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缘劫易结不易解 > 分节阅读_3

分节阅读_3

作品:缘劫易结不易解 作者:翻滚的水壶 字数:45506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备着藏起来给他一个惊喜。当时他躲在耳间的门后看到她母妃正和楚羽的母妃?#19981;埃?#22905;们之间放了一个汤盅,应该是楚羽母妃带过来的。过了一会儿王玉美?#24598;?#20102;,楚羽的母妃看到她来没一下就走了,善良如他母妃果然出去送了。就在这时楚虹看到了那一幕,?#30475;?#24819;起?#27492;?#37117;恨不得喝了那个?#35828;?#34880;。

    她的母妃和楚羽的母妃才出去,只见王玉美看左右没人,走至汤盅前把从袖内掏出的一包什么东西倒入,之后神色自若的坐回位置。当时目睹这一切的楚虹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当他知道时一切都晚了。

    他母妃回来,王玉美坐到她对面说了什么,他母妃就倒了两碗汤盅里的汤,她们素来关系亲密,分享这些并没有什么。可是他母妃是先喝的,可是才喝下不到一刻就突?#24187;?#33394;酱紫,脸痛苦的狰狞着。这时王玉美将她的那碗汤倒回盅内,并将碗藏于袖间。之后她才大声唤人,当时场面?#39029;?#19968;锅粥,谁也没有注意到立在一?#32536;?#29579;玉美脸上得逞的笑,除了门后吓呆?#35828;?#23567;楚虹。

    她的母后再也没有醒来,当时查出说汤内有毒,且这毒只有苗疆才?#23567;?#31181;种证据指向楚羽的母妃,当时楚羽的母妃面对指控只是哈哈大笑,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却没再说什么。当时楚虹是可以出来为她做证的,可是有谁会相信一个十岁孩子说的话呢。

    第二天,宫里传遍了楚羽母妃违罪自杀的消息。接下来就是大?#39318;?#25171;?#20808;首?#33151;的消息。楚虹把楚羽的?#21364;?#26029;原因有三。一是当时他认为如果没有楚羽母妃的汤盅就没有下毒一事;二是楚羽的母妃没有?#39029;?#35777;据证明自己无罪把那个女?#35828;?#30495;面目撕开;三是他当时心里很难受很乱,楚羽哭哭啼啼自己送上门的。

    后来王玉美当了皇后,他在楚皇年前曾上演过温情一幕。她对楚皇说;臣妾一定会替姐姐好好照顾好大?#39318;櫻?#24517;将视如己出。

    当时楚皇没什么表情变化,大家都以为大?#39318;?#22240;丧母精神失常了。只是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了。王玉美后来却怎么都怀不上孩子,这也许就是因果报应吧。后来,楚虹一直由她管照,果真是视如己出!楚虹十五岁有了战神称号,她封了皇后。

    夜已深沉,漆黑的?#39038;?#20046;生来就是为了某些不为人知的脆弱。

    在楚虹前面的墙上贴了一个大大的禅字,白底黑字,方方正正,规规矩矩,像极了寺里的和尚,楚虹想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谁写的,在他很小的时候每到他的生辰母妃都会带他来这里,在这个禅房里住上一天。他曾问她这是为何,她对他说:因为虹儿是上天赐给母妃的福气,母妃希望虹儿平平安安,母妃希望虹儿有感恩之心,感谢让虹儿遇到母妃好吗?当时她说得很认真甚至带?#35828;?#24691;求。懵懂的他点点头,她高?#35828;母?#30528;他的头,虹儿最乖。

    时过境迁,物事人非。如今还是那间禅房,人却只有他一人。

    母妃。轻轻的,融入黑夜中没有人听到。

    门外传来敲门声,楚虹皱眉,他说过不许任何人打扰他。门外的人没有再敲门,而是开口说话。

    “贫僧听说殿下还未进?#24120;?#29305;送些斋菜过来。”

    楚虹听出是了空的声音,眉?#20998;?#24471;更深了。他还是开了门。

    两人面对面坐着,楚虹并没有吃饭,了空也没有说什么。楚虹仿佛只有他一人,而了空好像空气一样存在着。弃在一边的斋菜已经冷了。许是了空也觉得有些尴尬,他自己开口。

    “梁施主是很好的人。”

    楚虹有了反应,她母妃是梁氏。

    “和梁施主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却总能听到师傅说起,师傅说梁施主是他见过最诚挚的信徒”

    “师傅说,梁施主在未入宫时便常常出入寺里听经,他和梁施主是老相?#35835;恕!?br />
    楚虹不知道了空为什么会突然会与他说这些,这与平常满口经言佛语很不相同。

    “你师傅,无?#31454;?#23578;?#20426;?br />
    了空点头。不可能,楚虹想着,往日他同母妃来是并曾见到无尘有了空这样一个徒弟。

    “据我所知,无尘并没有叫了空的弟子。”楚虹看着他。

    了空却没有看着他,他看着禅房里的某一处,脸上有淡淡的笑。

    “殿下自然是不记得的,当时了空十三,殿下也才三岁,那是殿下第一次与梁施主?#27492;?#37324;。后来了空就出寺游修了,殿下再?#27492;?#37324;自然就见不到了空。”

    原?#27492;?#32769;他十岁,想来现在也二十九,三十了。楚虹突然起了玩笑他的心,看着他,认真而?#30405;?#32899;的看着他,探过身到他眼前看。了空终于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偏过头,躲过楚虹的目光。

    楚虹坐直,认真道:“了空长老原来只比楚虹长十岁,我还以为你已是不惑之年,想来是你整日跟那些个长老呆在一块,?#30452;怀?#32769;长老的叫,看真?#21796;?#32769;了吧。”

    了空面上一僵,很快就回复正常。“啊弥陀佛,皮相只是空囊,无需在意。”

    “了空长老说得是。”长老二字被他故意说重,了空没什么反应。但楚虹的目的以达到。看到了空的一点点表情变化他就心情愉快,他想如果真有前世今生,他和了空一定会是仇人。额间的胎记一闪,似乎颜色好像有些变深了。

    楚虹不知道,还真是有前世今生,可是他和了空却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是仇人。

    了空向他告辞回去了,楚虹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他不得不承认着有了空的一份功劳,虽然他并不需要。楚虹走出禅房已是午夜时分,不知何时天上出现了月亮,月下的景物蒙蒙一片乳色,像温柔的眼眸。

    楚虹想着,今天是他和了空第一次比较正常的交?#31119;?#24819;来是因为今夜的月,太过温柔。

    纠缠的开始,都怪月亮太美。

    第4章 第四章

    虽然作为大?#39318;櫻?#26970;虹才十九,但楚皇的年纪却不小了。四十五岁,他前面的妃子都均无所出,直到二十六有了楚虹之后才?#21483;?#26377;楚安和楚羽,还有几位公主,楚国也?#25112;?#23500;裕。这真是应了圣僧无尘的话,楚虹真的是楚皇的福气。

    楚皇近年来身体已经败许多,总是汤药不断,精神头也越发不好了,皇后?#25214;?#26381;侍,俨然是贤德的一国之母形象。

    十一月份,合欢树结合欢果,青涩的果?#24213;?#28385;枝头。楚虹闭目在窗前软塌,修长的?#31181;?#26377;节奏的轻点着。吴匀自外面进来,脸上有得意之色。楚虹的?#31181;?#22312;他踏进来那刻就停下了。

    吴匀走自榻前:“果然不出殿下所?#24076;?#30343;后与太子妃貌合神离!”

    楚虹嘴角勾起,睁开眼。皇后与太子妃不合自然是最正常不过,不说他们的皇宠之争,便是护国将军和镇远将军那更是不可能兄弟相称。

    “一山不容二虎,必有争斗。”

    吴匀脑中一闪,道:“殿下提议太子妃仪杖以三马为首,就是……”他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楚虹,好似?#21364;?#22840;奖的孩子。楚虹确?#24403;?#20182;逗乐了,笑眼里融了三分冷,却也没有正面回答他。

    “前段时间你查的药可是查到了?#20426;?br />
    吴匀有些看呆了,他反应过来时那双眼?#23383;?#26377;冷冷的笑,险些以为他自己看错了:“奴才确实找到了,不知殿下的赏是否还作数?#20426;?br />
    “自然。”

    “所谓情?#35029;?#26159;一种宫廷秘药。多用于?#20449;?#20043;事中,滴于汤内能使饮用者产生ji欢的幻觉,是种房中术。它主要成分是一?#32622;?#20026;雪绒的花。”

    楚虹抬头正?#28216;?#21248;稍许道:”匀儿果然下了功夫,想必御医?#22909;?#23569;走吧。可见到那花了?我记得御医院前几天才又采了一些。”

    吴匀点头,脸上是调皮的笑:“被殿下猜到了,奴才为此可不少求御医院的太医,奴才去御医院时正好他们在晒雪绒呢。”

    楚虹看着吴匀片刻,看向窗外道:?#21543;?#22909;,不知匀儿想要什么?#20572;俊?br />
    吴匀认真的想想,道:“奴才一时间找不到什么想要的,可否等到奴才想到殿下再?#20572;俊?br />
    “嗯。”

    吴匀寻着他的目光望去,窗外是青绿色的合欢树在风中微微颤动。

    五日后,太?#28216;?#26381;出宫,吴匀留在宫内。

    四日前,太子宫里。

    吴匀:“殿下?#38376;?#25165;跟着去吧,其他人怕伺候不好,而且奴才也想去宫外看看。”

    楚虹:“?#26131;?#28982;是离不了匀儿的,没有匀儿这夜晚我该如何过?#20426;?br />
    吴匀红了脸,楚虹又道:“只是宫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给匀儿,别人我怎么能放心。”

    吴匀:“殿下要奴才做什么?#20426;?br />
    楚虹:“我这次离宫,皇后和太子妃必有动作,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吴匀有些犹豫,道:“既然殿下说了奴才一定尽心办好。”

    楚虹看着他,点点头。真期待你会让哪一方伤呢,吴匀!

    一辆马车,外面很普通。

    马?#30340;冢?#29572;色衣服的男子靠着软垫慵?#33391;?#23504;,深邃的五官,剑眉星目,浑然天成的霸气,额脸艳红的胎记分外妖冶。一?#32536;?#30007;子?#20889;?#40657;的双眉,炯?#21152;?#31070;的眼,嘴紧紧的抿着,整个人透着一股正气。

    “宫里都?#25165;?#22949;了?#20426;?br />
    方正看着楚虹,仍闭着眼。“回,殿,公子都?#25165;?#22909;了。”看着那?#24187;?#26377;什么异样才松了口气,他真是笨嘴拙舌的连称呼都叫不好。

    楚虹睁开眼,无视方正一脸自责,向着外面问:“前面是个什么地方?#20426;?br />
    外面的?#35828;潰骸?#20844;子前面是一片树林,过树林就快到昌州了。”

    楚虹勾起嘴角,“在前面把他们解决了,跟了三天想必都累了。”

    马?#21040;?#21040;树?#30452;?#20572;下了,果然不出一会儿就围过来五个黑衣人。他们目标?#26082;分?#30452;朝着马?#20498;?#36807;来,方正和?#19979;?#36710;的五木飞出迎战。刀光剑影,不出一刻地上便躺了五具尸体。

    方正回到?#30340;冢?#39532;车继续前行,就好像什么都?#24187;?#21457;生过一样。

    ‘“功夫没有退?#21073;?#24456;好。”

    “弟?#32622;僑找?#21220;加练习不敢怠慢。”

    昌州,?#19968;?#26368;盛之地,盛产?#19968;?#37202;,有国酒之称。

    三?#35828;讲?#24030;已是月上中天,城门已关,城外一间客栈也无,仅有一户人家,萤火似的烛光在黑夜中,孤零零。

    “我记得那里原有几十户人家。”方正?#36530;?#20986;神。

    楚虹随着方正目光望去,“今夜暂且借宿一宿,明?#25112;?#22478;。”

    说着五木奉上玄色额带,楚虹系上,正好遮额间胎记。方正上前叩门,门很快被打开,如此深夜能闻声而迅速开门,想必是不曾入睡吧。

    开门的是位老者,大半夜看到三位封神俊朗的?#21543;?#30007;子,显然很是惊讶,还有点警惕。

    “老人家,我们是进城探亲的,只是城门以关,可否留我们借宿一宿?#20426;?#27809;等老者开口五木以上前询问。

    老者挨个打量他们,低声叹气道“进来吧。”

    三人进来,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
英超直播吧
福彩老快3 mg电子app下载 福建11选五5中奖规则 半全场推荐 百度体彩20选5 福建31选七开奖号码 河南快三怎么玩 吉林十一选五玩法胆拖 吉林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云南时时彩平台官网 真人龙虎斗分析软件 欢乐斗地主怎么创房间 逆天邪神 牛牛影院 pk10走势图公式