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东方快车谋杀案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东方快车谋杀案 作者:克里斯蒂 字数:281480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瘦小、深肤色、有女人声音的男人’的描述,也是一项为了方便而捏造的。因为第一,这?#32622;?#36848;不至于将任?#25105;幻?#30495;正的列车长拖下水;其次,无论对男人或女人都可以派上用场。

    “再说刺杀的方式,第一眼看?#27492;?#28982;的确离奇,但仔细想通了,就会知道这是最符合情况的一种方式了。匕首是一种任何人——力气大的或弱的——都能用的凶器,而且也不会有声音。也许我的看法不对,但是我猜想是每一个人?#33267;?#33258;侯伯太太?#24656;写?#20837;罗嘉德漆黑的房间里刺了一刀的!没有人知道到底是那一刀真正致了他的命。

    “罗嘉德可能在他枕头上发现了那最后一封恐吓信,焚烧得相当周密。

    只要没有指向阿姆斯壮绑票案的线索,绝对没有理由怀疑车厢内任?#25105;幻每汀?#37027;样就可以被认作是外人作的案;而那个‘瘦小、深肤色、有女人声音的男人’也可认作的确有?#24187;?#25110;多名?#27599;?#30475;见他在布拉德下了火车!

    “我不知道一群共谋者,在发现火车耽搁下来而使他们这一步计划无法实施时,是怎样采取应变措施的。我只能推想,他们一定是作过磋商,然后决定照原定计划行事。不错,这样一来,?#24187;?#29978;或所?#26032;每?#37117;会涉嫌,但是这种可能也早经预料且准备了应对方法的。唯一得添上的工作是将情况弄得更为复杂混乱一些。于是,两点所谓的‘线索’就被安置在死者的房间里了——一项是将罪嫌箭头指向阿伯斯诺上校,(因为他不在现场的证据最充实,而且他与阿姆斯壮家的关系也最难指证);另一项线索就是指向德瑞格米罗夫郡主的那块手帕,由于她社会地位的?#24576;觶?#22905;异于常?#35828;?#23409;弱身材,再加上她的女仆与列车长可以为她提出的不在场的证词,可说使她立于不可侵犯的地位。

    “为了进一步混淆我们的耳目,一团迷雾中又出现了一条红色的叉路——?#24187;?#31359;鲜红睡袍的神秘女人。我再度成了可以证明此一神秘女人存在的目击者。我听见自己房门被重重地撞了一下。我起床开门一看——见远处有一个穿鲜红睡袍的女人闪?#26031;?#21435;。陪审团中选了列车长、戴本瀚小姐与麦昆充?#25105;?#26366;见过这个女?#35828;?#35777;人。我认为,一个颇富幽默感的人,当我在餐车里问讯?#27599;?#30340;时候,很体贴地将那件鲜红睡袍放在我皮箱内的上层了。我不知道这件鲜红睡袍的出处何在。我怀疑可能是属于安君业伯爵夫?#35828;模?#22240;为她的箱子里只有一件薄纱的袍子,式样太精致,该是?#20219;?#33590;时穿着的,不像是件睡袍。

    “当麦昆得知他小心焚毁的信件竟有一小角灰屑留了下来,而且正好是阿姆斯壮那几个字,他必定把这个消息立即通告了众人。也就是这个小纰漏暴露了安君业伯爵夫?#35828;?#36523;份,她丈夫立即采取行动涂改护照。这是他们第二次碰到了霉运!

    “他们一致赞同断然否认与阿姆斯壮家有任何关连。他们晓得我一时无法探知此一真相,也坚信除非我怀疑他们其中一个人,否则我是不会朝这个方向探究的。

    “现在,我们还有一点要考虑的。如果各位认为我此一破案论点是正确的,而我自?#21512;?#20449;必定是正确的,那?#27425;?#38138;列车长必定也知道这个计谋。可是,如此,不就成了十三个人,而不是十二个人了吗?一反常见的‘这么多人中总有一人是罪嫌’,我却面临了十三个人里头总该有一人是无辜的。那么是哪个呢?

    “我达成的结论可能很怪异。我的结论是,在此?#24187;?#26696;中没有参与动手的,该是那个被认作最有犯案动机的人。我指的是安君业伯爵夫人。他丈夫以人格发誓,指称他夫人昨晚未离开房间时流露的那份真?#26657;?#24456;令我感动。

    我认定,是安君业伯爵代他夫人下了手。

    “如果是这样,那么皮耶·麦寇必定是十二人中的一员了。然而他的参与,?#25351;?#22914;何解释呢?#20811;?#26159;在铁路公司工作多年的好人——绝不是一个可用金钱?#31456;?#26469;参与罪行的人呀。那么皮耶·麦寇也必定与阿姆斯壮一案有着关连了。可是这又似乎很不可能。后来,我记起了那名跳楼身死的女婢是法国人。倘若那不幸的女郎是皮耶·麦寇的女儿呢,那么一切就更说得通了——也解释了犯罪场所?#25105;?#36873;在这节车厢里了。还有没有别的人在这幕戏中扮演的角色不甚清晰呢?阿伯斯诺上校,我把他认作是阿姆斯?#36710;?#26379;友,他们两人可能是大战期间的朋?#36873;?#37027;名女仆,希尔格·施密德——我可以猜想她在阿姆斯壮家的身份。我或许太嘴馋了一些,不过我?#26412;?#22320;感到她是个好厨师。

    我给她设了个圈套——她也溜了进去。我对她说我知道她做菜一定做得很好。她回答说:“是的,我侍奉过的夫人们都这么说。‘但是,如果你的职位是伺候夫?#35828;?#38543;身女仆,按理说夫人是不太可能知道你菜烧得好不好的。

    “那么还有哈德曼呢。他看情形是绝对不像阿姆斯壮家的一员的。我只能推想他爱上了那个法国女郎。我跟他谈过欧洲女?#35828;?#22953;媚,而我立刻获得了要寻找的反应。他眼中立即涌出了泪水,他却推说是白雪照得太刺眼了。

    “最后,就剩下侯伯太太了。我可以说,侯伯太太在这场戏中份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她睡的房间紧靠罗嘉德的房间,因此也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怀疑。因为她提不出什么不在现场的铁证。要演好她所扮演的角色——一个非常自然、稍带怪态、宠爱女儿的美国母亲——的确需要有表演艺术家的才华。

    事实上,阿姆斯壮家的确有一位艺术家——阿姆斯壮夫?#35828;哪?#20146;——女演员琳达·艾登……“他停住了。

    一缕梦境般浑厚、轻柔,与她在这次旅程中所用绝然不同的声调,自侯伯太太口?#20889;?#20102;出来:“我一直盼望自己能有机会扮演喜剧角色。”

    她梦呓似地继续说道:“那只手提袋安排的疏忽,的确是很蠢的。这证明,一切事先的排演是应该很周全的。我们动身的时候,试验过的——我想我那时睡的是双号房间。

    我?#29992;?#24819;到门闩安装的位置会有不同的。“她移动了一下身子,眼睛直视着白罗。

    “你全部都清楚了,白罗先生。你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但是连你也无法想象那是一种何等的感受——在纽约那可怕的一天。我悲痛得几乎要发狂;佣人们也一样,阿伯斯诺也在场。他是?#24049;病?#38463;姆斯壮最好的朋?#36873;!?br />
    “他在大战中救过我的命。”阿伯斯诺说。

    “我们那时当场就决定了(也许我们都疯了——我不知道):卡赛提逃脱的死刑,无论如?#25105;?#36143;?#24618;蔥小?#25105;们一共是十二个人——或者该说是十一个;当然,那时?#30495;?#22958;的父?#33258;?#27861;国。最先我们想以抽签的方式决定由谁来动手;但最后决定用现在这个方法了。这是司机安东尼奥想出的法子。稍后,玛丽与海洛特·麦昆将全盘计划拟妥了。他一直很崇慕我的女儿苏妮亚,也是他向我们解释了卡赛提是如何用金钱买脱了一场死罪。

    “我们的计划费了很久的时间才就绪的。首先,我们得抓住罗嘉德的?#20982;佟?#36825;是后来哈德曼办到的。之后,我们得设法使他雇用马斯德曼与海洛特——或至少两人之中有一人能替罗嘉德工作。这个,我们最后也办到了。然后我们与?#30495;?#22958;的父亲接上了头。阿伯斯诺上校坚持我们十二个人应该通力合作,他似乎觉得这样才更有意义。他并不赞成刺杀的方式,但是后来知道这样可以省却大家许多困难,也就同意了。?#30495;?#22958;的父亲非常情愿,?#30495;?#22958;是他的?#37070;?#22899;儿。海洛特通知我们,罗嘉德迟早会搭东方号特快车自东方返回。有皮耶·麦寇在这班列车上服务,这是万不可错过的机会。而且,这也是不连累外?#35828;?#19968;条好途径。

    “我女儿的丈夫当然不能瞒过,他也执意要与她同来。海洛特动?#35828;隳越睿?#24578;恿罗嘉德选了麦寇值班的这天搭车动身。我们本来要把伊斯坦堡至卡莱这节车厢中所有的房间都订下的。但可惜有一间订不到,那间老早就被铁路公司的一位主任订下了。‘哈瑞斯先生’是谁,至今仍是个谜。反正,海洛特房间里若多了一个生人总是碍手的。谁料到,在最后一?#31181;櫻?#20320;又来了……”

    她停了停。

    “好了,”她说:“你全清楚了,白罗先生。你准备怎么处理呢?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你不能把一切责任都由我一个人来担当吗?我本该自己一个人刺上那人十二刀的。不只因为我女儿与她孩子的惨死,他罪有应得;他也应该对我们另一个原可活得很快乐的孩子赎罪的。何况,在黛西之前,还有别的孩子遭他绑架过,将来说不定也还会?#23567;?#31038;会判决了他的罪刑——我们只是代为执行罢了。但是没有必要把其他的人一并扯了进来。这些善良、忠心的人——可怜的麦寇——还?#26032;?#20029;与阿伯斯诺上校——他们两个是深深相爱的……”

    她的声音,在这拥挤的空间中回响着,那么动人——那?#22791;?#21160;了纽?#35760;?#19975;观众的深沉、情感充沛、扣人心弦的声调。

    白罗看了?#27492;?#30340;朋?#36873;?br />
    “你是铁路公司的主任,波克先生,”他说:“你看该怎么办?”

    波克先生轻咳了一声。

    “依我看,白罗先生,”他说:“你举出的第一项破案论点是正确的——毫无疑问是正确的。我认为等南斯拉夫的警方人员到达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论点提供给他们。医师你同意吗?”

    “当然同意,”康斯丹丁医师说:“至于验尸的证据嘛,我想——呃——我的判断稍微有些离了?#20303;!?br />
    “那么,”白罗说:“我已把我的破案论点向各位分析说明完了,我想我也该功成告退了……”
英超直播吧
36选7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推荐号码查询 极速11选5怎么赢 美东2分彩近期走势图 广东时时彩玩法 公式规律交流群网址 老11选5工具 二八杠叫牌怎么说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11选5走势图 2019国际足联足联新规 2元彩票网大乐透走势图表 今天p3试机号 湖北30选5开奖视频 浙江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