊!

    慕容策转而轻拍他的背部,闭着双眼说道“如若爹爹要来找我,你就告诉他:?#30422;祝?#26080;论是生还是死,都不想看见他,也不想遇到他。”到了现在,慕容策还在想着玉清风会去找他,可他会吗?他说黄泉路上没有他,他甚是开心。那他死后,他会说找他吗?可,明知不可能还是想他来,不是吗?痴心妄想。

    ?#26696;盖住!?br />
    长仙台依?#19978;?#26159;当年那般?#22856;擼?#20005;肃的地狱之尊,张扬的狂风,?#26032;?#30340;树叶枯草,?#32769;?#36824;记得当年在涯下诉说的情话。然而,有人真心有人虚情假意,也有人为权?#30133;?#19981;悟生死不在乎,剩下这一处伊人憔悴。

    深涯边立着一个白衣白发的人,他的白衣好似白雪,青丝?#25226;?#21364;被风狂卷而起。荡着点点的哀伤。

    慕容策负手看着下面的玄雾,俊美的容貌苍老不堪,双眸如霜般凄?#25671;!?#23425;负天下人不负长相?#36857;?#21487;惜!此理明白的太晚。我?#35328;?#20219;看的如此重却不能把他看得这么重,呵呵!凤渊的罪人。清风,我再也不想遇到你。”说完,失落的垂眸倒下去埋入白雾之?#23567;?#29577;清风,你错了,痛苦到最后的人是你。

    “师兄。”寻来的恭苏刚刚来就看见慕容策跳下去了,奋不顾身的就跳下去了。“师兄。”

    白雪皑皑的雪山响着哭声。

    那间小屋外,玉清风跪在外面不断的磕?#32602;?#21741;喊道“师父,我错了。师父,求您告诉我,他在哪?师父,求求您,告诉徒儿吧!师父,求您了。”玉清风磕头都将头磕破了,可坐在屋里的柳卿兮无动于衷。

    不见柳卿兮回答,玉清风跪着往前走,使劲的敲着门,被毁的脸容已经恢复了,还是曾经的模样,却哭的眼红脸红,“师父,师父,清风知道错了,我只想知道他在哪?您告诉我,我再也不逼他了,师父,师父,求您了。”

    门外?#19968;?#38543;雪乱坠,哭声变得嘶哑。

    凤麟走过来看着趴在门那的哀求的人,目光就跟白雪似的冷清。

    柳卿兮打开门,看着哭倒的人。

    “师父。”闻声的玉清风撑起身子跪着,抬头看着他,抓着他的?#30452;?#21696;求“您就告诉徒儿他在哪里好吗?#24656;?#35201;他活着,我就不再出现在他面前,师父,师父,求您了。”

    柳卿兮将手里的信封丢到地上,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看着落下来的信封,玉清风急忙拿起拆开,取出里面的信纸。第一张入目的两字让他泪水滚落,咬唇咽下痛苦。“休书,休书,怎么会?#20426;?#19981;信的扔掉休书看着第二张?#21073;?#20449;道:玉清风,当你看到这信时,我已经在黄泉路上了。我的死是你想要的开心。

    “师父,师父,他骗我,对不对?他怎么会死呢?怎么会呢?师父,他骗我。”玉清风虚脱的瘫在那,嘴里痴痴念着碎语。他怎么会死呢?他把凤渊保下来了,怎么会死呢?他那么留?#31561;?#21183;,怎么会死?

    “他用半条命救了你,一夜之间,青丝尽白,面容苍老。二日,留书离去,为师也不知他在何处?可他活不了。”柳卿兮叹气。那日慕容策跪在他们面前,非要用他的命去?#20154;?#21769;!救一个已经死掉却未冷掉的人,只用了半条命真的是老天给他怜悯了。只是,可惜!仍旧活不了,一日比一日痛苦。

    玉清风不信,摇?#32602;?#36300;跌撞撞的起身,嘴里念着什么话走向?#19968;?#26519;去。

    柳卿兮看着他没有跟去,倒是一边的凤麟让他觉得奇怪。

    “爷爷,?#30422;?#35828;他不要再见到爹爹,他要去一个看不见爹爹的地方。”凤麟看着柳卿兮说道。

    柳卿兮微惊。

    玉清风漫步在?#19968;?#26519;,无心赏着满枝血色?#19968;ǎ?#32439;纷零零的落下犹如雨下,谱了一地。

    脑海回想着深涯下的?#19968;?#35895;,他们并肩走过?#19968;?#26519;,那时,多么惬意。

    现在,雪山?#19968;?#26519;开了,可,终不是平常。

    玉清风走到慕容策当夜曾靠着的?#19968;?#26641;下,抬头看着?#34987;ǎ?#24565;道“五郎,我不想与你打打杀杀挣个输赢,只想和你好好的生活。可为什么如此难?你是在用死报复我吗?五郎。”

    他和慕容策一样,靠着?#19968;?#26641;坐下地上,闭着双眼。渐渐的走入梦中,他还是游走在桃林之中,却不知是?#19968;?#35895;还是雪山,亦或是西厢院里。

    迷茫的走着,走着。

    ?#30333;?#20102;半世,可得到了什么?#20426;?#32819;边传来女子的声音。

    玉清风只是走着,没去看,道“除了满身伤痕,一心痛苦,我又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得?#21073;?#20160;么也没拥?#23567;!?br />
    “到了现在,你还是觉得自己一无所?#23567;?#19981;求一个白头到老,难道今生都贫穷吗?#20426;?#22899;子问。

    “没有他,我什么都没有,就算是能活千百年都不如相爱的一瞬。求了一辈子,不求一个白头到老,我就是全天下最贫穷的人。”玉清风噙着泪说道。求只求一个白头到老,看不透看不清看不淡又如何?

    “爱了一辈子,执着了一辈子,求了一辈子,痛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逼了一辈子,到如今,你还想着相守,比起他们,你才是最贪婪的人。连死也不愿意放过爱的人,孔雀翎台上,若是?#24616;緣人?#22238;来,告诉他你命将尽,或许,一切都是你想象之中的样子。又怎么会是镜花水月,空?#25105;怀?#21602;?#20426;?br />
    “五世不完,你们休想我罢手。与我之诺,那怕是五世为空,我都要他兑现。”玉清风很觉得说道,刹那间,梦里?#19968;?#29369;雪般漫天。

    “有时候,放松双手,才能抓的更紧。”

    凤麟一人坐在台阶上看着雪花,?#24525;?#40657;时,玉清风才从?#19968;?#26519;出来。

    凤麟看见他
英超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