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荆棘鸟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荆棘鸟 作者:考琳·麦卡洛 字数:99208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只黑色的猫型钟摇着尾巴,转着眼睛,似乎对时间以毫无意义地浪费掉感到惊讶。黑板上用大写字母写着:把发刷打进行李。桌子上放着一幅她几个星期前给雷恩画的铅笔素描像。还有一盒香烟。她取出一支,燃着,把水壶放在炉子上,她想起了母亲的信。它还攥在她的一只手中呢。她在厨房桌旁坐了下来,把雷恩的画像扔到?#35828;?#19978;,两只脚踩在上面。也在你身上呆一会吧,雷纳·莫尔林·哈森!看我是不是在乎,你这个固执己见、穿着皮外衣的大德国?#23567;?#23545;我再也没有用处了,好吗?好吧,我对你也不再有用了!

    我亲爱的朱丝婷(梅吉写道)

    无疑,你正在以你通常那种爱冲动的速度行事,因此,我希望这封信能及时到你的手?#23567;?#20504;若是我上一封信中写的话引起你做出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那就请你原谅我吧。我并没有引起这样一个激烈反应的意思。我想,我只?#36824;?#26159;寻求一点儿同情,但是,我总忘记在你那粗暴的外表下,心肠是相当软的。

    是的,我孤独,孤独得可怕。然而它不是你回家就可能医治的。倘若你停下来想一会儿,你就会明白这是怎样的实话了。你希望回家达到什么目的呢?我所丧失的东西,你是无力恢复的,你也无法做出补偿。这?#30475;?#26159;我的损失。这也是你的损失,姥姥的损失。其他所有?#35828;?#25439;失。你似乎有一个想法,一个相当错误的想法,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说你是有责任的。目前的这种冲动,在我看来像是一个悔悟的行动,是值?#27809;?#30097;的。朱丝婷,这是自尊心和自以为是。戴恩是个成年人,不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小孩。是我放他去了,对吗?要是我让我自己按照你的方式去想,我会坐在这里怨恨自己,直到进精神病院的,因为是我让他去过自己的生活的。但是,我并没有坐在这里怨恨我自己。我们都没有自己的上帝,尽管我认为我比你有更大的机会学到这一点。

    在回家的事情上,你正在把你的生话像祭品一样献给我。我不需要它。我从来不想要它。现在我拒绝它。你不属于德罗海达,从来不属于。要是你依?#24187;?#26377;想好你属于哪里,我建议你立刻坐下来,开始苦思苦想一番吧。?#34892;?#26102;候,你真是愚蠢到家了。雷纳是个非常好的人,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他那样的利他主义者,这也许是你想象不到的,看在戴恩的份上,确实是这样的。成熟一些吧,朱丝婷!

    我最亲爱的人,一道光明已经消失了。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一道光明已经消失了。对此你是绝对无能为力的,你难道不理解吗?我不打算极力装出一副完全幸福的样子?#27492;?#23475;你,这样是不合人情的。但是,如果你以为我们在德罗海达这里靠哭泣而过日子,你就大错而特错了。我们的日子过得很有意思,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你这团火光依然在燃烧着。戴恩的光明永远熄灭了。亲爱的朱丝婷,请尽力承认它吧。

    务必要到德罗海达老家来,我们愿意见到你。但不是永远地回来。永久地定居在这里,你是不会幸福的。你所要做出的不仅是一种不需要的牺牲,而且是一种无谓的牺牲。在你的事业上,即使离开一年也会让你付出很高的代价。因此,留在你所归属的地方吧,作一个你的世界的好公民吧。

    ?#32431;啵?#23601;像戴恩死后最初几天的?#32431;?#19968;样,同样徒劳无益,无法规避的?#32431;唷?#21516;样令人极?#19997;?#24700;的软弱无能。不,她当然是无法?#19978;?#30340;。没有办法弥补,没有办法。

    尖叫!水壶已经响起了哨音,嘘,水壶,嘘!为了妈妈安静一下吧!水壶,作为妈妈唯一的孩子的感情是怎样的呢??#25163;?#19997;婷吧,她知道。是的,朱丝婷完全懂得作为一个独子的感情。但是,我并不是她所需要的孩子,那可怜的、日渐衰老的、呆在大牧场里的女人。哦,妈!哦,妈……我不知道,你认为我是否能成为个通人情的人?新的光要为旧的而闪亮,我的生命是为了他!这是?#36824;?#24179;的,戴恩是个死去的人……她是对的。我回到德罗海达无法改变他这个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尽管他已经安息在那里了,但是他永远无法改变。一线光明已经消逝,我是无法把它重新点燃的。但是我明白她的意思了。我的光明依然在她的心中燃烧。只?#36824;?#19981;在德罗海达燃烧罢了。

    来开门的是弗里茨,他没?#20889;?#20182;那身洒脱的海军司机?#21697;?#32780;是穿着他那套漂亮的男管家的衣服。但是,当他微笑着,刻板地一躬身,以优美的德国老派风度一碰鞋跟,这时,一个想法在朱丝婷心中油然而生:他在波恩也担任这种双重职务吗?”弗里茨,你只是赫尔·哈森的小仆人呢,还是实际上是他的监督人?”她把外套递给他,问道。

    弗里茨依然毫无表情。”赫尔·哈森在他的书房里,奥尼尔小姐。”

    他正微微向前倾着身子,望着?#25285;人?#33678;蜷在炉边呼呼大睡。当门打开的时候,他抬起头来,但没有?#19981;埃?#20284;乎见到她并不高兴。

    于是,朱丝婷穿过?#32771;洌?#36330;了下来,把前额放在他的膝头上。”雷恩,这些年来真是对不起,我是无法赎补的。”她低低地说着。

    他没有站起来,把她拉到自己的身上,他也跪倒在她旁边的地板上。”这是一个奇迹。”她说道。

    她向他微笑着。”你从来也没有中止过对我的爱,是吗??#34180;?#26159;的,好姑娘,从来也没有过。?#34180;?#25105;一定使你的感情受了很多伤害。?#34180;?#19981;是你想的那种方式。我知道你爱我,我可以等待。我总是相信,一个?#24515;?#24615;的男人最终会胜利的。?#34180;?#25152;以,你打算让我自己做出决定。当我宣布我要回德罗海达老家的时候,你有一点儿担心,是吗??#34180;?#21734;,是的。除?#35828;?#32599;海达之外,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我没有想到的男人?有一个令人生畏的对手。是的,我担心。?#34180;?#22312;我告诉你之前你就知道我要走了,是吗??#34180;?#26159;?#27515;?#24503;把这个秘密?#23396;?#30340;。他打电话到波恩,问我是否有办法阻止你。于是我告诉他,无论如何让他和你周旋上一两个星期,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事。好姑娘,这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我自己。我不是个利他主义者。?#34180;?#25105;妈妈就是这么说的。可是这幢房子呢!你是一个月之前搞到的吗??#34180;?#19981;,它也不是我的。但是,如果你要继续你的生涯,我们在伦敦就需要一幢房子,我最好看看我怎么能搞到它。如果你真心实意地答应不把它弄成粉红色或?#28982;?#33394;的话,我甚至会让你去装饰它的。?#34180;?#25105;从来没想到你肚子里还有这么多弯。为什么你不直截?#35828;?#22320;说你爱我?我希望你这样说的!?#34180;?#19981;。爱的迹象就摆在那里,要你自己看出它是给你的,如果它是给你的,你一定会明白的。?#34180;?#24656;怕?#39029;?#26399;以来视而不见。其实我自己不了解我自己,不得不需要某种帮助。我母?#23383;?#20110;迫使我睁开了眼睛。今天晚上我接到了她的一封信,告诉我不要回?#25671;!薄?#20320;母亲是个了不起的人。?#34180;?#25105;知道你见过她了——什么时候??#34180;?#25105;大概是一年前去?#27492;?#30340;。德罗海达真是壮观,但它不是你的,好姑娘。那时候,我到那里去,是试图让你母亲明白这一点的,尽管我认为我说的话并不很有启发性。”

    她把手指放到了他的嘴上。”雷恩,我怀疑我自己。我一直是这样的。也许将来永远是这样。?#34180;?#21734;,好姑娘,我希望不会这样!对我来说,世上再无其他人了。只?#24515;恪?#36825;些年来,整个儿世界都知道这一点。但是蜜语情话是一钱不值的。我可以一天向你说上几千遍,但对你的疑心丝毫不会有影响。因此,我没有说起过我的爱情,朱丝婷,我就是活生生的爱情。你怎么能怀疑你最?#39029;?#30340;求爱者的感情呢?”他叹了口气。”哦,至少这促进不是来自我的。也许,你将会继续发现你母亲的话是相当正确的。?#34180;?#35831;不要这样说吧!可怜的雷恩,我想,我甚至把你的耐性都快磨没了。别因为是我母亲的促进而感到伤心!这?#36824;叵担?#25105;已经低?#20960;?#39318;地跪在你的脚下了!”

    一谢天谢地,这种低?#20960;?#39318;只是在今晚,”他更加高?#35828;?#35828;道。”你明天就会蹦出去的。”

    她开始解除紧张了;最糟的事情已经结束。”我最?#19981;丁?#19981;。最爱——你的是你有花钱的好生意。这一点我从来赶不上你。”

    他摇了摇肩膀。”那么,就这样看待将来吧,好姑娘,和我同住在一幢房子里,也许会使你有机会看到它的结果会怎么样的。”他吻着她的眉毛、脸颊和眼皮。”朱丝婷,我不会让你改变现在的样子,变成另外一个样。就连你脸上的一个雀斑或大脑里的一个细胞都不会变的。”

    她用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手指插ji了他那令人满意的头发里。”哦,要是你知道我是多么渴望这样就好了!”她说道。”我一直无法忘怀这一?#23567;!?br />
    电传电报上写着:刚才已成为雷纳·莫尔林·哈森太太。?#35328;?#26805;蒂冈举行了非公开的典礼。这地方到处都是教皇的祝福。这?#32622;?#26159;结婚了!我们将尽快去度已经被耽搁的蜜月,但是,?#20998;?#23558;是我们的?#25671;?#29233;你们大家,雷恩也爱你们大?#25671;?#26417;丝婷。

    梅吉将电报放到了桌子上,睁大眼睛透过窗子凝望着花园里四处盛开的?#20498;濉?#34180;郁芬芳的?#20498;澹?#34588;蜂翻飞的?#20498;濉?#36824;?#24515;?#26408;瑾、刺荆、魔鬼桉,正在怒放的?#20384;?#33545;、花椒树。这花园是多么美丽,多么生气盎?#35805; ?#30524;看着小东西长成大的,变化、凋萎;新的小东西又开始了同样无穷无尽的、生生不息的循环。

    德罗海达的时代要终止了。是的,不仅仅是时代。让?#31895;?#30340;后人去重新开始这种循环吧。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谁都不怨恨。我不能对此有片刻的追悔。

    鸟儿胸前带着棘刺,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她被不知其名的东西刺穿身体,被驱赶着,歌唱着死去。在那荆棘刺进的一瞬,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她只是唱着、唱着,直到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但是,当我们把棘刺扎进胸膛时,我们是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我们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

    初译稿完成于1980年10月31日

    二译稿完成于1986年8月17日

    三译稿完成于1989年12月24日

    圣诞节

    □ 作者——考琳·麦卡洛

    译余剩语

    吁噫嘻伤哉!此书译成付梓,竟几历十载,诚始料所未及耳。白驹过隙,韶光易逝,斯验矣;此其可伤者一。杀青之初,即投诸某社,答曰:”可”,谓不余欺!然则一延再宕,终至泥牛入海,其间?#32435;?#26354;折,言之鼻酸,余雅不欲披陈沥数;此其可伤者二。有此二伤,夫复何言!所幸者,赖李君文合鼎力赞襄,遂使五十万言汗浆之?#20572;?#24471;酬世人,此余所以铭于五内者也,第樗栎之文,非敢拟于杨意韩荆之?#20572;?#24799;余心感焉。

    ?#19988;?#20107;之难首推信,不信则愈雅愈荒唐。余观夫迩来译作,强作解人者易可胜数。子曰:”不如为不知”,然不知者惟以弥缝译文为能事,窈?#24674;?#31456;,阅之悦焉,而我囗诸原作,?#23396;?#32440;荒唐言!此时下舌人之大病耳。余弄兹道?#24515;?#30691;,胼胝而作,虽匪敢自誉信笔,然临事而惧,拳拳此心,宁有稍懈。?#25163;?#21516;道中人,冀其勉哉。

    陈亦君者,余老友也。畴昔携手,囗译哈代?#29616;对独?#23576;嚣》等作品五部,而此书之前十万言,亦经其斧削,谨此注明。人生睽离,有跬步霄壤者,有天涯比邻者;今陈君远之香港,谋面几稀,然忆昔清夜奋笔,共耕译田,砥?#20262;?#30952;,衣带同宽,?#35828;梅?#22825;涯比邻之谊耶?遥望南天,不胜感怀。夜寒料?#20572;?#26143;汉阑干,不能自己,是以为记。

    曾胡

    已巳正月十日于后牛肉湾
英超直播吧
山东11选5计划 12选5复式计算表 久盛国际登录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广东福利彩票下载专区 七星彩走势图一综自版 竞彩网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湖北30选5一等奖多少钱 北京三分彩开奖 北京快乐8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图彩经网 龙江体彩6十奖金累 必中平码图 3d走势图综合版 穷人翻身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