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父与子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父与子 作者:屠格涅夫 字数:31260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纯洁!……好吧,永别了!祝您长寿,因为这是人所最最主要的;愿不虚度年华。您瞧这糟糕透?#35828;?#26223;象:一条蛆虫,被踩得半死了,可还在蠕动。我也曾想着去摧毁一切,我不会死,死轮不到我!我肩负重任,我是巨人!但时至眼下,巨?#35828;?#20219;务只是死得体面些,虽然谁也不来注意……反正一样,我不想摇尾乞怜。”

    巴扎罗夫不言语了,用手去摸索杯子。安娜·谢尔盖耶芙娜给他喝了水。她没有脱下手?#31069;?#21890;水的时候也害怕地摒住呼吸。

    “您将会忘记我的,”他又说,“死者不是活?#35828;?#26379;友。我父亲会对您说俄罗斯失去了多好的一个人……这是胡扯,但请不要挫?#27515;先说?#24515;。孩子只要有玩的就觉得高兴……这您也知道。也请您宽慰我的?#30422;祝?#39035;知像他们那样的人在你们上流社会,白天打着灯笼也无法找到……俄罗斯需要我……不,看来,并不需要。需要什么人呢?需要鞋匠,需要缝纫工,卖肉的……总得有人卖肉……等一下,我的思绪乱了……这儿有一片林子……”

    巴扎罗夫把手搁到额头上。

    安娜·谢尔盖耶芙娜弯身?#27492;?br />
    “叶夫根尼,瓦西里伊奇,我在这里……”

    他移开手,半坐起身子。

    “别了,”他突然使劲说,从眼里射出最后一道光辉,“别了……您听着……即使在那个时候也没有吻过您……?#24471;?#37027;盏长明灯吧,灯油就快干了,让它熄灭好了……”

    安娜·谢尔盖耶芙?#20219;?#20102;他的前额。

    “这就够了!……”说罢头又落到枕上。“如今……漆黑一团……”

    安娜·谢尔盖耶芙娜?#37027;?#36864;了出去。

    “怎样了?#20426;?#29926;西里·伊凡内奇低声问。

    “他入睡了,”她回答,声音小得?#36127;?#38590;以听见。

    命运注定巴扎罗夫再不能醒来,傍晚时他失去了知觉,第二天他就死了。阿历克赛为他举行了宗教仪式。当圣油触到他胸膛的时候他的一只眼忽地睁了开来,香烟缭绕中的神父和圣像前的烛光如同惊了他似的,在他死寂的脸上倏地闪过一道瞬息即逝的惊惶。他叹了最后一口气。全家一片哭声。瓦西里·伊凡内奇忽然神经失常,“我说过,我要伸诉!”他嘶哑着嗓门呐喊,扭曲着脸向空中?#28216;?#25331;头,像要威胁谁似的,“我要伸诉!我要喊冤!”满脸泪水的阿琳娜·弗拉西娅芙娜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两个老人一同跪倒在地。“是呀,”安菲苏什卡后来在下房里讲述道,“两人并排着跪在一起,垂着头,就像那正午的羔羊……”

    但晌午的暑热退了,黄昏和夜晚接着来到了,他们回到那个寂静的安身宿命之处,在那里,历尽?#32431;?#30340;、疲惫不堪的人睡着了……

    二十八

    过去了六个月,又到了四野白茫茫的冷寂的冬天。万里无?#30130;?#31215;雪被脚踩得?#36718;?#21709;,枝头?#31227;?#31881;红的霜花,苍穹忽地变得那么苍?#31069;?#34949;袅炊烟升到半空聚而不散,猛一开门便?#29992;?#27934;里涌出一团白雾,行?#35828;牧扯?#22240;袭?#35828;?#23506;气成了红通通的了,冻得发抖的马儿不由扬起蹄子急遽地?#23490;堋?#27491;月的?#23383;?#23558;尽,夜晚的冷气使得凝然不动的空气更增加了几分严寒,血红的晚霞眨眼便消失了。玛丽伊诺村地主宅第里灯火辉煌。?#31456;?#31185;菲伊奇穿了身黑色的?#31353;?#25140;了一双白手?#31069;?#20197;其特别庄重的神色在桌上摆了七份餐具。一?#30631;?#21069;,在本区教?#33579;?#38745;静地,在?#36127;?#27809;有来宾的情况下举行了两对新?#35828;?#23130;礼:阿尔卡?#31454;?#21345;捷琳娜,尼古拉·?#35828;?#32599;维奇?#22836;?#22810;西娅。今天是尼古拉·?#35828;?#32599;维奇为他哥哥出门去莫斯科办事设席饯?#23567;?#23433;娜·谢尔盖耶芙娜给了年轻人丰厚的馈赠。婚礼一结束,她便上莫斯科去了。

    下午三时整,众人进入餐厅。米佳也占了一个席位,他已有了一个包着锦缎头帕的保姆。帕维尔·?#35828;?#32599;维奇居中,坐在卡捷琳娜?#22836;?#22810;西娅之间;两位?#32610;?#22827;”各坐妻子身侧。我们的熟人最近都有了变化,所有的人益发英?#34429;?#27922;了,只帕维尔·?#35828;?#32599;维奇消瘦了些,但使得他那动?#35828;?#22806;貌多增了几分俊美,多增了几分绅?#31185;?#27966;……再说那费多西娅,她也大非昔比,今儿穿了件鲜艳的丝绸裙衫,扎了根宽宽的天鹅绒发带,颈上挂了金项链,恭恭敬敬地、脸带微笑地坐着。她敬重她自己,也敬重围她而坐的所有的人。她那微笑仿佛在说:“请诸位原谅我,我没有过错。”笑的不尽是她,其他人也都在微笑,也像在请求原谅。大家都带着若干羞涩,都有点儿忧伤,但实际上都感到非常愉快,都以滑稽的殷勤相互酬答,好像事先约好要共同串演一幕天真无邪的喜剧。唯一镇定自若的是卡捷琳娜,她信赖地环视着她周围的人。显而易见尼古拉·?#35828;?#32599;维奇对新媳妇感到称心如意。他在午餐结束前站起来,手捧酒杯对着帕维尔·?#35828;?#32599;维奇致辞:

    “你要离开我们了……你就要离别我们了,亲爱的哥哥,”他说,“当然,为时不长,但我不能不表示我们……我们……我们说不尽的……哎,糟糕的是我们不善斯比奇1!阿尔卡季,由你来说吧。”——

    1英语speech(演说,词令)的音读。

    2英语:别了!

    “不,爸爸,我没作?#24613;浮!?br />
    “难道我就作了?#24613;福?#31616;单地说,哥哥,请?#24066;?#25105;?#24403;?#20320;,祝你一切顺利,快快回到我们身边!”

    帕维尔·?#35828;?#32599;维奇吻了所有的人,当然包括米佳。对费多西娅,除此之外还吻了她的手——费多西娅还没学会伸手让人吻呢!酒过二巡,他叹了口气,说:“祝诸位健康,朋友们!farewell2”他的这句英语结束语谁也?#36824;?#19978;注意,但大家都很感动。

    “为了纪念巴扎罗夫,”卡捷琳娜凑近她丈夫的耳朵悄声说了句并举杯和他碰了一下。阿尔卡季紧紧地握了握她的手表示回答,但没?#39029;?#22768;说出是祝谁的酒。

    写到这里,似乎该结束了,但,也许读者之中,有人想知道后来,也就是说现在,上面提及的人物在做什么事儿……好吧,这?#23648;?#28385;足他的要求。

    安娜·谢尔盖耶芙娜不?#20204;?#23233;了人,不是由于爱情,而是经过思考。对方是未来的俄罗斯政治家,他聪明绝?#31069;?#36890;晓法律,有丰富的处世经验,坚强的意?#31454;?#24778;?#35828;?#36777;才,又年轻,又善良,又冷峻。他俩琴瑟相?#24120;?#20063;许有一天能达到幸福……也许能产生爱情。老公爵小姐已逝世了,自逝世的那天起便被人忘却。基尔萨诺夫父子长住玛丽伊诺,他们的事业已有转机。阿尔卡季成了勤勉的当家人,“农场”带来了相当可观的收入。尼古拉·?#35828;?#32599;维奇如今在调解庭任事,他全力?#24895;埃?#36208;访他的辖区,发表长篇宏论,他认为要使农民“开窍?#20445;?#38750;得把一句话不厌其烦地重?#27492;?#21315;百遍,直说到唇干舌燥为止。但说实在话,既不能使得有教养的乡绅感到满意,——这些乡绅提到转让所有权这个字眼儿忽然慷慨激昂,忽然哀?#20849;?#32501;,还把“所”字?#33080;傘八健?#23383;,——也不能使缺教养的乡绅得到满足,后者骂起“那么个素有权”来毫不?#25512;?#23545;两者说?#27492;?#36807;于软弱了。卡捷琳娜·谢尔盖耶芙娜生了个男孩,取名科里亚。而米佳已会独立走步且能说些连贯的话了。费多西娅·尼古拉耶芙娜除丈夫和米佳外最爱的就是媳妇,媳妇弹钢琴的时候她能陪上一整天。我们还该提一提?#35828;謾?#20182;越来越蠢,也越来越神气十足,他像打官腔那样把双音词的尾音拉得特别长:现在说成“现在——在?#20445;?#20445;障说成“保障——障?#20445;?#20294;?#36393;?#20102;?#31069;?#30333;白得了女方一份顶不错的嫁妆。他的妻子,城里一个菜园主的女儿,拒绝了两个求婚者,只因为他们没有挂表,而?#35828;?#19981;但有挂表,还有一双漆皮半筒靴。

    在德国德雷斯登市的布吕尔梯?#21890;?#22330;,每天两点到四点钟在此散步已成为人们的时新风?#23567;?#22312;那里你能见到一位五十开外的人,他头发霜?#31069;?#20687;是?#21152;?#20851;节?#31069;?#20294;穿着?#23395;浚?#39118;度翩翩,一举一动都带有一种只有长期厕身上流社会才有的特殊印记。他就是帕维尔·?#35828;?#32599;维奇。他从莫斯科出国疗养,由此长期居留在德雷斯登。与他?#29004;?#30340;多半是英国人及俄国的过客。?#29004;?#20013;他对英国人不卑不亢。他们觉得他这人有点儿枯燥乏味,但尊?#27492;?#30340;绅士风度,“aperfect

    gentleman”——十足的绅?#20426;?#20182;对俄国人则比较随便,有时?#19981;?#21160;怒,发点儿小脾气,或开开自己和别?#35828;?#29609;笑,但他的这一切都是那?#32431;?#29233;:?#20154;?#20415;,又恰到好处。他持斯拉夫派见解。众所周知,这在上流社会里是被看作trésdistingué1的。他不读任何俄文书报,但在他书桌上却放了一只形状像俄国农民穿的树皮鞋的银质烟?#20303;?#25105;们的旅游者很?#19981;度?#25308;访他,马特维·伊里奇·科里亚津因处于临时反对派地位,出国上波希米疗养途中就曾?#27934;?#36896;访。他跟本地人很少打交道,但深受他们推崇。若说弄宫廷乐?#21451;?#22863;会或者?#32557;?#30340;?#33778;保?#35841;也没有比derherrbaronvonkir-sanoff2更快、更轻巧的了。他尽其所能行?#30130;?#20182;的美名还未完全失传——无怪乎曾?#36127;?#26102;他是头雄狮!但日子过得很沉重……?#20154;?#26009;想的还要沉重……你只消?#27492;?#22312;俄国?#35753;?#25945;堂里,靠边?#26143;劍纯?#22320;咬着牙,长时间默然不动,尔后突然从?#20102;?#20013;清醒过来,?#37027;?#22320;划着十字……——

    1法语:极其可敬的。

    2德语:冯·基尔萨诺夫男爵阁下。

    库克申娜也到了国外。现在,她在海得尔堡已不研究自然科学而改修建筑学了,据她说她已从建筑学中发现了几条定理。她仍与大学生来往,尤其与读物理化学的俄国青年交好。其时海得尔堡充斥着这类青年,他?#30631;?#21021;以其对事物的清醒见解使天真的德国教授叫绝,尔后又以其无所事事和极?#19997;?#24936;使得?#20999;?#25945;授惊?#21462;?#35199;特尼科夫留在?#35828;?#22561;,他也?#24613;?#24403;伟人,据他自己说,他在继承巴扎罗夫的“事业”。和伟大的叶尼谢维奇·西特尼科夫在一起的朋党是三两个像上面所说的化学家,这些化学家连氧气和氮气也分辨不出,却装满一肚子的否定和自尊。听说,西特尼科夫不?#20204;?#25384;了某人一顿揍,他以牙还牙,在一本没人理睬的小?#21448;?#19978;刊登了一篇没人要读的小文章,他在文中暗示,打他的人是胆小鬼。他把这叫作冷嘲。他一如以前那样受他父亲的摆布,他妻子则认为他是个?#24247;?#21644;……文学?#25671;?br />
    在俄罗斯的偏远角落里,有一个小小的乡村坟场,它?#36127;?#20687;我们所有的墓地一样?#21543;?#20932;凉。坟场周围的?#36947;?#38271;满了荒草,灰不溜秋的木制十字架东倒西?#20445;?#22312;一度?#25512;?#36807;的盖顶下逐渐腐烂。所有盖墓的石板都经挪动过,仿佛有谁从下面将它顶开了似的。两三株光?#21644;?#30340;树木洒下一点可怜的荫影。羊群自由自在地在坟上?#23490;堋?#20294;其中的一个墓迄今未被人触动,未被家畜践踏,只?#24515;?#20799;栖息在那里对着夕照歌唱,它周围有铁栅,墓侧各种了一棵小枞树。叶夫根尼·巴扎罗夫便安葬在这?#24618;小?#24120;有两个弱不经风的老人从不远的小村子里来此探望。他们是对夫妻,相互搀扶着,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走近铁栅,然后跪倒在地,久久地、?#32431;?#22320;哭泣,并且久久地、仔细地望着盖住他们儿子的哑口无言的石板。两个老人交换几句简短的话语,拭去石板上的?#23601;粒?#29702;了理枞树的枝梢,再又伏地祈祷。他们丢不下这块土地,他们觉得,在这里离他们的儿子近些,关于儿子的回忆更清晰……难道他们的祈祷、他们洒下的泪水是没有结果的吗?难道爱,神圣的、真挚的爱并非万能?哦,不!掩埋在墓中的不管是颗多么热烈的、有罪的、抗争的心,墓上的鲜花依然用它纯洁无瑕的眼睛向我们悠闲地张望,它们不只是向我们述说“冷漠”的大自然有它伟大的安宁,它们还谈及永远的和解和那无穷尽的生命……

    全书完
英超直播吧
北京pk10开始直播 十拿九稳双色球预测100 双色球旧版红蓝分布图 南平特产 六合彩一尾中特平 澳门三分彩是不是骗局 白小姐资一肖中特免费 黑龙江省p62开奖结果 哪些网站买彩票正规 浙江11选5跨度 江苏快三开奖跨度走势 新疆喜乐彩投注 足彩胜负彩比分直播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100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